台灣目前的經濟困境,究竟是不是歷史的必然?

台灣目前的經濟困境,究竟是不是歷史的必然?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地人是這麼告訴我的:「我們對總理是又愛又恨,他繼續執政,絕對可以讓人民的生活越過越好;可是他為了鞏固權力所使的手段,卻又不是一個民主國家的領導者該有的樣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時間已經超過凌晨四點,我們拖著疲憊的身軀跟行李箱走出機場,卻沒有看到應該來接機的司機。通常在這種時候,寂靜兩個字是很好的形容詞,但這在金邊可不適用,因為前方十公尺的工人正忙著拆除鷹架,道路兩旁則有壓路機來回穿梭。

正當我們要打電話去飯店的時候,一位穿著短袖襯衫、休閒長褲的男子跑向我們。原來,因為金邊機場已經擴建完成,我們這次走了新的出口出來,司機在舊的出口遍尋不著我們。

這趟出差前,常駐在金邊的朋友傳訊息給我,柬埔寨的最高法院剛宣布解散柬埔寨最大的在野黨,也就是說明年的總統大選幾乎篤定由現任的總理續任。由於這是國家級的政治危機,他們公司特別交代在週末不要前往皇宮、最高法院等市中心人潮聚集的地方,怕會有示威遊行或是暴動。

你能想像蔡英文在總統大選前,將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或是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用叛國罪的名義抓起來關進監牢裡,然後用政治手段下令解散時代力量和國民黨嗎?

以台灣的觀點來說,這件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萬一發生了,那會是第二次、而且規模更大的太陽花學運。

隔天我經過皇宮、獨立紀念碑時,發現只有多了一兩名的警察在維持秩序,不要說激動抗議的人群,我甚至連蛇籠、拒馬都沒看到。廣場附近一如往常,充滿著載客的嘟嘟車,以及席地而坐吃東西聊天的當地人。

近一年來我頻繁的往來金邊與台北、常常覺得這是兩個非常極端的城市。台北,抑或是整個台灣充滿著悲觀的氛圍,大家關心的是勞工權益;在金邊,充滿的是欣欣向榮的氛圍,我對柬埔寨的勞基法不熟,但我知道他們星期六還是得上半天班,即使是假日或是半夜,只要多付勞工加班費,勞工們大多很樂意加班。

我無意評斷哪邊好哪邊不好,事實上兩國的經濟發展階段完全不同,並不能拿來做比較。可是有一點非常值得思考:「台灣目前的困境,究竟是不是歷史的必然?」

綜觀全世界,比較先進的歐美、亞洲各國都面臨了經濟成長停滯、年輕人失業率居高不下這兩大問題。我們都期待著一個橫空出世的領導著帶領我們走出困境,記得歐巴馬的「Yes, we can」嗎? 記得川普最常說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嗎? 記得馬前總統那支振奮人心的廣告「我們準備好了」?還是蔡總統的競選口號「點亮台灣」?

每個領導者就任前,人民總是充滿希望,結果往往落得失望收場。說他們沒有長遠的經濟策略也對,說他們沒有魄力面對那些資本家也對,畢竟現在世界各國的難題的結,的確需要一段時間來一一破解,而在斷開繩結的過程中,領導人更要運用過人的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投名狀》這部電影中,由李連杰、劉德華、金城武所飾演的結拜三兄弟一起擊退了太平天國,最後由大哥李連杰當上了高官。在過程中,李連杰使了很多手段、殺了很多不該殺的人、甚至連自己人也不放過,在當上高官的那一刻,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冒死向太后請求,免除他所管轄區域的人民三年的稅賦。可是他在過程中所使的各種手段,許多都是會被社會大眾鄙視的。

柬埔寨的現任總理就任已經超過30年,他帶領柬埔寨走出「紅色高棉」那段最悲慘的歷史,讓柬埔寨的經濟表現亮眼,人民慢慢脫離貧窮。當地人是這麼告訴我的:「我們對總理是又愛又恨,他繼續執政,絕對可以讓人民的生活越過越好;可是他為了鞏固權力所使的手段,卻又不是一個民主國家的領導者該有的樣子。」

在說台灣窮得只剩民主、自由、小確幸的時候,我們也可以說中國、柬埔寨拿掉了經濟成長率跟GDP,就是個千瘡白孔。在我們都同意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前提下,台灣經濟成長止步,會不會就只是歷史的必然?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Gre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