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規定合法待轉的機車騎士,警察有權將他拖下來盤查?

依規定合法待轉的機車騎士,警察有權將他拖下來盤查?
Photo Credit:li-penny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可以說吳姓學生以及參與活動的騎士們是在沒事找事,挑戰公權力底線,但是對機車族群一再訂定法規命令壓迫的交通部是否也是在挑戰機車族的忍耐底線呢?

文:石岳晞(Yves)

社會運動是一種社會群體行動與政治現象,其特徵是在於用體制外的策略,來改變現有體制,推動或阻止社會變革。

以上是維基百科對於社會運動一詞的定義。小至社區運動,大至鬧得沸沸揚揚的美麗島事件皆算是社會運動。

在11月18號晚上6點以「廢除禁行機車、不強制機車二段式左轉」為訴求,在台北市林森北路、市民大道交叉口進行無限待轉,即轉大富翁的活動,但合法待轉的眾多騎士卻被警方開出了十餘張的勸導單,並以阻礙交通、不服警察指揮等理由強制其離開現場,其中吳姓學生遭警方盤查時向警方要求表示盤查原因,卻被十餘名警察強制拔取鑰匙、拖下機車並帶回局內進行盤查。

根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7條第2項規定,警方得使用強制力之規定,是以查證身分之時遇到民眾抗拒為前提。若不具合法查證之基礎,即濫行使用強制力壓制民眾,因此造成民眾衣物破損、車輛損害,及分別受四肢及右肩多處挫傷等傷害。

換種說法,警方將阻礙交通並拒絕配合盤查之騎士帶回局內以確定其身分,以上聽起來是不是合情合理多了呢? 錯了。

警察雖有權對民眾執行盤查,但如《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條1項規定,查證身分要查證對象有下列情況才可以:

  1. 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
  2. 有事實足認其對已發生之犯罪或即將發生之犯罪知情者。
  3. 有事實足認為防止其本人或他人生命、身體之具體危害,有查證其身分之必要者。
  4. 滯留於有事實足認有陰謀、預備、著手實施重大犯罪或有人犯藏匿之處所者。

以上所列出的各點相信都與參與待轉大富翁的吳姓學生無關。

那麼對無涉及犯罪行為者的盤查規定就更嚴格了。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條1項及2項,要對沒有涉有犯罪嫌疑的民眾盤查身分,需要民眾「行經指定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才可以,而且指定的理由以「防止犯罪,或處理重大公共安全或社會秩序事件而有必要者」為限,同樣得跟犯罪與治安有關,才能指定。

警察經常待在大型十字路口對直接左轉的騎士進行開單,但對合法待轉的騎士又是如此手段對待,不禁令人困惑,到底怎麼做才是對的呢?

當然,你可以說吳姓學生以及參與活動的騎士們是在沒事找事,挑戰公權力底線,但是對機車族群一再訂定法規命令壓迫的交通部是否也是在挑戰機車族的忍耐底線呢? 法律應該是用來保護民眾而不是用來處罰民眾的,但台灣的法律卻讓我不那麼覺得。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