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綁工時的「特殊狀況」該由誰來定義?資方?勞方?還是政府?

鬆綁工時的「特殊狀況」該由誰來定義?資方?勞方?還是政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各國包括工會力量最強、年平均工時最少的德國和重視勞資契約精神的美國,無一硬性表列工時例外狀況。現在修法方向朝鬆綁須經中央主管事業機關通過、勞動部審核、工會或勞資協商同意、地方政府備查層層把關,就是仿效德國的制度。

文:陳睦

行政院賴清德院長近來的「功德」談話與勞基法修法爭議,引爆年輕族群不滿,諷刺賴清德為「賴功德」、「幹話王」,行政院為「功德院」。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長照法》今年6月才上路,長照剛上路遇到的困難除了經費外,可能還有交通接送、生活起居、醫療救護、心理輔導等。而照護人員的召募培育,長照地點設施建立,器材建置,相關配套也都需要時間。

賴院長在談話中提到「若照服員有碰到困難,衛福部要有機制解決,不要讓照服員在第一線獨自面對」,看過致詞全文的人相信可以明白賴院長是勉勵若有遇到困難,大家一起努力解決問題,卻被誤解為「若薪水太少,就當做功德」。有些人把感性的鼓舞打氣解釋為幹話、屁話也過於苛刻。

現在勞基法修法主要爭議在於勞團對勞資協議有疑慮,要求修法鬆綁七休一和輪班間隔應明文限縮在「特殊狀況」,但「特殊狀況」根本列不完,例如:

  • 勞工本身積假、調班需求。
  • 同事生病、發生意外。
  • 公司參展前,發現產品重大問題。
  • 產品與客戶要求不符、客戶急單。
  • 颱風、豪雨來臨,工程補強安全措施、搶收作物。
  • 物料運送延遅、機器設備故障、停水停電意外。⋯⋯

這麼多的「特殊狀況」該由誰來定義?資方?勞方?勞資雙方?還是政府?各行各業有不同的情況,政府在勞資關係中扮演的是協調、仲裁的角色,不是選邊站。台灣中小企業平均淨利不到3%,許多企業咬牙苦撐在生存邊緣掙扎又怎麼可能拒絕客戶的臨時急單。

政府過度介入勞資關係已有一例一休前車之鑑,世界各國包括工會力量最強、年平均工時最少的德國和重視勞資契約精神的美國,無一硬性表列工時例外狀況。現在修法方向朝鬆綁須經中央主管事業機關通過、勞動部審核、工會或勞資協商同意、地方政府備查層層把關,就是仿效德國的制度。

台灣勞工長期低薪長工時,年輕世代普遍對勞資關係有負面印象,導致許多值得深思討論的議題不幸淪為情緒發洩的出口。好比德國每日工時八小時包含吃飯休息時間,換言之我們的每日工時計算其實是九小時,這才是台灣高工時的主因之一。台灣企業多採月薪制,其他國家多採時薪制,對加班文化也有很大的影響。

而長期低薪涉及產業結構、國家財政、國際局勢, 勞權沉痾也不是修幾條法律,一朝一夕就可以解決,治本仍須強化勞工對於法律的正確認知與勞資協議功能,從下而上改善整個環境。而非制定缺乏彈性的工時規定,衷心期盼國人客觀理性看待修法。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