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經貿高峰會上,看見東協「多方下注」的外交邏輯

亞太經貿高峰會上,看見東協「多方下注」的外交邏輯
Photo Credit: Jack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1月21日至24日,聯合國亞太總部召開第二次部長級經貿整合會議,除聚焦經貿整合議題之外,也進行數場的政策辯論,最終產出數份合作草案,以及對明年經濟發展的「部長級宣言」。

11月21日至24日,於曼谷聯合國亞太總部召開第二次部長級經貿整合會議,聚焦討論區域經貿整合與金融合作等議題。

自美國勢力退出後,亞洲諸國紛紛自尋其他出路,有日本企圖在APEC會議上搓合少了美國的TPP成員國,亦有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以及以東南亞國協(ASEAN)為核心的RCEP,區域整合與經貿自由化的腳步從未停歇。在亞太這局棋裡,每個角色都積極在謀求最大的利益。

當然,聯合國雖然時常淪為強權逢場作戲的場合,但其根本精神還是諄尋WTO那一套:強調貿易便捷與自由,降低流通的壁壘與障礙,更可以促使全球化的各個經濟體繁榮成長。也因此,每年幾場的高層級會議便是讓各國代表與官員們齊聚一堂,希望透過對話,達成有利多邊發展的共識。

不過,區域的整合仍離不開強權的影響,少了美國的制衡,俄羅斯傳統上又以中亞、東歐為利益必爭之地,權力真空的情況下,便使中國在亞太各類議題具有較大的發言權。配合其一代一路政策與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的作用,似乎有形成那麼點區域霸權的樣貌。

自然,中國一向覺得自己是和平崛起,努力打通四通八達的鐵路公路系統,除了表面上的經濟發展與物流需求之外,後面的國際戰略佈局才是重點。畢竟,極度仰賴原油與原物料進口的中國,當前超過80%的海運必須經過馬六甲海峽,那裏可是美國經常在與盟邦演習之處,每年4億噸從中東的石油進口若一旦被截斷,後果不堪設想。

因此在大會中,中國代表積極倡議交通建設計畫,希望打通中亞有泛亞鐵路往,經中南半島則有昆明-曼谷高速鐵路和中緬鐵路,再者經巴基斯坦直達南方的瓜達爾港(Gwadar Port)也有公路連接,種種不難看出中國突破第一、第二島鏈,轉往南部、西部另尋出口的企圖。

除了中國強勢引導大會的各項議案,小組討論和以議題為區分的各個閉門會議也都有發生ㄧ些有意思的小插曲。例如在北亞-東北亞經貿會議上,中國、日本、南韓、北朝鮮、俄羅斯、蒙古等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就針對進出口貿易與貨幣政策,進行激烈的討論。

一同列席的還有新加坡、東協、中國澳門、中國香港等代表,大家在很多細節條款上無法達成共識,但至少都象徵性表示自由化與區域整合是共同努力的目標,大家應放下政治上的成見,朝向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的原則邁進。

各個代表滔滔不絕,大唱自由貿易帶來經濟成長之類的話云云,唯有輪到北韓代表發言時,只見他兩手一攤,滿臉無奈的說道:「我能怎麼辦?我能怎麼辦?你們知道我的國家...」,場面一度尷尬靜默。輪值的日本主席趕緊打圓場,表示大家都明白,也期待未來能看到朝鮮開放市場,各國一定會努力協助建構一個更穩定和諧的東北亞經濟圈。

東南亞的小組討論,政治意識便沒有那麼濃

絕大部分的東協十國代表,興致勃勃的討論著東協經濟共同體(AEC)在2015年底成立之後,東南亞如何更大幅度的開放貨品、服務、人員,以及資本的流通,新加坡代表甚至提出了時下熱門的「加密代幣」與「區塊鏈」動議,在中、美紛紛大動作監管比特幣等數字代幣之際,東南亞是否可以成為重點交易市場?以及相關金融科技的推廣,也有助於「普惠金融」目標的達成。

只不過,可能綜觀整個東南亞,也只有新加坡整體發展程度較高。其餘諸國,仍以基礎建設、提升產值與出口、與強權(美國、歐盟)的雙邊FTA更感興趣些。甚至,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計畫,也是東南亞各國非常關注的焦點。當然,不少代表私下也表示,東協各國大部分奉行的是「多方下注」的外交邏輯。意即,在中美日等大國之間縱橫捭闔,既不得罪,也不過度依賴任何一方。

自然,這之中也有例外,例如死心踏地挺中到底的柬埔寨,去年也不惜在東協外長聯席會上,強烈為中國的南海政策辯護,反對國際法庭對菲律賓有利的仲裁結果。而這樣的「忠心」,確實也換來大筆中資的回報,投資例如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以及金邊鑽石島的建設等。

聯合國亞太經貿高峰會為期一周,除聚焦經貿整合議題之外,也進行數場的政策辯論,最終產出數份合作草案,以及對明年經濟發展的「部長級宣言」。很多諸如此類充充斥外交辭令的報告,象徵性意義更多於實質性效果,但也不可否認,亞太確實是未來充滿成長潛能的新興市場,他有太多的機會與急待發展的領域,需要區域性的全面整合與各方的深度合作。

做為其中的一份子,我們離不開大環境趨勢的影響,應該仔細評估自身的優勢,並適度操作好局勢的風向,並以更開放的心胸與靈活的手腕去融入國際貿易體系之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