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圓求子夢:子宮移植手術難以跨越的鴻溝於日前宣告突破

photo credit: REUTERS/Regis Duvignau/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同布蘭斯特洛姆教授所說的:「如果只是移植手術本身順利完成,還不能鬆一口氣;必須要等到接受移植者能順利懷孕生產的那一刻,子宮移植手術才能算是真正的成功。」而這項難以跨越的鴻溝,在上個月一位年輕女性於美國貝勒大學達拉斯醫學中心剖腹產下一子後,正式宣告突破。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曾翌捷(高雄馨蕙馨醫院婦產科醫師)

一直以來,因子宮因素所造成的絕對性不孕(Absolute uterine factor infertility,AUI),始終是人工生殖科技無法突破的領域。這類患者包含了因為疾病因素(子宮發育不全、嚴重子宮肌瘤、子宮肌腺症、子宮腔沾黏)造成子宮無法孕育胚胎、子宮因病曾接受放射線治療,或是因病切除子宮的患者。其中,又以患有先天性無子宮無陰道症候群,簡稱MRKH(Mayer-Rokitansky-Küster-Hauser syndrome)症候群的患者為主要族群。

MRKH症候群是一種由胚胎發育過程中苗勒氏管變異所出現的先天性畸形,這種先天異常會導致子宮缺失及陰道上部發育不全,但是卵巢的功能卻不受影響。據統計,發生率約為五千分之一到一萬分之一,推算台灣約有2,000到3,000名患者。這代表著這些患病女性將喪失親自孕育生命的喜悅,只能通過領養或是代理孕母才能成為一位母親。

然而,人工生殖科技日新月異,隨著首位接受子宮移植的女性於2014年九月成功剖腹生產下一名男嬰後,絕對性不孕患者的求子夢露出了一線曙光。這項由瑞典薩爾格倫斯卡大學醫院(Sahlgrenska University Hospital)婦產科教授麥斯.布蘭斯特洛姆(Mats Brännström)領導的團隊所進行的子宮移植研究,自2013年開始首例子宮移植手術後,共完成了九例子宮移植手術,迄今受試者共產下了8名嬰兒。

1
圖片來源:http://obgyn.gu.se/english/staff?userId=xbrmat#tabContentAnchor1
瑞典薩爾格倫斯卡大學醫院(Sahlgrenska University Hospital)婦產科教授麥斯.布蘭斯特洛姆(Mats Brännström)(圖片來源:http://obgyn.gu.se/english/staff?userId=xbrmat#tabContentAnchor1)

雖然後續在中國、德國、巴西、塞爾維亞以及美國,陸續都有傳出子宮移植手術成功的好消息,但是順利產子的結果卻始終音訊全無。如同布蘭斯特洛姆教授所說的:「如果只是移植手術本身順利完成,還不能鬆一口氣;必須要等到接受移植者能順利懷孕生產的那一刻,子宮移植手術才能算是真正的成功。」

而這項難以跨越的鴻溝,在上個月一位年輕女性於美國貝勒大學達拉斯醫學中心(Baylor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at Dallas)剖腹產下一子後,正式宣告突破,也代表著子宮移植手術的新時代正式到來。因為這項難能可貴的成果證實了子宮移植手術的成功,不僅僅限於瑞典薩爾格倫斯卡大學醫院,只要作足充分準備,便可能在任何地方由不同的醫療團隊完成。這也代表著子宮移植手術的技術已邁向了成熟手術的領域,而不再只是遙不可及的醫療奇蹟。

目前,這項子宮移植手術的臨床試驗仍然在貝勒大學達拉斯醫療中心進行中,研究團隊表示,臨床試驗中已經有8位女性接受了子宮移植手術,已經完成的受試者中還有1位目前已經懷孕,而這位振奮人心的全美首例成功案例則是臨床試驗中的第四位受試者。

這項難得的成就之所以能順利達成,有兩位幕後功臣不得不提。

首先,是來自於達拉斯的子宮捐贈者,36歲護理師泰勒.席勒(Taylor Siler)。身為兩名男孩的母親與一位專業醫療人員,她比一般人更能體會一位女性對生兒育女的期待。為了能讓取下的子宮有更高的機會存活於受試者的體內,捐贈者必須承受比一般子宮切除手術更大的傷害,好讓手術醫師在子宮移除的過程中能盡可能地保留子宮的周邊組織。身為專業醫療人員的她,比所有捐贈者都更了解捐贈手術所可能帶來的風險,卻依然義無反顧地參與臨床試驗。

另外,以往瑞典薩爾格倫斯卡大學醫院團隊的成功案例中,子宮捐贈者分別來自受試者的母親,姊妹,婆婆,以及摯友,她們與受試者都有著密不可分的深厚情感。但是,與受試者素昧平生的泰勒.席勒為了能讓另一位女性有機會親自孕育自己的下一代,仍然點頭答應捐贈子宮,這項善行義舉讓受試者有著更高的機會完成手術,因為目前活體子宮移植的成功率仍然大於大愛移植。

另一位手術成功的重要推手,則是美國貝勒大學醫療團隊的莉莎.約翰森(Liza Johannesson)醫師。來自瑞典薩爾格倫斯卡大學醫院團隊的她,帶著原創團隊參與多例子宮移植手術的經驗,加入了美國貝勒大學醫療團隊。不同於世界各地的其他團隊只能觀摩子宮移植手術後再逐步摸索,靠著莉莎.約翰森醫師過去所累積的經驗以及與原創團隊的雙向溝通,讓美國貝勒大學醫療團隊能避免重蹈覆轍,並且在前人的基礎上開創新局。

2
圖片來源: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za_Johannesson
美國貝勒大學醫療團隊的莉莎.約翰森(Liza Johannesson)醫師(圖片來源: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za_Johannesson)

不過,子宮移植手術的順利完成並不意味著可以成功自然受孕,因為受孕過程仍涉及卵巢,輸卵管,以及子宮的合作無間。因此,受試者必須在移植手術前接受取卵手術,將健康的胚胎冷凍保存。待移植手術順利完成後,恢復期觀察無明顯的免疫排斥反應,再接受解凍胚胎植入。另一方面,由於子宮移植會帶來持續的免疫排斥。因此,子宮移植不會永久植入,待受試者完成生育計劃後,還是會將植入的子宮移除。

最後,由於耗費的人力與物力十分驚人(據研究團隊估計,子宮移植手術的費用大概需要50萬美元),也希望在這項手術技術更加成熟後,能降低所需要的執行門檻與醫療資源,讓更多有需要的患者能一圓求子夢。

如同移植外科之父湯瑪斯.史塔哲(Thomas Starzl)教授所說的:「醫學的歷史,通常是昨日認為不可思議的,今日也很難達成的,只要堅持理想不斷努力,明日往往成為常規。」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