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減稅」:川普新稅制改革的三個考察點

關鍵字「減稅」:川普新稅制改革的三個考察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號稱「影響今後數十年」的稅改方案,有政治上爭取選民、刺激短期經濟、以及長期風險影響國際秩序這三個考察方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周末,共和黨參議院終於以51:49通過了爭議甚大的稅改法案。這是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以來,共和黨首次成功的重要立法。參議院版本與衆議院版本還有不少差異(比如個人所得稅的分級),必須繼續協調成統一版本,方能遞送總統簽署生效;而協調兩院版本的委員會中的民主黨人還可能「節外生枝」。但這個委員會的權力有限,只能對有差異的條文修改,修改的限度不超出原先兩版本所限定範圍,民主黨在這個委員會中也只占少數。因此,共和黨的稅改法案能成功通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這個號稱「影響今後數十年」的稅改方案,有政治上爭取選民、刺激短期經濟、以及長期風險影響國際秩序這三個考察方向。

政治上爭取選民

稅改方案最重要的關鍵字就是「減稅」。在個人收入稅方面,除了最低收入階層稅率基本不變外,參議院版本中,其他階層的個人所得稅率都有下降。新稅法一方面取消了州所得稅的減免稅款(deduction),一方面又把標準所得稅的減免稅款提高一倍。這對低收入與中下層中產階級,特別是位於州内所得稅稅率低的紅州的居民,裨益最大。對州内實行高稅率的藍州居民(如加州與紐約州)不利。最高收入階層的稅率也稍有下調,但對那些富人來説,最大的喜訊莫過於取消遺產稅。

稅改對最低收入階層與中上中產階級負面影響最大。對中上中產階級而言,原先衆多的減免稅款都被取消,特別是房屋還貸的減免稅款被取消影響最大。對本來就幾乎不納個人所得稅的最低收入階層來説,減免所得稅毫無意義,大量的福利被削減,令他們失遠大於得。

共和黨一直呼籲要廢除而屢屢失敗的歐巴馬醫保,這次變相得被廢除了:維持歐巴馬醫保財務平衡的最重要的一項,强制醫保稅被取消,歐巴馬醫保也注定名存實亡。這也被視爲共和黨的勝利。但這除了影響低收入人群之外,對普通人也不是好消息,醫療保險價格應聲而漲。

因此,對個人來説,新稅制有利中低收入階層與富人,不利中高收入與低收入階層。中低收入階層是川普在勝選中的關鍵,這個稅改有利鞏固自己的票源。對富人有利的改革則符合川普等統治者的利益。民主黨的票源低收入階層則雪上加霜。

刺激短期經濟

企業稅的改革影響更深遠。它從現時最高35%降到20%。此前,美國公司稅率幾乎全球最高,改革後,美國的聯邦公司稅率變爲主要經濟體中偏低。

企業稅改革有利美國的短期利益。低稅率首先有利美國本土中小企業的成長,從而再次走上以中小企業帶動就業與投資的模式,這個模式至少在以往行之有效。另一方面,低稅率也會吸引外國公司以及國際大公司在美國的投資,特別是製造業回流。這對全球經貿關係有更重要的衝擊。比如,不考慮地方政府的稅,中國普通公司稅率為25%,已經比改革後的美國要高了。如果不考慮市場准入因素,企業家到中國投資在此前也只比在美國投資有微弱優勢。在美國降低企業稅之後,在美國的投資成本更低。於是資本家原先計劃在其他國家的投資都可能被拉到美國。中國認爲美國發起「不負責任」的稅務戰,不是誇大其詞。

促進投資美國的另一個影響是吸引美元回流美國,美元將回歸強勢。這幾年,美元回流一直是個趨勢,但幅度不大。以往聯邦儲備局調整利率杠杆就可以調控美元流向。但由於美國經濟不景,單憑聯準會有限的金融手段已經不足以吸引美元大規模回流。於是這次稅務改革,就是美方吸引美元回流放出的「勝負手」。

在新稅法中促進美元回流的措施還有對「全球稅」的改革。此前,美國企業的海外公司在繳納當地稅之外,如果把盈利匯款回美國,還要再繳納一次美國稅,但外國公司把盈利匯入美國則不需要再繳納美國稅。於是很多美國公司紛紛通過各種手段搖身一變為「外國公司」。這不利於美國公司在美國設立總部, 沒有變成「外商」的美國公司,則不願把海外盈利匯回美國。改革之後,美國公司的海外盈利匯回美國,就不需要繳納美國稅。這既鼓勵海外公司資金回流,也鼓勵美國公司不要「外逃」。同時,如果美國公司把利潤轉移到海外分公司,則需要繳納20%的稅款(執行稅),與在美國繳納的20%企業稅相同。這堵住了美國公司通過把利潤轉移到國外避稅的漏洞,防止利潤外流。

此外,前面提到的取消遺產稅也將吸引國際富豪到美國置業。

長期風險影響國際秩序

如果說以上所說的企業稅與吸引資金回流的政策對美國短期經濟利好的話,那麽減稅對美國長期經濟也帶來很大風險。

從小布希(George W. Bush)時代開始,無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執政,都不斷增加美國的財政赤字。小布希是減稅與戰爭,歐巴馬(Barack Obama)是擴大政府開支與福利。歐巴馬執政第一任期,由於金融海嘯之後要增加開支刺激經濟,財政赤字占國民生產總值都高達6-10%之間。今年的聯邦財政赤字是6,680億,仍占國民生產總值3.5%。多年財政赤字下,美國國債已經達到20兆美元,比GDP總額還多3%。

川普在競選與上任初期,一直批評歐巴馬的「赤字」。在其計劃中,因企業稅減少而導致的財政缺口將由「邊境調節稅」彌補。但早在六月,由於爭議過大,國會議員紛紛反對,邊境調節稅已經胎死腹中。這樣,在新稅法下,聯邦財政收入減少,美國將繼續赤字政策。川普聲稱,美國經濟的增長帶來的稅收增加可以彌補,但這顯然只是畫大餅式的空談。目前估計是未來十年,國債將再增加11兆,高達31萬億,佔GDP的150%左右,這是一個危險的高度。

美國日後還將嚴重依賴「印鈔機」,但在這樣高比例的國債下,美元是否還能保持穩定頗成疑問,一旦美元不穩,失去世界貨幣的地位,就會帶來一系列的雪山崩潰式的反應。從這個角度看,這次減稅堪稱「孤注一擲」的冒險。

雖然「全面」的邊境調節稅方案不了了之,但對特定項目的關稅戰看來不可避免。11月30日,繼歐洲與日本之後,美國政府向WTO提交文件,宣佈「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及片面叫停「中美全面經濟對話」 。連同前段時間,美國啓動調查中國是否違反知識產權協議(301條款),以及對中國鋁合金產品「雙反調查」,預示了美國與中國貿易戰即將展開。

稅務戰、資金戰,與中美貿易戰,可以視爲中美經貿關係的三個戰場。在資金戰上,中國早前宣佈開放金融業市場,搶得先機,但是否能頂住美國的攻勢,還很難説。貿易戰事實上對雙方都有損害,排除邊境調節稅的選項後,只會在局部展開。美國對中國的貿易策略應該著眼在構建「中美公平對等」的雙邊貿易關係,而不能停留在WTO的普遍平等的待遇。中國要如何短期内化解美國的稅務戰,還頗費思量,中國指責美國「不負責任」,正好反映了中國沒有什麽好辦法。中美在中短期的經濟角力,可能比在國安問題上的角力更驚心動魄。如果中國頂住了,美國頂不住,那麽最後國際關係就會出現劇變。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