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光輕判?律師:證據太少,若我是法官也無法重判

日月光輕判?律師:證據太少,若我是法官也無法重判
Photo Credit: SSR2000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環保律師詹順貴:「環保局和檢方只拿一條死魚和70幾天後的底泥,就起訴這麼重的法條,只拿出這些證據,要叫法官判重刑,根本是緣木求魚!」

日月光公司汙染後勁溪案,高雄地方法院以違反廢棄物清理法,處罰金3百萬元;廠務處長蘇炳碩一干人等則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及緩刑,董事長張虔生獲判無罪。高市環保局對於大企業汙染環境案件卻只獲得輕判結果表示遺憾。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蔡卉荀表示,形同沒有人真正為長期的汙染罪行負起責任,不符社會正義。

(相關報導:日月光強酸汙染後勁溪宣判 4緩刑1無罪、公司罰金300萬

聯合報導,環保局針對該案就行政上除勒令日月光公司K7廠含鎳製程停工外,更援引行政罰法第18條之規定裁罰日月光公司不法利得1.09億,期給予日月光公司一個沉痛教訓。

但刑事上卻只罰了3百萬罰金,相關人等還獲得緩刑及無罪,與民眾的期待有明顯落差,恐無法遏止大企業汙染環境的行為。高市環保局表示,該判決凸顯現行法令與人民期待已有落差,水汙染防治法及廢棄物清理法的修法刻不容緩。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則對結果表示遺憾,畢竟日月光排出的廢水,確實汙染附近農地,罪證確鑿,也以茲證明現行法令確實有問題。

自由報導,蔡卉荀指出,日月光公司是汙染後勁溪的累犯,更惡意稀釋廢水、誤導稽查員,持續危害下游農漁產業,近3年來被環保裁罰達25件,絕非偶發事件,今日僅併科300萬元罰金,對年營收2000億的日月光來說,完全不符比例原則,更毫無嚇阻效果。

她說,若非上層授意,下層員工豈敢明目張膽惡意違法?但本案僅辦到廠長層級,未能追訴到張虔生董事長,又准予所有被告緩刑,形同沒有人真正為長期的汙染罪行負起責任,此判決不符社會正義。

蘋果報導,地球公民基金會呼籲立法院支持民間所提的《水污染防治法》修法版本,明文禁止稀釋、繞流排放等不法行徑,提高罰則並將污染環境納入課刑責範圍。

環保署長魏國彥表示,尊重高雄地院判決,環署將等收到判決書,了解判決理由,看有什麼可以加強管理的地方,法官判決要有法源依據,可以理解依《廢棄物清理法》46條得到此判決結果,另一可以裁罰的是《水污染防治法》,目前立院正在審理的修正案,已將日月光案例列為修法政策思考,盼能夠儘快修法通過。

不過環保律師詹順貴表示:「環保局和檢方只拿一條死魚和70幾天後的底泥,就起訴這麼重的法條,只拿出這些證據,要叫法官判重刑,根本是緣木求魚!」

詹順貴認為,廠商無良是一定的,為了生產線不能停,他們寧可犧牲環境保護,當然極不可取。不過就法律要件來看,他認為環保局根本就是「演很大」,去年10月初環保局發現日月光排放污水,未積極作為,拖到12月才大張旗鼓開記者會,告訴大眾日月光是多可惡的公司,但提供的證據卻這麼少,根本很難說服法官重判。

他指出,檢方12月中介入後,只能採到事發70幾天後的溪裡底泥,又只拿一條死魚佐證,如何建構日月光污水所造成的食物鏈影響?「檢方為平息民怨,起訴很難證明的《流放毒物罪》,其實恐怕也是變相放水,因為以現在的法條構成要件這麼嚴,若我是法官也判不下去。」

高市環保局:水汙染防治修法刻不容緩(聯合)
日月光汙染案判緩刑 環團:不符社會正義(自由)
環團:現行法令有問題(聯合)
日月光輕判 律師:「重判是緣木求魚」(蘋果)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