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率僅剩6%,但英國副首相以及他的快樂夥伴們一點也不擔心

支持率僅剩6%,但英國副首相以及他的快樂夥伴們一點也不擔心
明年5月即將舉行大選|作者攝於倫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自民黨的支持率慘跌到2010年的四分之一,僅有6%,為什麼黨魁依然不怎麼擔心?

2010年的英國大選中,由克萊格(Nick Clegg)率領的自民黨一舉在下議院選舉中,獲得23%選民的支持,囊括57席,最終跟保守黨組成聯合政府,克萊格本人也成為英國的副首相;這也是自民黨自1988年創黨後的高峰。

但最近的一次民調顯示,自民黨的支持率慘跌到2010年的四分之一,僅有6%。明年5月英國及將舉辦大選,自民黨很可能會丟掉下議院三分之二的席次。任何政黨有自民黨一半慘況的話,都會愁容滿面;但10月初於格拉斯哥舉辦的自民黨大會上,自民黨人看起來還頗樂觀的,也沒甚麼人特別責怪黨魁克萊格。即便黨內大砲人物也僅是不痛不癢地說自民黨現在「定位不明」,並消遣了克萊格不想被拍到在公共場合吸菸的行為。

為何自民黨人還可以這麼開心?根據經濟學人〈They shall overcome〉這篇文章的說法,有幾個原因。其一是有意見的人早就都離開自民黨了,而留下來的人,則為了還是聯合政府的一份子而感到開心。經濟學人引述某位參加大會的自民黨人講法「我感覺我們還是很重要的」;的確,會議進出需要通過金屬掃描、又時時準備受到記者或他國外交官訪問,多數人會覺得自己還是很重要。自民黨當了20年的邊緣小黨,突然擁有這種待遇,對許多黨內人士來說,還是很令人興奮的。

Nick Clegg|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另一位自民黨的重要人士則認為,目前保守黨跟工黨都還在爭取選民,如果最後又都沒人過半,那無論自民黨多衰敗,仍然有機會成為推舉首相的關鍵少數。

而也因為自民黨這樣獨樹一格的政黨,才有繼續樂觀的理由。跟另外兩大黨相比,自民黨規模較小,也較民主。任何人都可以參與辯論(但只有擁有投票權的黨員才能做最後投票),而規模小也意味著黨內高層跟一般黨員交情都不錯。有位漢普郡(Hampshire)的黨員做了傳神的描述,他說知道黨內高層有在關心,讓她「出門拜票,即使只有兩個人願意回頭,也還能打起精神」。

黨齡較久的老黨員說,類似的風風雨雨他們都經歷過,1989年歐洲議會選舉,自民黨只獲得6%的選票而沒拿到任何席位。最後也是靠著前黨魁艾許登(Paddy Ashdown)的領導下,才得以重振雄風。在10月初的那場自民黨大會上,艾許登手拿著一瓶啤酒,帶領著黨員,在克萊格望向遠方的大頭紙板旁,唱了民權老歌「We shall overcome」。

經濟學人以一個有趣的例子作結。文章說,自民黨的古怪,有時候讓黨內高層哭笑不得。舉個例來講,黨員曾通過一個動議,認為贏球並非足球比賽的「最需關注的事情」。但也因為同樣的古怪,讓自民黨黨員能繼續保持忠誠。對克萊格來講,擁有一群認為「參與才是重點,而不是勝利」的黨員,也是非常幸運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