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吵中正路名校名,你還記得含冤60年的「武漢大旅社案」嗎?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武漢大旅社案為台灣司法史上纏訟最久案件,審理長達47年,九度更審,為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最曲折離奇的著名的刑求冤獄案。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中央社)「武漢大旅社」懸案當事人楊薰春,昨(6)日透過兒子黃屏藩赴總統府陳情,希望總統為其平反。黃屏藩回想自己從9歲到69歲的申冤歷程,忍不住落淚,而「促轉條例」讓他看見一線曙光。

發生於1959年的「武漢大旅社」事件,七位當事人,有六人已經含冤而逝。唯一僅存相關人楊薰春今年高齡90歲。

楊薰春的二兒子黃屏藩赴總統府陳情,他會後接受中央社訪問,回憶起這段申冤的過程,忍不住落淚。

黃屏藩還記得,小時候家裡很有錢,開了一間全台北最豪華的大旅館,1959年「武漢大旅社」事件後,他一下子從有錢人的兒子變成匪諜的兒子、殺人犯的兒子。

他記得,事發時,自己才小學二年級,從9歲開始,他為父母喊冤,現在他已經69歲了,嘗試又嘗試,一輩子都在努力,實在精疲力盡,他父親死不暝目,母親剩最後一口氣。

他說,前監委陶百川曾主動調查並發現此案非常不合理,提出報告認為案子有四大疑點;黃屏藩說,那時他們非常感恩,認為終於出了一個包青天,他媽媽帶著他去跪謝陶百川,他親耳聽陶百川說「我能做的到此為止,因為有人叫我閉嘴」;背後究竟是什麼力量,連陶百川這樣的大人物也無能為力。

監委陶百川在《陶百川叮嚀文存:辨冤白謗第一天理》著作中,將「雷震案」及「武漢大旅社案」並列為第1及第2冤案。武漢大旅社案被稱為「雷震案」前奏曲。在《一九五九武漢大旅社》中多人收集和研究與詳細的報導和證據終於證明武漢大旅社案並非單純的自殺謀殺案,而是為阻止雷震這幫人結合學術界教育界組黨,在蔣中正示意下而製造出的政治假謀殺案。

武漢大旅社案,從自殺變成他殺;陳文成案,從他殺變成自殺,被稱為由調查局經手的白色恐怖兩大假案之一。

黃屏藩說,這個案子有太多問題了,原本法醫鑑定報告認為,華僑姚嘉薦是單純的自殺,但是調查局介入後,卻變成他殺;兩份鑑定報告送到日本,後來卻說遺失了,被告要求補送,政府當局卻以與日本斷交為由,不願意再送,「永遠都在打迷糊仗」。

他說,一個法官對這個案子判了死刑,後面承接的法官願意判冤獄嗎?也因此,永遠不願面對這個案子的錯誤過程,做反省、修正,政府永遠不肯翻案,不願做公平處理。

黃屏藩說,現在蔡政府有轉型正義、有司法改革,他希望,有理念、有正義感的人,不要讓此案湮滅。

黃屏藩認為,此案很明顯的是蔣中正政權造出來的案,錯誤的案子,現在還不願意面對它,那怎麼叫轉型?扁政府時代,家屬也曾努力申冤過,希望蔡政府藉由這個案子,證明「這個政府是不一樣的」。

黃屏藩說,他的父親不願背著殺人犯的罪名進棺材,所以1995年收到「免訴」判決時,父親不服,又跑回台灣申冤,最後仍含冤而死;現在他的母親已經90歲了,家屬努力申冤60年,毫無希望;5日他看到立法院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就像看見一線曙光,希望政府還給他們清白。

總統府發言人張文蘭會後受訪指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通過後,未來行政院將成立「促轉會」,類似的案件,就可以依《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規定提出申請。總統府也會把今天的陳情資料與會見紀錄,送給行政院處理。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通過之後,在清除威權象徵部分,外界質疑全台名為「中正」的校名和路名都將因此改名,硬幣和鈔票也可能要改版。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6日野表示,「沒有這回事,這是在製造對立」。

什麼是「武漢大旅社案」?

1959年位於北市鬧區的武漢大旅社發生華僑姚嘉薦死亡案件。命案發生後,檢警單位原本驗判為單純自殺案,但數月後,調查局介入後,自殺變他殺;旅社老闆黃學文、黃妻楊薰春及員工、工友、房客等六人,以及台大化工系教授陳華洲,以殺人罪遭逮捕起訴;七名被告多次喊冤,案情始終未能查明。

此案從1960年到1976年,被告不斷上訴、上訴、再上訴,歷經9度更審,黃學文8次被判死刑,他被關15年後獲保外就醫,並棄保逃亡。

1995年,黃學文已落腳美國,收到「免訴」判決,但他不服,發出「我要無罪,不要免訴」的控訴,立即返回台灣,到立法院控訴受難過程,要求平反。法院取消「免訴」判決,改判黃學文「無期徒刑」,並發布通緝令,黃學文再度逃亡。

目前相關六人已相繼去世,僅存相關人楊薰春。楊薰春居住美國,她委託在台的二兒子黃屏藩前往總統府,呈遞陳情書,請求蔡總統為她與同案的其他六名被告平反。

黃屏藩與台灣建州運動發起人周威霖6日赴總統府陳情。

陳情人指出,此案是出於蔣中正政權的政治動機與政治迫害,請求蔡總統行使憲法所賦予的職權,以政治手段給予該案的所有被告與受刑人平反;請求蔡總統宣告楊薰春、黃學文、陳華洲等七名被告自始無罪,還他們清白。

周威霖說,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接見他們,看的出來,總統府重視這個案子;政府一直喊轉型正義,5日促轉條例已三讀通過,此案是指標性的案子;轉型正義還是要有正義感的人出來處理,否則,只能空轉,無法真的轉型。

周威霖指出,「武漢大旅社」一案,是以司法包裝的政治迫害案件;此案年代久遠,很多卷宗都不在了,未來「促轉會」成立後,恐怕也調不到卷宗,最後還是得回到總統府來政治解決。

黃怡在〈武漢大旅社冤案──台灣歷史上纏訴最久的政治迫害案〉一文中提到,司法體系審判的政治迫害事件中,最引起矚目的一個案件,就是武漢大旅社案。

事實上,姚嘉薦是自殺的,且已由當地警察派出所簽結。但只因上吊的姚嘉荐是旅菲華僑,在他親友的鼓譟之下,蔣中正為討好當時的華僑來台投資,硬是命令調查局把自殺案件改為他殺偵辦,以刑求逼使武漢旅社相關人員承認共同殺害姚嘉荐,百般構陷之下,判下重刑。儘管法院審理時,被告全都翻供否認犯案,法官仍認定,武漢大旅社老闆黃學文和姚嘉荐發生金錢糾紛後,與員工共同毒死姚嘉荐,再布置成上吊自殺。

黃怡也強調,「從1959年武漢大旅社命案爆發,到2006年全案定讞,前後纏訟47年。這種案例的存在,只證明台灣的司法審判史藏污納垢,為數不少的法官甘願淪為當政者整肅異己的工具,即連在戒嚴解除後,亦不知悔改、補救。」

《維基百科》中寫道受難者遭受到79天慘無人道的酷刑。旅社負責人黃學文受訪時表示:「被捕的前49天裡,調查局用盡一切手段刑求,除了分三班制偵訊不讓我睡覺外,還用細竹插入手、腳指縫旋轉,直到血肉模糊,毆打更是家常便飯。」黃學文等七名被告於是全部認罪,到了開庭時在法官前整排調查局人員坐在前排盯著,大家又全部翻供喊冤。開完庭七人再關回調查局繼續毒打酷刑30天。有把柄在調查局手中的法官們仍採用血跡斑斑的酷刑自白書。

「武漢大旅社案」,創下了台灣司法史幾項歷史紀錄:

  1. 纏訟長達47年,是中華民國訴訟最久的司法案件。
  2. 這也是調查局介入司法案件的首例,從此調查局勢力擴張,人人談虎色變。
  3. 調查局「平反專案小組」首度在立法院報告司法案件的破案經過,利用媒體大肆宣傳其「科學辦案」,造成未審先判;而正式開庭當天,民眾旁聽都必須經過申請才准進入。
  4. 一具屍體兩位名法醫截然不同自殺與謀殺的法醫界的世紀大爭論。

而已經含冤而死的「主謀」黃學文七度被判死刑,但他於被關15年後獲保外就醫,從此展開逃亡。鄭邦鎮(前台灣文學館館長,前台南市教育局局長)稱黃學文是「警界的鄭南榕」。

「黃學文就是警界的鄭南榕,為自己清白,為警界尊嚴,生死以之。我相信遮掩無用,警界朋友照樣會詳讀《1959武漢大旅社慘案》,以了解案情原委,提升捍衛警譽和自己清白的意識。」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