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影響的睡眠與情緒:壞心情和生理時鐘有什麼關係?

互相影響的睡眠與情緒:壞心情和生理時鐘有什麼關係?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失調的生理時鐘可以是成因,但也可能是結果。失調的生理時鐘所造成的睡眠問題,往往會惡化心理狀態本來就不穩定的人,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促成病理上的憂鬱症發生。而有時失調的生理時鐘,是隨著憂鬱症的發生而出現的症狀之一,甚至可能是治療藥物的副作用。

心情會影響睡眠是很多人都經歷過的事情。比如說重大考試或是面試的前一晚,緊張得睡不著覺。舉另一個例子,出去玩的前一晚,因為心情太興奮反而沒甚麼睡的情況也常聽說。這些狀況對我們都不陌生,甚至能夠憑直覺猜測原因:緊張和興奮都會刺激大腦,提高腎上腺素和皮質醇的濃度。相較之下,憂鬱症的病患雖然也有睡眠上的問題,但我們卻不會覺得他們處於一個緊張或興奮的狀態,那麼是甚麼讓他們失眠的呢?

壞心情與走調的節奏

如同「時差」提醒我們體內有著生理時鐘、會因為與外界環境的不吻合而造成身體上的不適,「季節性情緒障礙」(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SAD)的發現勾勒出生理時鐘與情緒的連結。對於高緯度的居民,夏季與冬季的日照時間有著明顯的不同:當入冬時,日照時間顯著變短,當地居民因無法接觸足夠陽光,導致生理節奏混亂、內分泌失調,常有情緒容易不穩定的問題,憂鬱症復發的機率也大為增加。

為了文章的流暢度,文章將以情緒失調障礙(mood disorder)概括所有與情緒有關的疾病,如憂鬱症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季節性情緒障礙等。90%有著情緒失調障礙的人都在問卷中抱怨睡眠的問題。比如說重度憂鬱症(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的病患常抱怨不易入睡、難以維持睡眠或是太早起床,以及睡醒後仍然感到疲憊等問題。因為晚上睡不好,白天也就有易打瞌睡和持續的疲倦感等。除了睡眠/清醒週期變得破碎與不規則,臨床研究上也證實憂鬱症患者的睡眠結構與健康的個體不同。之前的文章有簡單介紹過睡覺的結構:慢波睡眠、快速動眼期與非快速動眼期。情緒失調的患者們的慢波睡眠和快速動眼期和一般人相比,有著顯著的異常。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失調的生理時鐘被認為是情緒失調障礙的結果,因為當患者的情緒狀態被改善時,睡眠/清醒週期也得到的改善;而當情緒狀態惡化時,失眠等問題也跟著惡化。但是情緒狀態和生理時鐘也可能不是單向的因果關係。研究人員發現,在還沒有發病前就已經有失眠問題的人,比沒有失眠的人高出2.6倍的機會最終發展成憂鬱症(Baglioni et al 2011)。

也就是說,失調的生理時鐘可以是成因,但也可能是結果。失調的生理時鐘所造成的睡眠問題,往往會惡化心理狀態本來就不穩定的人,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促成病理上的憂鬱症發生。而有時失調的生理時鐘,是隨著憂鬱症的發生而出現的症狀之一,甚至可能是治療藥物的副作用。

神經傳導物質,將生理時鐘與情緒扣在一起

睡不好時的感受還記得嗎?我們不僅感到疲憊,也更易怒與不耐煩;對一些人而言,長時間的睡不好則使他們心情鬱悶,對人事物都不再感到興趣,整個人像洩氣的皮球一般沒有活力。睡不好對情緒的影響,已經被廣泛研究與證實,但是有關參與調控睡眠的生理時鐘與情緒之間的關係研究,則是相對較新穎的領域。雖然有非常多的臨床觀察指出生理時鐘與情緒調控之間的交互作用,然而這個領域仍需要新的技術和創意,去找出兩者之間更清楚的關係,並藉此開發出更有效果的療法。睡眠的問題不僅困擾著病患,對照顧他們的家屬或看護也是一種負擔。

血清素(serotonin)、去甲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和多巴胺(dopamine),是現今主流認為與情緒調控有關的神經傳導物質,而目前市場的藥物也主要是針對它們作調節。現在我們知道的是,這三個神經傳導物質的濃度在健康的個體內,都有著日與夜高低不同的節律,而這些節律在患者或實驗動物的體內,則呈現出被干擾的狀態。實驗動物也提供了基因上的基礎:當科學家把重要的時鐘基因從剔除時,實驗鼠表現出了與情緒失調相似的行為。

重整節律改善憂鬱

現在的治療方式除了藥物直接針對神經傳導物質(如血清素)之外,也有針對生物節律的調整而發展出的療法。

「光治療」是採用非常亮的白光(5,000lux-10,000lux),在病患白天起床的時間給予一定時間的照射治療(圖1.)。如果要對這個治療的光強度有個概念的話,平常室內的明亮度是100-300lux,而正午的戶外陽光則高達100,000lux。光治療在治療季節性情緒障礙非常有效,但對於其他形式的憂鬱症的效果則還有待更多臨床結果確認。

a
圖片來源:https://www.warrenevans.com/sleep-tips/lifestyle/246/lumie-shines-the-light-on-beating-the-winter-blues/
圖1.光治療是透過給予一段時間的高強度的光照,達到改善情緒效果的療法。(圖片取自:https://www.warrenevans.com/sleep-tips/lifestyle/246/lumie-shines-the-light-on-beating-the-winter-blues/)

說來也神奇,但是睡眠剝奪(sleep deprivation),也就是不讓病患睡覺,竟然也是曾經嘗試過的療法之一。事實上,睡眠剝奪療法雖然阻止病患睡覺(可能整夜或是持續幾小時),卻有著快速且有效的抗憂鬱效果,甚至能達到藥物的治療效率(Giedke and Schwarzler,2002)。可惜的是,儘管初期效果顯著,當病患一補眠,抗憂鬱的效果會迅速失效,甚至症狀有更嚴重的趨勢。儘管現在有研究指出睡眠剝奪搭配藥物或是光照治療,能改善這個缺點並延長效果,現在的臨床治療上還是鮮少採用這個方法。

褪黑激素也是研究的對象之一,因為許多憂鬱症患者的夜間褪黑激素比一般人低。抗憂鬱藥物「阿戈美拉汀」(Agomelatine)是例子之一,而其抗憂鬱的效果被認為是啟動了褪黑激素與血清素交互作用的訊息傳遞路徑而達成。

結語

無庸置疑的,這個領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以筆者的角度建議,情緒比較脆弱的人應該要注意自己平常作息的規律,尤其是冬季更需要保持睡眠時間的穩定,為的就是減少生理時鐘在季節轉換時的變動;患者的朋友和家屬除了建議多陪伴之外,應該也要勸導患者多到戶外活動,並且將患者的睡眠資訊在就診時提供給醫生,作為診斷病情的依據之一。別忘了,睡眠問題是正式列在官方的診斷準則上(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DSM-5),所以患者睡得好不好是醫生必須知道的資訊之一。

參考資料

本文經王輝斌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