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黨工被罵「資進黨」,蔡英文:我對中下階層很有感情

Photo Credit: 蔡英文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蔡英文指出,中小企業的需求在天秤的一端,理想的勞工權益則在另外一端。找到平衡點,對任何一個政黨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在這段時間我們執政團隊的同仁,都很煎熬。」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勞基法修法爭議紛紛擾擾,總統蔡英文昨(6)日先是在民進黨中常會表示,「所有批評指教,我們都概括承受」,這是一個很困難的選擇,不困難的事也不用民進黨來做。隨後蔡英文也與年輕黨工座談,不少人都表示自己都不敢上臉書,因為同溫層都罵「資進黨」,蔡英文則說,她出身雖然家境好,但是她很左派,對中下階層很有感情。

《自由時報》報導,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今天指出,蔡英文昨日臨時決定與年輕黨工座談,大約有40餘位去年520後進來的年輕黨工出席,包括總統府發言人、民進黨副秘書長也都列席,共20餘人發言,前後暢談2小時左右。

《蘋果日報》報導,蔡英文希望黨工們「不要沒有意見」,就算是反對,也可以直說。她說,在民進黨工作不要有太多階級觀念,可以挑戰總統,也可以挑戰秘書長,「如果你們挑戰不來,我也覺得很遜」。

一名昨天的與會者指出,黨工們昨表達的憂慮大多跳脫政策本身,而是疑惑如何跟外界溝通。有些黨工未曾在立院就職,不知道為什麼修法要這樣處理,大家很多訊息管道其實也是來自網路,民進黨在網路被年輕世代罵到臭掉,也讓大家覺得挫敗。

《新頭殼》報導,黨工們表示有同儕間、同溫層的壓力,也對修法時程有諸多懷疑。很多人說他們都「不敢看臉書」。畢竟他們在中央黨部上班,朋友會問,「為什麼你要這樣修?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子?」不管是辯護者、指責者,比較多情緒、充滿了一些情緒。

蔡英文也花了很多時間說她的想法。她從2008年跟民進黨走過來,那麼多基層人士支持她;她其實對這些人是很有情感的。

《中國時報》報導,蔡英文還以年輕當教授時怎麼看待這些問題的經驗和大家分享,她說在英國讀書時,出身雖然家境好,但是自己很左派,對中下階層很有感情,這些東西重要的是如何調整經濟產業結構,讓年輕人薪資增加,而適度彈性,是讓中小企業可以適度調整,這是取捨過程中不得不做,雖然很痛苦,台灣整體經濟體質產業結構,要給年輕人更多希望。

《聯合報》報導,洪耀福還說,他過去也是學運出身,當時有些人到政治部門工作,有些人去當教授,有些人繼續搞運動,學運出來的人選擇都不同,那時候他也有同溫層的壓力,「會批評你背棄理想,變成小政客。」但他說,畢竟選舉路線和運動路線不一樣,這種同溫層壓力有時候要從正面解讀,並反思自己。

蔡英文:「所有批評,概括承受」

(中央社)兼任黨主席的總統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常會前發表談話表示,這一次勞基法的修正,受到社會很大的關注。網路上的批評和指教,都虛心接受。

她要特別強調,正常工時不變、週休二日的原則不變、加班總工時不變、加班費計算費率也都不變。這「四不變」,是民進黨始終堅持,沒有棄守。

對於輪班間隔例外規定引發過勞的爭議,蔡英文強調,給予特殊狀況的彈性,並不是要把極端現象常態化。該有的把關機制,絕對不會忽略。也不會容許善意的彈性被人惡性的濫用。被解讀為「三不」原則。

蔡英文指出,勞基法是在1984年立法,距離現在已經有33年的歷史了。這33年來,台灣的產業結構和型態,經歷了非常巨大的變動。而長久以來,這套為當年的產業結構所打造的法律,並沒有隨著當前新興而多樣的產業型態,而做出調整。

蔡英文表示,在新的勞動法規結構建構前,為了維護勞動權益,上一次的修法,聚焦在強化對勞動者的保護。但也因為勞動型態的日益多元,既有的單一標準,確實無法回應各種現代產業發展的彈性需求。

她說,因此,這一次的修法,在「四不變」的原則下,希望給予資方和勞方一定的彈性。

蔡英文指出,台灣的中小企業正在轉型,給予一定的彈性,代表的不是利潤的多寡,而是他們是否能夠繼續存續下去的關鍵。同樣的道理,對於很多基層的勞工朋友來說,彈性代表的,可能不只是加班費,而是一個家庭是否維持收支平衡的關鍵。

蔡英文表示,她了解許多年輕朋友與弱勢勞工,對於低薪與過勞的憂心,這些都是她的責任。如果要根本性的解決這些問題,關鍵就在於台灣的經濟體質。

做為總統,她必須一步步調整台灣的體質。而支撐台灣近八成就業機會的中小企業是否能夠成功升級轉型,更是經濟體質轉型最關鍵的所在。

蔡英文提出「二保證」,首先,她保證,轉型過程中,政府對於勞工過勞的問題,必須介入,也一定會介入。已經要求行政部門務必嚴格把關,在因應法規過於僵化的同時,也要杜絕過勞的情形出現。

其次,她保證,面對長久以來的薪資偏低情況,政府除了給予一定的彈性,更要根本性的協助中小企業成功轉型,讓勞工擁有更好的薪資結構,除此之外,也會持續推動基本工資的調升,所有人都應該分享到經濟發展的成果。

蔡英文指出,中小企業的需求在天秤的一端,理想的勞工權益則在另外一端。找到平衡點,對任何一個政黨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我相信,在這段時間我們執政團隊的同仁,都很煎熬。」

她說,「我們遭受了不少批評。我昨天也說過,我會負起最後的責任。民進黨已經做出決定,所有批評指教,我們都概括承受」,這是一個很困難的選擇。不過,不困難的事也不用民進黨來做。

蔡英文表示,前天這個草案出委員會,接下來的一個月,在立法院還有協商期間。請立院黨團的同仁,務必充分討論所有人的意見後,齊一步伐。同時,也歡迎各個在野黨,透過理性的民主程序,完整反映社會多元的意見,讓修法的工作更加完善周延。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勞工』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