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說轉型正義「不要搞成勝利者的正義」,關心的只是中華民國的角色

Photo credit:zhenghu feng @ Wikipedi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連面對轉型正義、面對那些無辜的受難者時,我們都還要在他們與中華民國之間中立,連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們都不敢站在台灣人的角度,勇敢說出自己捍衛人權的立場,那甘於平庸邪惡的我們,無疑就是邪惡的幫兇。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林艾德

自己講轉型正義的經驗中,最常遇到的說詞就是「那是中華民國為了統治穩定的必需」,站在這個角度,威權統治下的受難者都是為了國家的穩定而犧牲,所以柯文哲這類中華民國人並不是完全反對轉型正義,他們也認同要給予受難者「補償」,注意是補償不是賠償,是國家為了一個遠大的目標而造成你的損失,而不是國家犯了錯。

所以當他們說「不要搞成勝利者的正義」時,他們關心的並不是轉型正義或是受難者本身,而是中華民國在轉型正義中的角色。他們希望你的理解是:「不要搞成藍綠鬥爭中勝利者的正義」、「不要搞成台獨份子的正義」、「不要被台獨份子操弄歷史傷痕跟情緒」。

試想,當你要求犯罪者負法律責任時,會有人說你操弄情緒嗎?會有人說不要搞成法庭中勝利者的正義嗎?不會的,但在台灣討論轉型正義時卻可以,差別就在於,許多中華民國人認定也許過去威權統治確實有受害者,但導致他們受害的政府並沒有犯錯,中華民國並不是犯罪者,甚至可能是轉型正義中的受害者。

二二八 Indigenous Taiwanese hold portraits of victims of the 228 incident during the 60th anniversary at a park in Taipe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就是課本上教育我們的角度,這就是威權統治的角度,這就是中華民國的角度。

但還有另一個看待轉型正義的角度,就是你的角度,是你作為台灣人的角度,站在台灣人的立場,我們有必要為了「被中華民國統治」而犧牲嗎?我們有這麼想要被中華民國統治,想要到十幾萬人要為此放棄自己的人權嗎?

如果我們認為人民比政府重要,那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從這個角度,轉型正義自然會討論到中華民國統治的正當性,所以他們才急著要把議題導向藍綠惡鬥或統獨之爭。但其實轉型正義不是民進黨也不是台獨的勝利,而是民主與威權的抗爭中,人民證明了自己才是國家的主人,自己的人權不得因國家或政府的統治因素而被侵犯的勝利,轉型正義是人民的勝利,是民主作為勝利者的正義。

遺憾的是,透過民主程序上台的柯文哲等中華民國人並不在意人民,他們仍舊選擇站在舊威權的角度,眼見火將燒向自己深愛的中華民國,就急急忙忙要把風向帶走。作為一個台獨支持者,我當然對中華民國跟國民黨深惡痛絕。但轉型正義的重點始終應該是人民、是人權的保障、是透過對過去威權政府的審判,表達台灣人有我們要守護的價值。

嘉義市彌陀路二二八紀念碑
嘉義市彌陀路二二八紀念碑|Photo Credit: Kaishaochen @ Flickr CC By SA 3.0

可是在歷史傷痛面前,柯文哲卻仍在用「不要搞成勝利者的正義」這種語言在作政治操作,企圖把人民追求民主及正義的努力說成藍綠惡鬥的結果,一方面保護中華民國為主的價值觀,另一方面凸顯自己是客觀中立的白色力量,而這種操作之所以可行,正是因為我們多數人正活在平庸的邪惡中而不自知,無論什麼議題,我們都要去政治、去藍綠,都要客觀中立小清新並引以為傲,卻沒發現,無論什麼事情都不分對錯地往中間站,事實上跟盲目的選擇藍綠沒有兩樣。

如果連面對轉型正義、面對那些無辜的受難者時,我們都還要在他們與中華民國之間中立,連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們都不敢站在台灣人的角度,勇敢說出自己捍衛人權的立場,那甘於平庸邪惡的我們,無疑就是邪惡的幫兇,活該我們不配被尊重,活該我們只能以台灣當地名、當個沒人權的中國人,這樣的我們還談什麼正義。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