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預防過勞死的寓言故事,將成為台灣日常慣見之現實

一則預防過勞死的寓言故事,將成為台灣日常慣見之現實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通勤者若遇上尖峰,上班一個半小時、下班再另一個半小時,工作8小時;相當於每日有11小時時間無法運用,而1小時午休;相當於一日12小時貢獻給社會與公司,每日的人生,扣除理想值的每日睡滿8小時,也就只剩4小時。這樣的上班,倘若再上加「2小時而已」又會如何呢?官員憂心於勞動成本提升會造成中小企業的困境,但又有多少人認真思考:如此透過勞力密集、勞動成本低而工時長所創造的,將會是怎樣的社會未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克勞德

幼時看過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童話,故事是這麼說的:

有個心地善良的少年,居住在充滿惡人的城鎮裡;一日,他伸手搭救了看起來衰弱無比的老太太,將她攙扶到自己家中,妥善照顧。

夜中,他接待的客人轉換了形象,以真實面容展現,告訴少年: 「我是死神,然而為了你的純良與純善感動。於此,我將賦予你一個能力——你將能看見人生命的長短,並且能用自己的生命之火拯救他人的性命。 然而,若有遇見我站在病人的床頭,那人你不該搭救。」

那夜少年在修道院的地下室看見了全世界人的生命之火,一柱又一柱的燭火,有烈烈雄燃的、也有行將湮滅,微弱搖曳的衰殘火光。誠實的少年始終謹守跟死神的約定,默默在用自己的火光助燃他者將滅的燭火。也從來不曾違逆死神的警醒。

過了好些日子,少年行奇事的醫治力傳遍了四方。這天,愁苦而謙卑的財主祈求少年前來救治自己已經相當虛弱的女兒;到了財主家,他只看到一個痛苦而已陷入昏迷的少女,她正為自己生命掙扎著。然而,死神卻站在床頭,並告訴少年:「這次,你不該伸手搭救。」

望著他人的苦痛,他想著,眼前這不過是個飽受痛苦的人;只要是為了全心全意拯救生命,即便犧牲自己生命,又何足為憾呢?仍然出手搭救。迅速地,少女恢復了健壯,看見本來窮苦的少年,卻毫無感謝之意,而傲慢地輕侮他;少年滿心失落回到了自己家,這時死神又現身了:

死神帶著無奈與扼腕的神情,再次帶著少年前往修道院燭光之中。指著一柱燃燒正旺的燭火、以及一柱氣若游絲的殘燭,說:

「這旺盛的生命之火,正是財主女兒現有的生命;這個生命之火原屬於你。然而,你耗竭了所有,將生命交付給他人;如今,你生命的燭火,將在此熄滅。」

隨著少年最後的那聲嘆息,年少的靈魂就隨燭火逝去了。而此地再也沒有誠實善良的人。

童話故事是有教育意義,教小孩用的。那透過這則少年與生命蠟燭的故事,我們可以學到什麼,大概幫大家整理一下重點:

  • 不要對人慷慨過度,也不先衡量自己有多少,什麼都不設防、參一腳,你可能帶了死神回家。
  • 幫人也要幫個有限度,窮者窮、富者富,財主還要從窮人身上討取更多,大概就是個大財主闊戶把窮酸少年逼入死路的意思。
  • 濟弱扶傾是人類優良的美德,但功德做到死,就是一種自殺而已啦沒很偉大。

搞半天,原來這是則預防過勞死的寓言故事。


長大以前覺得這類故事肯定是個奇幻作品來著,怎知如今眼見的世界比故事更具有奇幻色彩:先是有官員稱「基層產業階層」的抱怨看不到現實,犯了幼稚病。再有「勞工喜歡加班」之說肯定人性天生勤勞;或是不足以撐起溫飽一家的醫事照護人員薪資不足,必須認份工作是種「功德」。

我終於明白:在政治人物遇到市場阿婆出來打選戰,而行政院長坐高鐵就受阿婆啟發而要讓政策大鬆綁的時代裡,如果純良、純善的少年在路上,他既可能遇到阿婆、更可能走在路上通勤時遇到死神。

原來我小時候看的寓言故事是真的故事!

依照目前台灣的就業落點看,大學生多半未來會成為辦公室白領族群,以下會是這群白領階層的日常:就算在大眾運輸便捷的台北居住,來回三小時通勤者並不在少數——搭著從市郊前往商辦大樓林立的內湖、南港區,又或者當著跨縣市通勤者,通勤遇上尖峰,上班一個半小時、下班再另一個半小時,工作八小時;相當於每日有11小時時間無法運用,而一小時午休;相當於一日12小時貢獻給社會與公司,每日的人生,扣除理想值的每日睡滿八小時,也就只剩四小時。

這樣的上班,倘若再上加「兩小時而已」又會如何呢?

官員憂心於勞動成本提升會造成中小企業的困境,但又有多少人認真思考:如此透過勞力密集、勞動成本低而工時長所創造的,將會是怎樣的社會未來?一群腦暈頭漲、睡眠不足的上班族,如果能透過更加長的時間來提升國家競爭力,又何以拼命了這些年,我國卻始終不在世界商道頂峰呢?可見市場委靡時工時拉長只是種企業習慣,而不是能提升整體獲益比的關鍵。

須知道,萬丈高樓要從平地起,那麼打基底就是最為關鍵的要事;應該為民請命立心的政治工作者,本應抬頭挺胸,卻不該趾高氣昂、不願了解民意的走勢;可別讓無數年輕人的生命之火,在無妄的政治酬庸議價裡,走向滅盡的那日。

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當權者總用看童話故事的心態,在討論過勞死問題,連被民意挖苦,也僅是認同「功德說」。這種隔岸觀火的心態,或自絕於民生的思維,絕不是當政者對政治負責的表現。畢竟,涉及人之生死,這種事怎麼能輕鬆看待呢?若要無視民生所苦、庶民所怨,只唯恐繼續錯誤改革方向,過勞恐將不只是偶一為之的故事,而將成為日常慣見之現實。

延伸閱讀

本文經台灣教授協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