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年金改革年,談「全民基本收入」國際運動

在台灣年金改革年,談「全民基本收入」國際運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t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不平等問題日益嚴重,過去的因應機制又逐漸失靈,基本收入很可能是我們真正邁向自由社會與健全經濟的重要工具。

文:黃文雄(Peter Huang)

什麼是「全民基本收入」(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有一個由各國推動全民基本收入人士共同組成、名為「基本收入全球網絡」(BIEN;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的組織,是如此定義的:

全民基本收入是一種定期(例如每月)、定額的現金給付,以個人而非家庭為對象,無條件地發給一國所有的合法居民,無需審查有多少資產,亦不強制工作。

這簡直就是烏托邦的基進狂想,不是嗎?可是,讀者或許聽過,去年(二〇一六)瑞士有一場人類歷史上首次關於全民基本收入的修憲公投。然而,這場公投失敗了。原因在此無法多做分析,但有一點值得一提:公投後的民調,有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認為這只是全民對話的開始,未來還會繼續下去。由於國際媒體大幅報導,全民基本收入因此在許多人的腦中留下印象,甚至引發好奇。根據民調結果,歐洲贊成全民基本收入的人從二〇一六年的六四%上升到二〇一七年的六八%。

不如瑞士境內外不少反對者所預期,這場失敗的公投並沒有重挫全民基本收入的國際發展。相關實驗於全球各地方興未艾地萌發,今年(二〇一七)更成為全民基本收入的「領航實驗年」(the year of pilot studies)。發動者包括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其他數省也計劃跟進)、還有歐洲的芬蘭和荷蘭。推動者亦不限於政府;美國加州的創投公司Y-Combinator在該州的奧克蘭市就有一個為期三年的實驗。相關實驗也不限於美國的陽光加州。遠在非洲的肯亞——臉書的共同創辦者之一,達斯汀.莫斯科維玆(Dustin Moskovitz)及其夫人贊助的組織「直接給」(GiveDirectly),預計將是一項歷時十二年的實驗。

公開表態或擬議中的政府、政黨、議會、公民社會組織更是不勝枚舉。歐洲如法國參議院。在我們亞洲,則如印度:印度在二〇〇九年至二〇一三年辦過三個領航實驗(UBI Pilot),共六千人每月領過無條件的現金收入,印度政府在公布今年年度預算書的同時,也公布其國家經濟報告,其中就把全民基本收入特別列為專章。國際組織方面,經濟合作組織(OECD)於今年六月發布其「工作的未來」(The Future of Work)系列的第一份全民基本收入成本分析報告。也是今年六月,聯合國的赤貧及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也向人權理事會呈遞了首份全民基本收入的報告,世界經濟論壇也把全民基本收入列為討論議題。

光是如此簡略地、匆匆一瞥自瑞士公投以來世界各地有關全民基本收入之推動與發展,就不難看出有一場超越口水與紙張的全球辯論正在進行中,焦點是分配制度的重新思考。參與者的政治光譜涵蓋左派、右派及中間派(是的,有不少右派人士想趁著這個浪頭讓全民基本收入不只是「新分配系統的壓艙石」;而是一個替代而非改革傳統福利制度的工具)。

這段時間正是我國的年金改革年,但這股熱潮流到南韓、流到日本、流到澳洲……但除了UBI台灣的一群年輕人以外,主流社會似乎全然無覺,儘管從許多面向來看,台灣在國際上受到孤立;但是,我們總不至於連這種國際辯論都可以不思瞭解、不去參與吧?(更何況,在中國亦有人想把既有的「最低生活保障」朝基本收入的方向推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BIEN網站看看深圳關於基本收入的相關報導)。如果我們並不是被人孤立,那是否其實是自我封鎖?

公益信託雷震民主人權基金一向關心的,不只是人權議題,亦關注「權利所值幾何」(Worth of Rights)的問題(有一餐沒一餐、工作時有時無的人真能有意義地行使其各種權利嗎?)與上述國際辯論及他國國內辯論的情況相對照,我國這個年金改革年益發顯現出國內相關討論視野之狹窄與論述之瑣碎。

因此,基金會決定於今年十二月,邀請基本收入全球網絡創立者之一的菲利普.范.帕雷斯(Philippe Van Parijs)擔任「第六屆雷震民主人權紀念講座」的講者,來台灣發表四場系列演講。同時商請衛城出版月付梓、由范.帕雷斯與楊尼克.范德波特(Yannick Vanderborght)合著的新書《基本收入:建設自由社會和健全經濟的基進方案》(Basic Income:A Radical Proposal for a Free Society and a Sane Economy)的中譯本,亦即讀者手上的這本書。

范.帕雷斯研究的領域橫跨哲學、法學、政治經濟學和社會學等,是當今全球全民基本收入運動最著名的理論家。他也是位跑遍全球,不斷接受挑戰的行動家。在本書首章開頭,他說:

我們生活在一個新世界裡,它受多種力量重塑,包括電腦和網際網路造就的、顛覆現狀的技術革命;貿易、移民和通訊全球化;全球需求快速成長,但受限於天然資源萎縮和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過高的問題;起保護作用的傳統制度(從家庭到工會,以至國家壟斷和福利國家制度)陷入混亂狀態;以及這些趨勢之間激烈的相互作用。

他正是以這樣宏觀的角度,在書中檢視全民基本收入的正反論證及各種方案。台灣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自外於這些力量的糾結,以及由此衍生的相關衝擊。不管您是贊成還是反對全民基本收入,我們都歡迎您一起參與這場精彩、嚴謹的知識論辯。

(本文作者為公益信託雷震民主人權基金諮詢委員會成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基本收入:建設自由社會與健全經濟的基進方案》,衛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菲利普.范.帕雷斯(Philippe Van Parijs)、楊尼克.范德波特(Yannick Vanderborght)
譯者:許瑞宋

從歐洲芬蘭、美洲加拿大到非洲肯亞,許多國家已經在實驗的基本收入,到底是什麼?
第一本全面解析基本收入的中文著作

「定期發給每個人一筆現金基本收入,沒有任何條件限制。」這種提議聽起來既瘋狂又可疑,像是小孩子不切實際的空想,大約只能一笑置之。然而這個想法自十八世紀末以來就不斷有重要思想家提出,包括潘恩(Thomas Paine)、彌爾(J. S. Mill)和高伯瑞(John Kenneth Galbraith)等,是經過嚴肅考量的建議,並非兒戲。

例如,我們通常認為社會福利與保障措施只需針對窮人,但是只針對窮人的救助政策除了請領過程帶有羞辱感與行政成本高昂之外,更容易讓人掉入貧窮陷阱與失業陷阱,而基本收入方案卻能避開這些缺陷。此外,基本收入提供的經濟保障讓勞工免除後顧之憂,更有能力拒絕不好的勞動條件,自在選擇適合的工作,促進勞動市場的真正自由。

本書作者帕雷斯與范德波特是推動基本收入方案的重要人物,他們詳細追溯基本收入思想的歷史、討論它與其他社會福利制度的效果差異、說明在道德上與經濟上反對與支持的理由、財源從何而來,以及政治上如何可能達成,正反並陳,全面解析基本收入方案的優點與疑點,同時提出他們的辯護論點。

當不平等問題日益嚴重,過去的因應機制又逐漸失靈,基本收入很可能是我們真正邁向自由社會與健全經濟的重要工具。

getImage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