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學與教育》選摘:英國教育哲學大師談何謂「尊重人」

《倫理學與教育》選摘:英國教育哲學大師談何謂「尊重人」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尊重人是人類不同經驗形態中重要的規範,是挑選自坐落在個人意識中心的多樣化生活經驗中的重要原則,任何人欲與他人嚴肅討論生活方式或行動都必須正視敬人的重要。

文:皮德思(R. S. Peters)

尊重人

康德提出對人尊重的概念是來自其尊重法則(law)。雖然康德認為尊重是一種情感,但並不是透過影響而接受的情感,而是:「訴諸理性概念而自生的情感,這與之前其他大多數來自喜好或恐懼的情感不同。我直接認可為我的法則者,我是以尊重認可之……尊重的對象只在法則本身。我們將法則加諸在自身,並認可其自身有必然性……尊重一個人也就是尊重法則(如誠實等),此人為我們提供範例。」康德這種說法困難之處在於「輕視人」,就表面上來看,也可與遵循原則而行相容。例如,監護人之於其被保護人,也算是小心翼翼地呵護其利益,但監護人卻可能輕忽被保護者是一個人的事實。因此,假如僅讚許尊重法則或原則,不必然會導致尊重人之看法。

對康德而言,至少在實踐層面上,是有著很明確的法則概念。康德認為這些法則無法脫離那些創設法則的理性自主之士。實踐理性的原則並不是「在那兒」等著被發現,並不像如柏拉圖理論體系,原則是浸淫在事物本質中,理性之人得以識別;這些原則是由擁有理性和渴望探求真理的個人所創立。因之,康德的法則概念無法脫離其立法者理性個體的價值、尊嚴、活動的信念。對康德而言,個別的理性存有者的存在,並不是一個關於世界的事實,而是一個關於「最高的倫理學重要性」(supreme ethical importance)的事實。「人」的概念所點出的不僅是事實,它更見證了此一事實的倫理學重要性,而這個事實,與人作為理性存有者在慎思其為所應為的活動緊密相連。

一、「尊重人」的意義

康德的人觀有許多可供論述之處,其與人們實踐理性的內在特性、依原則而行動及援用過去知識且瞭解其性質以抉擇未來都有所關聯。選擇(choice)與實踐理性的運作密切相連,是太窄化之概念,因為選擇代表著在不同選項間的慎思考量。選擇並未涵蓋掌握規則、並未觸及意向性的陳述,也並未從個人抉擇未來中建立其許諾。就好像斯賓諾沙用「努力」一詞(endeavour)企圖去捕捉人類的共通性,未免失之空泛;因為這也同樣適用在植物及某些自我平衡的生物系統,他們無法意識自我,也無法從過去思考未來。這概念比較是一種宣示性的論點,是形塑事件的一種論斷、讚許、意向與決定,人們的諸多特徵是由之前固定或半固定的傾向決定。用這種方式塑造生活形態,就構成了我們所稱的個別的人。

當我們說替別人洗腦或未與他人商量就逕行安排其生活是不「尊重人」,這意味著沒嚴肅把他人視為一能動者(agents)、輕忽他人對自我命運的抉擇,無視於他人的看法與感受。這也同樣使他人處在一意向、決定、評價和選擇無法有效運作的情境中,或者說是有意的阻礙或弱化他人自我導向的能力。不尊重人者認為無須對人們提問:「我應該做什麼?」之問題,或此一提問僅聊備一格,好像潮汐間的浮木,載浮載沉。不尊重人者拒絕承認人作為自我抉擇主體的尊嚴、否定人價值選擇的能力、也不重視人自我看待未來與利益的權利。

「人」的觀念在此被特別提出,較之「個體」(individual)的觀念為窄。例如,個體能知覺痛苦或其視覺經驗不必然可以彰顯人的存在;若然,則狗與章魚都可視為人。我們無須把狗當人,也可以把利益考量的原則用在狗身上。某一政策在於避免痛苦或使個體獲得極大化的滿足機會,也不必然是循「尊重人」的原則,僅憑「狗」的觀念,而不是敬「人」,也可考量其滿足的形式。

當然,生活在社會中個別的紅男綠女,可能對自身作為一個人並沒有明確的意識。他們可能被認為是以在社會的某種位置發聲或追求利益;不過,其作為個體的發聲或追求利益,可能也全然被忽視。社會是由無數個人所構成的團體,個人被引領進入社會之中,接納並維繫公共的規則體系中。然而,置身於社會中的人們卻相當有可能缺乏個人扮演的決定性角色。的確,人們不會清楚釐清社會秩序和自然秩序的差異,認為個人對此是無能為力的。

雖然,我們也會說人類具有個別之人的潛力(potentially individual person),從小就被制約去接受他是隱性的存在(womb-like existence),但人們自身可能完全沒有作為人的意識。他們可能只意識到其自身特定的社會角色,以及在社群中一般的親屬關係。他們既沒有尊重人的觀念,也不會特別意識到把自己和他人視為人的重要意義。年輕小孩特別如此。

唯有當人們開始思考將自身視為人,是價值、決策(decision)和選擇的中心,意識到個性化為核心的事實,將身體和獨特的觀點整合在一起,才是社會進化的重點。當人們以這種方式學習看待自身,才能真正發展出作為人的觀念。換句話說,成為一個人的概念,是來自於社會看重個人化觀點決定性角色的價值。個人將以個人的身分主張其權利,以其成就為榮,深思熟慮並且「自行」(for themselves)選擇何者應為,發展個人獨特的情緒反映——換句話說,人們將因此發展各式隸屬於「人」的各種屬性——假設人們被鼓勵如此做。

道德法則得以使人們擁有前述之權利,在此意義下,他們當然以被人的方式對待;不過,如果這些權利沒有獲得認可,他們不會被以人的方式對待,他們也不會以人的方式看待自身。即使有些社會已開始重視個人觀點、已開始深受人觀浸淫,個人仍可能不被鼓勵或被壓制,而對自我有卑下的看法,我們也不認為他擁有把自己「當成人」(as a person)的概念。我們在此要說的是,設若當事人有人的概念,但由於特殊的環境使然,當事人也將無法應用在自身身上。人類歷史的某一時期,奴隸大概就處在此一不幸的情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