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學與教育》導讀選摘:教育與社會控制──權威、懲罰與民主

《倫理學與教育》導讀選摘:教育與社會控制──權威、懲罰與民主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未來的教育工作者可能會重溫皮德思及同僚們已經逝去的洞見、慧見及其他美好事物。如果他們真回首,他們將會驀然地發現皮德思的作品是如何巨大的形塑當代教育哲學的形式與內涵。

文:簡成熙

《倫理學與教育》第一篇主要在於藉著對教育概念的分析,得出教育在本質上是引領成員進入合價值、認知性的生活形式中,並以一種合乎道德及學生自願的方式為之。第二篇則企圖證成教育傳遞的內容,必須是合價值性的理論性活動,其傳遞的方式或分配的原則有賴程序原則;包括自由、平等、敬人、關心益趣等。第三篇則主要從社會哲學的角度,探討在學校教育中所面臨的「社會控制」(social control)。皮氏集中探討「權威」、「懲罰」、「民主」之概念。

一、權威

皮德思審視「權威」之概念,首先區分與「權力」(power)之不同。「權力」代表一種方法,某人可利用諸如肉體、心理壓迫、獎勵方法,甚至是個人影響力,來迫使他人屈從其意旨。權威則涉及大眾能接受的彼此規範行為之方式,權威當然也可以用權力的方式加以運作。皮氏正是希望透過對權威之分析,使教師能擺開純權力的行使,達成教育的理想。

權威的概念與「規則治理」(rule-governed)密不可分,我們要先有根據是非對錯的遵守規則的內建概念,否則無法產生權威之概念。正因為處在世俗社會,必有紛爭,要用何種方式來彼此協調、仲裁,誠為一大問題。在人類社會中,久而久之,各個領域都會發展出一種據以判斷、仲裁的方式,某些人甚至於因此被授權去判定這些實質的規則。立法者、法官、將領、警察、教師,學術工作者都是如此。

在中文概念中,「權威」有時有負面的意思,皮德思則賦予「權威」正面的意涵。在社會政治領域中所享有的「權威」(in authority),可能是來自於宗教影響、個人特質或法制授予。在知識領域中,則涉及掌握知識的程度,諸如專家(experts)其專業知識或專技知識(expertise)贏得信賴,權威學者(authorities)則是浸泛某一領域之知識經年贏得同領域學者敬重的稱號。皮德思也引韋伯(M. Weber)的知名分類,傳統的權威來自神聖信仰等因素,現代社會則逐漸進入法理系統,此外,不管是傳統權威或還是法理權威,也都各自有其奇魅型的權威(charismatic authority)。

對於教育工作者而言,其正式權威為何?皮氏從英美社會賦予教師的地位來討論。美國通常不期待中小學教師必須是該領域的權威,但必須是會教書的專家。英國的文法中學教師則被期待必須是該領域的權威,小學則與美國類似。綜合來說,皮德思期許中小學教師要專精各種教育專業知識,教育心理學、教育社會學的專業知識,熟悉教學方法與兒童青少年發展專門知識,教師要盡可能掌握學科領域知識。

此外,皮德思也期許教師要能傳承文化與創新文化,教育哲學的目標在於此,教師們若能將心理學、社會學之知識不只視為教育專業知識,更視為是類似博雅教育追求知識形式的理論性學科,將更能奠定教師在社會中文化的權威性角色。皮氏雖未言及,但就其觀點,與晚近批判教育學(critical pedagogy)訴求教師是一轉化型知識分子(Giroux, 1988),雖然重點有別,然精神一致。

最後,皮氏具體建議第一線的中小學教師在實際教學時,如何展現自己的權威與學生互動,皮氏同時也請教師戒慎恐懼,不要濫用自己的權威,致學生誤入歧途,其循循善誘,殷殷期盼之苦心,讀之仍令人動容。

二、懲罰、紀律

皮德思認為「懲罰」必須符合三項概念要件:(1)特意的施加痛苦;(2)施加者必須有權威;(3)被懲罰者違反了某些規則。就此概念上,「懲罰」與「報復」(retribution,中文概念上的報復有負面意涵,但在此的「報復」,是指根據某人所作所為,給予相同的對待)有直接的關聯。而懲罰與「紀律」(discipline)也常被混同。「紀律」是植基於學習的情境中,代表著對學習內容(如文法規則)的遵守。譬如,學生未完成家庭作業,教師責令其重作,這是一種外加於學生的紀律,嚴格說來,並不是懲罰。

對於懲罰之證成,皮氏援引各家說法,倫理學直覺論是以報復理論(retributive theory)作為答案,「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所謂「罪有應得」符合根據某人所作所為,給予對等的對待原則。效益主義則接近「遏阻理論」(deterrent theory)。效益論者指出,對違反者施以的少數痛苦,較之未斷然對違法者施以懲處,社會將蒙受更大的痛苦,也就是殺少數現在犯錯的雞,可以遏阻未來多數可能犯錯的猴,到頭來整體社會受其益。皮氏並不完全贊成效益主義的遏阻理論,有些情形下,懲罰不一定會獲致遏阻的效果,也不一定對受懲罰者有利。皮氏也提醒我們,即使懲罰對受懲者有利(如打學生使學生成績進步),我們能使用懲罰嗎?易言之,效益式的論證不一定能完全合理證成懲罰。皮氏提醒吾人,遵守規則,並不只是「規則就是規則」,這些規則必須是經過合理的證成。

學校中的懲罰涉及哪些違反規則的情境呢?第一是在教育活動進行中,破壞了起碼的秩序條件;其二是不見容於法律的行為;其三是學校活動中維繫其順暢活動之規則,如應在時段內申請獎學金等。皮氏認為教師必須釐清違反規則的情境條件,給予適切的對待。例如,學生在教室干擾他人學習,適時的隔離以維持教室秩序,是可以接受的,但理據是「維持秩序」而不是「施加違法者痛苦」。皮氏希望懲罰也能達到「感化」的效果,若此則最具教育的意義。如果一定得施予學生不快的經驗,教師也必須做到公正無私,同時,教師要盡最大之可能扮演緩刑官(probation officer)的角色,他要讓學生感受到是站在學生這一邊,也要讓學生有彌補的機會。

第十章中,皮德思也援引一些法律哲學之懲罰理念來討論懲罰之效果。並以學校的情形與之對照,皮氏認為學校畢竟是教育的情境,不能全然用法律的觀點行之;再者,學校重點在積極性的教育學生獨立自主的能力,不是消極性的遏阻。此外,若一定得動用懲罰,教師必須公正執行校規並做懲罰的善後,就可調和懲罰的遏阻和感化二方面的衝突。最後,從兒童身心發展的過程來看,學生的是非觀念發展在後天的環境中,並不一定順暢,教師要能體諒學生學習過程中的犯錯,制定各種學習或道德規範,也要有更大的包容。

後現代思潮下,傅柯(M. Foucault)的《規訓與懲罰》成了1990年以降的學術新寵,中西論文率多援引傅柯之文、澳紐的學者馬歇爾(J. D. Marshall)更從傅柯的角度質疑皮德思等自主性、懲罰之觀念,認為只是「現代主義」下的產物(Marshall, 1996)。也許我們可以更深邃的從傅柯的角度反思權威、懲罰在教室運作之合理性,但皮德思當年之呼籲是否就此塵封?也有賴年輕讀者的再反思。

三、民主

杜威1916年的《民主與教育》,咸認為是20世紀重要的教育經典,杜威將民主視為一種生活方式。皮德思在五十年之後的《倫理學與教育》的最後一章也以「民主」作結,想來皮德思也自許能與杜威經典分庭抗禮。

皮德思首先從希臘城邦到西方世界(以盧梭為主)以及英國歷史上的發展,娓娓道來「主權在民」(the sovereignty of the people)、「人民意志」(the people’s will)、「人民同意」(the consent of the people)、「人民治理」(the rule of the people)等民主理念。皮氏鼓舞教師不要受制於這些抽象的學理,要在實務中來體現民主的價值,他認為民主的生活方式,必須重視滿足三個政治程序:(1)不同利益團體的協商;(2)自由討論與集會的保障;(3)公共政策的責任。對於教育歷程的民主落實,皮氏也提出一些回應前面三項程序的建議之道。

首先,就教育的民主化而言,既然協商與公共責任是實踐民主生活的要素,那教育的政策、學校體制、經費分配就應該體現其精神,當然,皮德思也指出,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國情,很難放諸四海而皆準,但我們仍可針對實際的情境加以檢視既成的制度是否合乎民主的程序。此外,對教師而言,也可以讓教師團體更具有「專業」的特性,不僅增進成員職能,也能強化中央、地方之間的聯繫以參與制定及推行其專業決定後的教育政策。

學校作為一種民主的機構,皮氏認為也應盡力體現民主體制的三項政治程序。校長負學校經營成敗之責,他應該盡力體現協商與責任制,參與協商的學校同仁也要尊重校長是最終政策決定者。一旦此一理性的程序原則確立,校務決策程序的形式與內容就可靈活加以權變。皮氏也特別指出,英國學校之傳統,會指派高年級「學長」(prefects)擔任紀律、管理之工作,有時也不免發生學長濫權的弊端,皮氏不反對學長制之傳統有助於教育之推展,但仍應符合民主的程序。

皮氏最後綜合全書之論旨,強調教育要體現民主的精神是一項艱鉅的任務,民主生活中尊重人的態度、平等、自由、益趣考量等程序原則,在在需要理性之士的堅持,才能培養下一代認真參與公共事務的知識,具有為民主體制服務的意願和熱忱,並且應時時惕厲政府對個人自由不當的侵犯。

結語

英美1960年代分析典範下的教育哲學,在世界教育學術發展史上,可算是一項異數,不僅直接促成了英語系世界教育哲學這門學科的學術建置,也更確立了其在師資培育課程中的地位。雖然,在20世紀初,英美師範院校早已有教育哲學之學科,也自有其傳統,但的確是在1960年分析典範之後,才進一步強化及確立教育哲學的學術地位。英國的皮德思更以其心理學的深厚學養,利用概念分析的方法,具體的形塑了教育的觀點。尤有進者,英國分析典範下的教育主張,無論是教育的規準、內在價值之目的、教育人的範型以及「教育即引領入門」的隱喻,在上個世紀現代工商社會重視專業化時代來臨之際,巧妙地保有了二千年來西方博雅教育的傳統,並在民主化的氛圍中體現其現代價值。

皮德思的教育著作中,《倫理學與教育》毋寧是其最代表性的著作,不僅包含了就職演說〈教育即引領入門〉,對教育的規準也有最翔實的說明。倫理學中的「程序原則」,皮氏也運用其獨特但頗具爭議性的「先驗式論證」企圖加以證成如「平等」、「益趣考量」、「自由」、「尊敬人」等概念。不管我們同不同意皮德思的看法,閱讀《倫理學與教育》一書,相信很少人會不動容於其念茲在茲的「古典」主張。事實上,這也是「後現代」、「後結構」取向學者對皮德思等分析典範教育觀過於著重理性傳統,致流於菁英的不耐。台灣得天獨厚,1960年代末以降,即有親炙於皮氏的歐陽教予以引介,使台灣對於分析典範的教育哲學,得以同步於西方。或許《倫理學與教育》的中譯已延宕太久,但筆者期待仍能不失魅力於今天。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經典永留存、舊酒新瓶香。」希望這份《倫理學與教育》之導讀,不會只淪為倫敦路線或皮德思教育思想的懷舊或是迴光返照。歐陽教當年留學同好戴根哈德在SAGE《教育哲學手冊》之〈皮德思:一位博雅的傳統大師〉一文結語(Degenhardt, 2010, p. 137):

……未來的教育工作者可能會重溫皮德思及同僚們已經逝去的洞見、慧見及其他美好事物。如果他們真回首,他們將會驀然地發現皮德思的作品是如何巨大的形塑當代教育哲學的形式與內涵。

譯者也期待這份導讀及《倫理學與教育》的中譯能有助於年輕讀者領略當年倫敦路線哲學之旨趣;讓千禧年之後台灣的教育走向能從一味的市場、職場機制中走出,重回教育的本然面貌。更期待分析典範的教育哲學能成為華人世界習取西方教育哲學的方便法門。

相關書摘 ►《倫理學與教育》選摘:英國教育哲學大師談何謂「尊重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倫理學與教育》,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皮德思(R. S. Peters)
譯注:簡成熙

教育工作者必讀!二十世紀英國教育哲學大師經典著作

在這實用功效至上的年代,我們該如何重溫教育的本質?
知識,曾是人類理解經驗的複雜方式
學習,更是你我培育寬廣視野的途徑
唯有找到教育的內在價值,才能跳脫工具性思考、厚實人生價值。

凡接觸過教育學門,必定讀過皮德思,他是奠基二十世紀英國教育哲學基礎的知名功臣。皮德思在1960年代運用概念分析方法賦予了教育哲學新生,替芸芸學子們指引了一條更為深遠、更能持續追求的學習途徑,引領時代風騷。其著作《倫理學與教育》是教育學經典文本,不但廣為流傳,書中提出的教育三大規準:「合價值性」、「合認知性」、「合自願性」更被奉為圭臬至今。

《倫理學與教育》一書涵蓋三大部份:教育的概念、教育的倫理學基礎、教育與社會控制;共十一章,自教育的最根基開始,細述其規準、理論,談論學生應在何種性質的教育環境下學習、教師與學生間權威與服從的關係,此外,他強調學校應當做為民主的機構、體現民主的價值,更將抽象的哲學精神帶入教育現場,對後世教育界的架構和精神皆有深遠的影響。

培養有意願且對具公共事務知識的下一代至關重要,皮德思在工商社會以專業至上、逐漸失落舊有教育精神之時,將二千年來西方博雅教育的傳統,帶入民主化的氛圍中,體現了它的現代價值。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