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好心才會有好報(下):「自私的好心」又比「無私的好心」更好

怎樣的好心才會有好報(下):「自私的好心」又比「無私的好心」更好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以為「好心」與「自私」是兩個矛盾的東西,是無法同時擁有的,你不能「自私的好心幫助他人」,但其實不然。兩者可以同時運作,如果需要的話,你可以換個形容詞來調節違和感,將其稱為「利他且自利」。

怎樣的好心才會有好報(上):你是個付出者、獲取者還是互利者?

現在,讓我們說回付出者。

自私的好心人

相比獲取者,付出者的人際關係網絡通常會比較大,也較常受人支持,這得益於他們較為頻繁的付出行為。而人際關係網絡往往能為付出者帶來一些意想不到的回報,幫助他們獲取成功。(順帶一提,互利者的關係網絡是最小的,因為他們較少主動採取擴展行動)

但前面提到,付出者在成功的階梯上呈兩極的分佈,他們比其他風格的人更可能到達頂端,但也更可能處於墊底,到底是什麼區分了這兩種付出者?

格蘭特在書中寫道的一項研究,提供了一個答案:

最近,加拿大心理學家傑瑞米.弗萊莫(Jeremy Frimer)和拉裡.沃克(Larry Walker)開展了一項雄心勃勃的研究,旨在找出高度成功的付出者背後的動機。研究的參與者是加拿大關愛獎(Caring Canadian Award)的得主,這是加拿大關於付出行為的最高榮譽獎項,授予那些多年幫助社區或是投身於促進人道主義事業的人。

許多得主為了實現改變,做出了超常的付出行為,並堅持了許多年。為了揭示他們行為背後的動機,所有的參加者填寫了一份問卷,讓他們用「我經常試圖……」開頭的句子,列出自己的10個目標。

接下來,沃克對25位加拿大關愛獎得主以及25個對照組進行了深度訪談,這些對照組在性別、年齡、種族和教育程度上與那25個位獲獎者相匹配,但沒有維持同樣持久或同樣強度的付出行為。沃克花了100個小時,訪談了全部50人,詢問了他們的生活情況,包括關鍵的時期,以及童年、青少年和成年時期的關鍵事件。

以此為基礎,獨立的評定者閱讀了目標清單,聆聽了訪談磁帶,並評定了每位參加者在多大程度上表現出了兩種關鍵的動機:自利和利他。自利涉及追求權力和成功,而利他則關注於慷慨大方和幫助他人。

加拿大關愛獎的得主在哪一種動機上比對照組更高?直覺的答案是利他動機,這是正確的。在他們的生活故事中,關愛獎得主提到付出和幫助的次數要比對照組多3倍。在列出目標時,關愛獎得主列出的與利他相關的目標,是對照組的兩倍。

關愛獎得主強調的目標包括「為年輕人擔當積極的職業模範」以及「為低收入階層的女性呐喊」。對照組的參加者則更有可能提到諸如「讓我的高爾夫成績進步到一位數」、「對別人有吸引力」和「狩獵到最大的鹿,抓到大魚」這樣的目標。

但是,這裡有一個令人驚訝的地方:關愛獎得主在自利上的分數也更高。

在他們的生命故事中,這些高度成功的付出者提到尋求權力和成就的次數,是對照組的兩倍。在他們的目標中,關愛獎得主提到獲得影響力、贏得認可和獲得個人卓越的次數,要多出20%。成功的付出者不只是比其他人更加利他,他們同時也更加關注自我。結果顯示,成功的付出者與獲取者和互利者一樣雄心勃勃。

這些結果對於我們理解為什麼一些付出者取得了成功,另一些卻失敗了,有著非常有趣的意義。到此為止,我們都是在檢視一個交互風格的連續譜系,從獲取到付出:你主要關心的是自己的利益,還是別人的利益?

現在,我想將理解推進一步,看一看自利和利他之間的交互作用。

獲取者在自利方面得分較高,在利他方面得分較低:他們的目標是最大化自己的成功,而不關心其他人。與此相反,付出者總是在利他上得分很高,但是他們的自利水準各有不同。有兩種付出者,他們的成功率存在巨大的差異。無私的付出者具有較高的利他和較低的自利。

他們會付出自己的時間和精力,而不顧自己的需求,並會因此付出代價。無私的付出是一種病理性的利他,研究者芭芭拉.奧克利(Barbara Oakley)將它定義為「一種對於他人的不健康的關注,會損害自己的需求」,這樣的付出者在努力幫助別人的過程中,傷害了他們自己。在一項研究中,在無私付出上得分較高的大學生,在學期期間成績下降。這些無私的付出者承認他們「缺課和不學習是因為處理朋友的問題」。

大多數人假設自利和利他是相反的兩級。但是,在我關於工作人群動機的研究中,我持續地發現,自利和利他是各自獨立的動機:你可以同時擁有這兩種動機。

正如比爾.蓋茨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上提出的:「有兩種偉大的人性力量:自利和關心他人。」那些被這兩種動機「混合的引擎」驅動的人,最容易取得成功。

如果說獲取者是自私的,失敗的付出者是無私的,那麼成功的付出者可以說是「利他且自利」的:他們關心他人的利益,但同時也有雄心勃勃的目標,努力推進自己的利益。

無私的付出,缺乏自我保護的動機,很容易變得令人難以承受。利他且自利則意味著,願意付出比你得到的更多的東西,但是仍然把握著你自己的利益,使用它們作為指引,來選擇何時、何地、如何和對誰付出。加拿大的關愛獎得主沒有將自利和利他視為相互競爭的關係,關係,而是找到了辦法把它們整合到一起,這樣他們就可以通過行善來讓自己過得更好。

當對於他人的關心與適量的自我關心搭配在一起時,付出者就更不容易精疲力竭,或是被人傷害——而且他們將處於更有利的位置,繁榮發展。

我們曾多次談到過,很多看起來矛盾的論述其實並不矛盾,很多看起來無法同時獲得的選擇其實可以同時獲得,這一點同樣可以在這裡看到。

上面的重點就在於:失敗的付出者通常是「無私」的,但成功的付出者是「既自私,又利他」的。

這準確的說中了人們普遍擁有的一個思維盲點:我們以為「好心」與「自私」是兩個矛盾的東西,是無法同時擁有的,你不能「自私的好心幫助他人」,但其實不然。兩者可以同時運作,如果需要的話,你可以換個形容詞來調節違和感,將其稱為「利他且自利」。

總之,「好心」不意味著你要完全的奉獻自己、獻出自己,而「自私」也不意味著你無法產生好心,兩者是可以共存的。但上面的研究還是不足以解釋,具體來說,為什麼「利他且自利」的付出者比所有其他的交際風格,更能獲得成功呢?

格蘭特在書中給出了幾個解釋,例如,因為付出者的關係網絡比其他人更大;因為付出者會在他龐大的關係網絡中獲得回報,那些付出者幫助過的人會反過來幫助他;付出者更容易被他人接受、信賴、支持;付出者更能理解他人的需求;利他且自利的付出者會狠心的剔除獲取者,不讓獲取者榨乾自己;利他且自利的付出者不會過度付出,能兼顧他人和自己的利益,總是創造「雙贏」等等。

上面這些說法都對,格蘭特也用了大量的證據和案例來向讀者說明這點。

但我在看完這本書後,覺得最關鍵的一個重點,是下面這個。

如何跑贏人生的馬拉松

格蘭特在書中提到了三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很有意思的研究,這些研究呼應了我們曾在《如何愛上你的工作?》一文中討論的五個愛上工作的因素,亦即有進展、有意義、有全心投入、有正向情緒、有被他人支持肯定,有了這五個因素就能讓人產生比「熱情」、「興趣」更大的工作動力。

那麼,哪種風格的人最可能做到全部呢?

10年前,霍華德.席福納(Howard Heevner)——一位大學呼叫中心的執行主管——邀請我幫助他找到激勵手下話務員的方法。這些話務員負責與大學的校友聯繫,請求校友捐款。他們需要在掛機之前,請求對方捐款3次。

即便如此,他們仍然面對著超過90%的拒絕率。即使是最有經驗、最成功的話務員也面臨著「精疲力竭」(burnout,俗語說的「心累」,一種動力缺失的狀態)。

正如一位經驗豐富的話務員所說的:「我發現打電話非常困難。許多人在我說了幾句話之後就打斷我,告訴我說他們沒有興趣捐款。」

我假設獲取者會紛紛放棄:他們不像付出者那樣信守承諾。因此在培訓期間,我測量了每一位話務員究竟是付出者、互利者,還是獲取者。在他們工作的第一個月中,獲取者每星期平均能獲得超過30筆捐款。

與我的期望相反,付出者的效率更低:他們很難維持自己的積極性,打的電話更少,每週獲得的捐款不到10筆。我感到很迷惑:為什麼這些想要帶來改變的話務員,實際上做出的改變最少?

一次造訪呼叫中心的時候,我找到了答案;我注意到,一位話務員在自己的桌子上貼著一個標籤:

在這裡工作時表現得優秀

就像穿著黑褲子尿褲子

你感到一陣溫暖

但沒有人會注意到

根據我的資料顯示,驕傲地貼上這個標籤的話務員是一位純粹的付出者。為什麼這位付出者會感到不被承認?在反思這個標籤的時候,我開始意識到,我最初的假設是正確的:基於這項工作的動機結構,付出者應該比獲取者的效率更高。

問題在於,付出者被剝奪了他們認為最具激勵作用的獎賞。獲取者的動機是,他們從事著整個學校薪水最高的工作。但是,付出者卻沒能獲得那些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回報。獲取者主要關注於個人從工作中的收益,付出者則非常在意工作給別人帶來的好處。

當話務員獲得捐助時,大多數的錢會直接用作學生獎學金,但是話務員對此並不知情:他們不知道誰收到了錢,以及這些錢如何影響了那些人的生活。

在下一次訓練課程中,我邀請一位新話務員閱讀了一些信件,這些信來自因為話務員們的工作而獲得獎學金資助的學生。一位名叫威爾的學生這樣寫道:

到了作決定的時候,我發現州外的學費非常貴。但是,我真的非常熱愛這所大學。我的祖父母就是在這裡相遇的。我的父親和他的四個兄弟都在這裡上學。

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直夢想著能來到這裡。獲得獎學金令我欣喜若狂,我來到學校,準備好充分利用它帶給我的機會。這所學校在許多方面改善了我的生活……

讀了這些信之後,付出者只花了一周時間,工作效率就趕上了獲取者。獲取者確實表現出了一些改進,但是付出者的反應最為強烈,其每週打出的電話和獲得的捐款幾乎翻了三倍。

現在,他們對於自己帶來的影響,在情緒上有了更強大的認識:如果他們能引入更多的捐款,他們就能幫助更多的像威爾這樣的學生。僅僅花5分鐘的時間閱讀一下他們的工作如何幫助了別人,付出者就充滿了積極性,取得與獲取者同樣高的效率。

如果他們沒有閱讀信件,而是與獎學金的得主實際見面,又會怎樣呢?

當話務員與一位獎學金得主見面時,他們甚至備受激勵。話務員平均每小時打電話的數量和每週的通話時間都翻倍了。通過更加努力地工作,話務員聯繫了更多的校友,使每週捐款的校友增加了144%。

儘管付出者、獲取者和互利者都會因為與獎學金獲得者的會面而受到激勵,但在努力程度和收入方面,付出者表現出了最明顯的改善。這種反轉體現了付出者精疲力竭的一個重要原則:這種精疲力竭與付出行為的數量關係不大,卻與這些付出行為的回饋數量關係很大。

只要讓付出者看到自己的確幫助了他人,他們就能產生巨大的動力,就能讓原本似乎精疲力竭、心灰意冷的他們不再覺得burnout、心累。其他風格的人也能得益於這一點。

「心累」是什麼?心累就是大多數的人不想上班的原因之一。但這種動力真能持久嗎?

心理學家研究了幾百位健康領域的專業人士。研究者追蹤了他們在患者身上投入的時間和能量,並讓他們報告了感受到的精疲力竭水準。一年之後,心理學家再一次測量了「付出」和「精疲力竭」之間的關聯程度。

毫無疑問,這些健康專業人士付出得越多,他們在接下來的一年裡感受到的精疲力竭程度也就越深。那些無私付出的人有著最高的精疲力竭率:他們貢獻的遠遠超過了自己得到的,這讓他們精疲力竭。那些用互利者或是獲取者的方式行事的人,精疲力竭狀況要好得多。

但是奇怪的是,在另一項研究中,荷蘭心理學家們發現有證據表明,一些健康護理專業人員似乎對精疲力竭是免疫的。即使他們付出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也沒有讓自己筋疲力盡。

這些堅韌的健康護理專業人員都是利他且自利的付出者:他們報告說自己喜歡幫助別人,而且經常會努力這樣做,但是在需要的時候,並不害怕向別人尋求幫助。

利他且自利的付出者的精疲力竭程度顯著地低於互利者和獲取者,後兩者沒有精力持久地作貢獻。這項研究指出了一種意想不到的可能性:儘管互利者和獲取者看上去要比無私的付出者更不容易精疲力竭(他們付出較少),但最堅韌的情況卻出現在利他且自利的付出者身上。

說白了,就是懂得向他人求助、獲取支持的付出者,幾乎不會「心累」,這意味着他們幾乎不會對上班感到厭倦。不單只如此,只要懂得平衡,付出者的生活還會比其他風格的人更幸福開心:

心理學家伊莉莎白.杜恩(ElizabethDunn)、蘿拉.阿克寧(LaraAknin)和邁克爾.諾頓(MichaelNorton)開展的一項研究中,人們在早上評定了他們的幸福感。接下來,他們接受了一筆意外之財:

一個裝著20美元的信封。他們必須在下午5點之前花掉它,然後再一次評定他們的幸福感。究竟是把錢花在自己身上,還是花在別人身上,會令他們更幸福?

大多數人認為,把錢花在自己身上更幸福,但真相其實相反。如果你把錢花在自己身上,你的幸福感並不會改變。但如果你把錢花在別人身上,你實際上會報告自己更加幸福。

有大量的研究證據表明,幸福感可以激勵人們工作得更努力、更長久、更高明,也更有效率。一項研究甚至顯示,如果醫生收到一份糖果作為小禮物,情緒會變得更快樂,就能做出更加快速和準確的診斷。

在許多研究中,卡內基–梅隆大學的心理學家維琪.海爾格森(VickiHelgeson)發現,當人們持續地付出,不考慮自己的福祉時,他們就面臨著使心理和生理健康狀況欠佳的風險。

但是,當他們用一種更加利他且自利的方式付出,對於自己和他人都表現出了極大的關注時,就不再需要付出損害健康的代價。研究表明,如果人們在讓自己獲益和讓他人獲益之間維持平衡,就可以在6個月的時間中,提升幸福感和生活滿意度。

這些研究說的是三個不同的結論:

  1. 付出者在親眼看見自己的影響力後,會產生巨大的動力。
  2. 懂得尋求他人幫助的利他且自利的付出者,能獲得持續的動力。
  3. 利他且自利的付出者懂得平衡付出,這讓他們感到更幸福、滿意。

對於付出者來說,這些條件給予了他們源源不絕的動力。

而如果你把這三個結論加總起,你會得出以下這個大結論:

如果,人生是一場很長很長的馬拉松比賽,那麼做到上面這三點的人,可以堅持跑得最快、最久、最遠。試問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不優秀、不成功呢?


我們總是以為,好心有好報指的是來自外部的,他人的回報。

但其實,好報不單只可以來自外部,更重要的是來自內在的——一顆好心,能給你追求任何目標的心理動力。而「自私的好心」,又比「無私的好心」更能獲得這種好報。

當然,在追求任何目標的道路上,實力與運氣依然是不可或缺的,但現在我們知道,「好心」提供了人際關係,以及持續前進的動力。

最後,可不可以讓我知道,4THINK是否對你產生了好的影響、改變?

本文經4THINK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