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黑名單:韓國軍隊內禁忌的同袍「愛」

製造黑名單:韓國軍隊內禁忌的同袍「愛」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時保護「我們」國家的軍人,軍隊內的同性戀,是否該遭到歧視的眼光,甚至以軍法制壓人身自由,「合法地」規範或是霸凌呢?一切只為了「我們」軍隊的士氣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台灣當過兵的男人,入伍都會聽到軍中廣為流傳的一句戲言,就是洗澡時千萬不要彎身幫學長撿肥皂。台灣人大事化小以Kuso玩笑話,帶出軍隊內的同袍「愛」。當然,有人反感軍隊內的同性戀事實,然而就整體台灣社會風氣而言,國民對同性戀者的態度趨於開放,且國內同性戀者人數,也已經超過總人口數的百分之五。最具指標性的事件,是台灣司法院大法官於2017年5月24日,公布了亞洲首件同性婚姻釋憲案結果,宣告《民法》內不允許同性建立「親密、排他、永久關係」等相關規定違憲,要求立法機關兩年之內,依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連帶地,台灣內同性戀入伍服兵役,也較不會遭到同袍排斥。

無獨有爾,正當台灣要求《民法》修正與制定同性之間相關法律之日,韓國一處軍事法院,作出日前軍方調查廣為流傳於網路上,兩位軍人於軍營外合意性愛影片「違紀」,判處陸軍某上尉六個月徒刑、緩刑一年。

此判決也引起辯護律師金仁淑(김인숙)抗議,認為她的當事人是在私人空間與男性伴侶,雙方同意下進行性行為,軍事法院此判決無理外,她也指控軍隊以侵犯隱私、不正當的手段,查扣當事人手機通聯紀錄,進行調查,無具正當性。另一方面,人權組織團體也批評軍事法院此判決,帶有阻嚇軍隊同袍「愛」意味濃厚,對於同性議題反倒是一個退步,社會鬧得沸沸揚揚。

韓國軍隊同性戀(동성애)議題,當地議論燃燒已久。早在1993年2月3日的東亞日報,有一篇以美國為借鏡,言及美國內每五十名中就有一位同性戀者之趨向,探討「(美國)同性戀者是否該服兵役」等報導。

爾後,二十多年期間,儘管再怎麼封閉的軍隊文化,同性戀議題再也掩蓋不住了。諸如當地國家人權委員會,於2004年調查671名退伍軍人,發現超過15%的人,曾在軍中遭受同袍性暴力騷擾。

更為重要的是,目前處罰軍中同性戀的軍刑法(군형법,即「軍事法」)第92條法令,也屢遭挑戰,如在2002年、2008年等年度,多次被提送到憲法法庭釋憲,最後一次是2012年,針對第92項之5內規定的「其他(同性性行為相關)醜行」(기타 추행)是否違憲,進行釋憲法,最終結果於2016年7月28日發表,宣布沒有違憲,但同時法官也針對法令內的「醜行」,作出更精準定義與修正。而在2013年,民主統合黨(민주통합당) 金光珍(김광진)議員,大膽提出廢除第92條建議,最終法令修正為「軍人身份人士進行『肛交』與『其他醜行』等行為,進行懲處。」並當年度6月19日開始實施,即現今運作在韓國軍隊內軍事法第92條。

另一方面,金光珍議員的舉動,也引起社會反對方的抗議聲浪,諸如2014年三月,興起了反對廢除處罰同性性行為軍法的民間團體集會,認為貿然廢止相關處罰法令,恐會造成軍隊士氣渙散,甚至抗議民眾舉著充滿挑釁布條,說道:「若允許(軍隊)同性戀的話,軍氣必受打擊,愛滋病也會擴散,只爽到金正日罷了。」(동성애 허용하면 군 기강 무너지고 에이즈 확산되며 김정일만 좋아한다.)當日將近243個市民團體,其中包含了國際終生教育院(국제평생교육원)、基督教社會責任團體(기독교사회책임)、國家愛佛教青年會(나라사랑불교청년회)等代表性團體,紛紛站出來反對,擔心若沒有這些處罰同性戀軍人的法令,恐怕讓軍隊內同性行為(即俗稱的「雞姦」)流於合理、正常化。

爾後,台灣民眾比較熟知的,即是朴槿惠總統遭到罷免後,緊接而來的五月份總統大選期間,主要候選人都表態反對同性婚姻,諸如當選第十九屆總統文在寅,曾言明:「我個人不喜歡同性戀」與「不會在軍隊內部推動同性戀合法化」等言論,引起社會軒然大波與熱烈討論。且當時許多參選人,也針對軍事法內第92條6之醜行罪(추행죄,「強制罪」)進行辯論。

同性戀議題正如火如荼地,在韓國軍隊內發酵。

同時保護「我們」國家的軍人,軍隊內的同性戀,是否該遭到歧視的眼光,甚至以軍法制壓人身自由,「合法地」規範或是霸凌呢?一切只為了「我們」軍隊的士氣呢?

最主要的關鍵之一,在於距今五十多年前,1962年設立的軍刑法第92條6之規定。此法令明確且是唯一一條軍法,禁止且嚴懲軍隊內同袍之間同性性行為,為得就是防止軍隊戰鬥力下降,與維持軍隊士氣為宗旨,加以設立出來之法令。且依據現今修改過後的,軍事法第1條第1到第3所規定之人(即軍人身份),不論是在部隊、軍隊或基地內外,若犯上「肛門性交」(항문성교)或「相關性行為者」,最多處以兩年以下監禁。軍隊試圖以法令控制現存的同性戀現況。

但讓韓國軍隊頭痛的是,近幾年把封閉軍隊文化內的同性戀議題,搬上檯面攤在陽光底下的事件,是今年4月13日韓國軍中人權中心(Military Human Rights Center Korea,MHRCK)所召開的一場記者會。

記者會現場,軍中人權中心指出,現任第46屆韓國陸軍參謀總長張駿圭(장준규,1957-),於二三月份下令調查全國62萬位保衛「我們」國家士官兵的性傾向,試圖抓出同性戀者,且手法之粗糙,嚴重侵犯個人隱私,諸如電話竊聽與錄音、透過同性戀約會App「釣魚」外,其中最讓人不堪,即一對一不公開秘密調查方式。

引述軍中人權中心主任林泰勛(임태훈)說法,軍隊內成立一組組的調查團,從最基本地在詢問嫌疑者時,一口就咬定「我早已知道你是同性戀者,還不快點承認」、「那個某某某已經跟我說,你上次跟他有過一腿了!快點承認吧,不要浪費你我時間」等誘導式「套話」,試圖「套」出同性戀身份軍人;若是套不出話來的話,調查員還會間接地詢問,「你第一次性經驗是什麼時候?」、「平常喜歡怎麼樣的做愛體位?」、「我超好奇跟男生做,是怎麼樣的感覺?你有沒有興趣來一下?」等不相關問題外,還試圖「誘惑」他人上鉤呢。

甚至,到了調查中後期,還傳出上層要求部隊內得「做業績」,大力檢舉到「一定人數」才行,這些調查團員也只好想出下一招,即透過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軍人,動之以情,假借幫助名義,要他們加以牽線,咬出更多的「違法者」,被逼急的調查員們,有的還要求同性戀軍人放假離開軍營外,若有跟同袍一起出遊的話,也別忘記「拍照留念」,好方便他們進行調查,製作出同性戀黑名單,爾後以軍事法第92條6,加以「整肅」與「處理」。

軍中人權中心主任林泰勛,看到身為陸軍參謀總長張駿圭,以「國家」「軍事法」名義,打壓個人權利與自由、作假的軍中文化調查,也不禁嘆口氣說:「韓國軍隊文化,仍舊停留在野蠻與中世紀時代,調查人員像貓捉老鼠一樣,利用同性戀士兵的脆弱面,折磨著他們。」更指稱張駿圭的調查行動,不是為了檢舉而檢舉,而是單純肅清同性戀者罷了,要求立刻停止「獵巫行動」,辭職以示負責。

根據當地媒體與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與熟悉軍事法案件的律師們統計,經過這一波幾個月的「肅清活動」,至少有32位具有軍人身份的嫌疑人,面臨「進行肛交或相關可恥行為」的刑事指控,恐吃上牢獄之災。

當然,被指控的韓國軍方,必然否認長官有下達調查命令,也拒絕提供調查細目,更是辯駁製作同性戀黑名單之謠言。

然而,這些事件恐怕已經大大打擊了韓國軍隊形象。張駿圭總長也在2017年8月辭職,但軍事法第92條仍持續在運轉—迄今,為了保護「我們」國家的韓國男同性戀者,一旦盡國民義務進入「我們」的軍隊,都有可能面臨不法調查、軍法懲處,終送到監獄。

重要的是,想想這一波調查事件,不知道軍隊裡存有同性戀現象,會打亂士氣?還是有著此不當的調查檢舉事件,才會打亂士氣呢?甚者,五十多年前所制訂的法案,是否又合乎當今社會民風的要求呢?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陳慶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