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支那」到「中國」: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

從「支那」到「中國」: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
1914年日本所印製「滑稽時局世界地圖」以漢字和英文標明露西亞、日本、朝鮮、台灣、支那、西藏、土耳其斯坦等|Photo Credit: 田中良三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的日本,日本人全都是天照大神子孫的思想成為正統。中國人模仿這樣的作法,主張漢族全都是繼承神話中最初的帝王——黃帝血脈的子孫,產生了中國是相當於「黃帝子孫」的「中華民族」的國家,這樣的觀念。

文:岡田英弘

一、何謂中國?

  • 本來的意思是首都

現在的日本人一般認為「中國」是「中國人」的「民族國家」。然而,這種認知存在著很大的問題。首先必須探討何謂中國?又必須認清何謂「民族國家」?

漢字的「中國」,指的到底是什麼呢?

最初的意思是「國」之「中」。在「國」具備日語所指「國家(くに)」的意思之前,過去指的是由城牆圍繞的「都」。作為證據,可以看到西元前四世紀後半哲學家孟軻編纂的《孟子》〈萬章下篇〉,當中寫道:「在國曰市井之臣。」注疏則寫道:「國,都邑也。」另外,《禮記》〈學記篇〉當中也寫道:「國有學(學校)。」注疏則寫道:「國,天子之都也。」

「國」這個字原本是「或」。囗部的四角形代表的就是城牆,內側的「或」,代表拿著武器,守衛城牆。也就是說,「國」就是「都」。

然而之後,「國」變得與「邦」同義。「邦」與「方」相同,指的是「那個方面」、「這個方面」,比「國」的範圍更廣,相當於日語中的「國家(くに)」。由於西元前二〇二年登上皇位的漢高祖名為「劉邦」,因此不能直呼「邦」字。於是,避開「邦」,改用「國」。「國」也才因此具備「國家」的意思。

如果「國」是「都」,那麼「中國」指的究竟是哪裡呢?

西元前六世紀末學者孔丘(孔子)親自編纂的《詩經》,〈大雅〉〈生民之什〉詩中寫道:「惠此中國,以綏四方。」注疏解釋:「中國,京師也。」「京師」指的就是首都。由於是正中央的「都」,當然指的就是首都。

  • 中國與蠻夷

「中國」原本的意思是首都。之後被當作比首都更廣泛的意義使用。西漢太史令司馬遷,為了紀念西元前一〇四年的曆法改革而開始撰寫的《史記》,在當中的〈孝武本紀〉和〈封禪書〉,作為發生在西元前一一三年的事情記錄,寫道:「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蠻夷,五在中國。中國華山、首山、太室、泰山、東萊,此五山黃帝之所常遊,與神會。」

「天下」與現在的「中國」意思相同,指的是人類居住的世界。這裡分為「蠻夷」和「中國」,「蠻夷」指的是與「中國」居住民擁有不同生活習慣的人。這個「蠻夷」居住的世界裡有三座名山,剩下的五座名山則在「中國」。

這裡的「中國」相當於自現在的陝西省渭河流域開始,經過河南省的黃河中游,一直到山東省,屬於東西狹長的地帶。首先,「華山」位於陝西省華陰縣的南邊,作為五岳之一,被稱作「西岳」。「首山」也就是神話中, 黃帝採銅,於荊山下鑄鼎的「首山」,位於河南省襄城縣的南邊。「太室」 位於河南省登封縣的北邊,別名「嵩山」,同樣作為五岳之一,被稱作「東岳」,是著名的東方名山。最後的「東萊」又名「萊山」,同樣位於山東省的黃縣東南方,戰國時代的齊國在這裡祭祀月主。《史記》沒有記載「蠻夷」 的三座名山,但總而言之,東西狹長延伸的地帶,就是西元前一〇〇年左右的「中國」。

  • China的語源起自秦朝

如上所述,最初的「中國」僅限夏、殷、周過去首都所在的陝西省、河南省、山東省,但之後逐漸擴張,成為代表現在「中國」的名詞,而這背後其實受到十七世紀滿洲人和現代日本人的影響。

首先來看滿洲人。自一六一六年努爾哈赤建立後金國起,直到清順治帝為止的約三十年間,都是獨立於山海關的東邊。到了一六四四年,明朝自取滅亡,中國失去了統治者,順治帝於是進入北京坐上皇位。就這樣,滿洲語稱經過整合的滿洲和中國為「dulimbai gurun」。「dulimba」代表「正中央」,「i」是「的」,「gurun」則是「國」,漢字寫作「中國」。相對於此,將其他的蒙古、西藏,以及說著突厥語的伊斯蘭教徒總稱「tulergi」,代表「外面」的意思,漢字寫作「外藩」(外面的藩籬)。這是「中國」的第三種意思。

第四的「中國」,也就是現代所說的「中國」,由來自日語的「支那」。

接下來說明現在「中國」這個稱呼的起源。現在中國國土的中央部分, 在春秋、戰國時代多國割據。秦始皇於西元前二二一年將其統一,成為了最初的皇帝。外國人於是將這個地方稱作「秦」,當地的人民稱作「秦人」。秦雖然於西元前二〇六年滅亡,但這個稱呼永久保存了下來。

漢武帝於西元前八九年下詔停止外征,詔書中有一句寫道:「匈奴縛馬前後足,置城下,馳言『秦人,我丐若馬』。」這出自西元一世紀東漢歷史家班固所著的《漢書》〈西域傳〉。從這個記載中可以看出,就算到了漢朝,匈奴等外國人依舊將中國稱作「秦」,將中國人稱作「秦人」。

這個「秦」進入波斯語系成了「Chin」,進入阿拉伯語系成了「Sin」。印度各語系稱「秦」為「Cina」、「秦國」為「Cinasthana」,等到東漢開始漢譯佛教經典的時候,「Cina」和「Cinasthana」分別被音譯為「支那」和「震旦」。

另一方面,葡萄牙人自一四一五年進攻休達(Ceuta)起,開始將重點放在繞非洲的航路上。一四八七年,巴爾托洛梅烏.迪亞士到達好望角, 一四九八年,瓦斯科.達伽馬抵達印度的科澤科德。葡萄牙人在印度時聽說在更東邊的地方,有一個名為「Cina」的國家,藝術興盛。葡萄牙人是在一五一一年占領馬來半島的麻六甲後才實際遇到「Cina」的商船。一五五七年,葡萄牙人獲得「Cina」,也就是明朝嘉靖帝的許可,得以定居澳門並通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