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自己的特級廚師:談我眼中的「成大不分系」教育實驗

成為自己的特級廚師:談我眼中的「成大不分系」教育實驗
Photo Credit: 侯智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望能讓關注教育的人、曾因系上規劃的道路影響到自主專案執行的人,甚至對於自己的未來道路感到迷惘的人,能藉由我的觀察深入去了解「不分系」這回事,讓我們一同實踐自我、想像未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次直播整理重點
  • 我眼中的成大不分系:成為自己的特級廚師
  • 成大不分系的緣起?目標?
  • 現行的成大不分系,實際上是什麼樣貌?
  • 不分系之於現行教育體制的困難?
  • 不分系是否牴觸學術專業?

這次以直播說明成大不分系,希望能讓關注教育的人、曾因系上規劃的道路影響到自主專案執行的人,甚至對於自己的未來道路感到迷惘的人,能藉由我的觀察深入去了解「不分系」這回事,讓我們一同實踐自我、想像未來。因為我認為對於未來,我們都有機會去影響、打造它可能的樣貌。

本次提及的成大不分系為「國立成功大學 全校大一至大四不分系學士學程」,本篇直播紀錄將以轉述方式進行撰寫,期望得以協助有興趣者,對於此議題在資訊理解上更簡潔、好吸收。

我眼中的成大不分系:成為自己的特級廚師
  • 傳統科系就像是套餐、定食一樣,你只要張嘴就好

以大家常見的科系來說,像是數學系、光電系、化工系、電機系,你在系上修課就像是在享用定食。系上的教授好比是廚師一樣,根據久遠的經驗歸納,他知道怎麼去配出最好吃的定食:飯量要多少、豬排要怎麼炸、味增湯要多大碗、小菜要放什麼、茶碗蒸要怎麼做……等等。廚師把定食的食材比例、烹調方式做到一個恰到好處的境界,讓你吃了一定會有飽足感、營養均衡,更重要的是你能感到幸福(對於未來的一種確定安心感),為下一個明天努力。這也是為什麼普遍的科系都會規定必修、系選修標準,因為從這條路走出來的教授們,希望你在相關的知識涉獵上能有最安全、最完整的吸收。

  • 另一面,不分系就像是「成為特級廚師之路」

而在現今資訊快速變動的時代,職業變動、個體崛起,那種對未來的安全感好像不怎麼安心了,漸漸有人發現自己不適合吃別人準備好的套餐定食,想要自己從食材中創造屬於自己的料理-於是出現了「不分系」。

在不分系的科系裡面,你已經不能被動地享用餐點了,你需要為了「成為自己的廚師」而拚命練習烹飪這件事。基本上你也喪失了固定的用餐時間,得自己去荒郊野外、去菜市場挑選食材。最重要的是,你必須在心中有個最後料理的理想模樣,才能帶著目標做出一道屬於自己的菜餚。當然在一開始,你可能廚藝不熟練,做出一道很噁心、黏成一塊,超爛的料理,看著這道菜的同時,你不能再將責任推給別人(過去可以說系上教授不會教書、不負責任)。因為菜是你做的,食材也是你挑的,你得要為你自己的料理負責。

  • 投資:成為特級廚師的耀眼未來

「目標是成為特級廚師」是件很美好的事,這象徵著自我實踐,你可以自己去做出你要的那道菜,而每道菜都將擁有你的故事,每個過客觀眾都能親眼看見這道料理,以及你閃閃發亮的樣子。成功的你,可以向大眾分享,這四年間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這些事又是如何與你的人生目標相結合。

  • 風險:菜鳥廚師準備食材的必經過程

然而,想要獲利高的投資,必定伴隨著高程度的風險。

人生中每個階段的湧現,都源自於極為龐大的長期積累。學廚藝的過程中,將有大半時間使你感到挫敗、無力,初學的你在準備食材時,需要經過不斷的試誤;每一次的廚藝經驗,都來自你多次的失敗料理,因為才正開始摸索的你容易不小心挑錯食材,可能是一個紅蘿蔔、一顆馬鈴薯、一團絞肉。有一次,你把這些不該同時存在的食材胡亂調理,變成了難吃的樣子,但是你得親口品嘗它,承受這個風險後果。

其實我們都知道,如果你不清楚你的目標,你就無法好好研究,怎麼把你心目中那道菜完美呈現到饕客(社會)面前。相對的,這個現實社會也教會我們,在學會優雅從容的專業之前,你必須得先跌倒,藉由一次次的自我改進才能找到目標。

成大不分系的緣起?目標?

延伸閱讀▶窺探未來:美國史丹佛大學願景二〇二五
延伸閱讀▶5成大學生選錯科系、學非所用?成大推出「大一至大四不分系」

  • 不分系的緣起

概念源自於史丹佛大學的Open Loop University(開放循環大學),他們打破傳統高中畢業直接讀四年的大學學制,為了讓大學成為開放的學習中心,成為只要一生中隨時需要,就可以回來充電的六年學習基地。

未來的學生將不是說我大學念什麼系,主修和副修為何? 而是思考我的所學,對世界有什麼貢獻?

史丹佛大學認為未來學校是讓大學的學習在人生中的「任意六年」,學習的時機點將根據你的職涯發展而定。當你念了兩年,發現好像知道要做什麼了,你就可以先不讀書,像是GAP YEAR的概念,去做工讀、實習、一些計劃上的執行。下次當你又發現需要特定的理論背景、基礎,你也可以回到學校繼續學習,在就學過程中可以很自由地進出,這樣一來能讓有經驗的成人回到校園充電,也有機會讓他們重新跟社區產生連結。

  • 將能力評估確實量化的可行性?

在能力的評估上也會發展出新的計分方式,以後畢業的門檻有可能用一張「能力量表」來取代掉成績單。那能力量表要怎麼樣去規劃呢?這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了,史丹佛大學目前也尚未明確解析這件事情。

Open Loop University的概念把大學分為三個階段:

  1. 校準階段(6 ~ 18 個月):學生需要一段時間摸索,找出自己學得最好的領域在哪裡。在這個階段,有的學生可以很快在半年內定位自己下一步要深入的領域,有的則需要長一點的時間來探索、建立自信,幫自己準備好,往下一階段前進。
  2. 提升階段(12 ~ 18 個月):這個階段的學生必須專注在一項專業的領域深入學習,他們必須對於追求知識有高度的熱情。在這個階段,學生可以自己選擇生涯導師的輔助,同時也要和教授建立更密切的關係。
  3. 活化階段(12 ~ 18 個月):完成提升階段的學習後,學生已經學會如何在特定專業領域建立起深度專業知識的方法。同時也必須能夠運用學校所學,在真實世界運用。必須透過實習、計畫合作和創業計畫,印證知識和真實世界的連結。
1200px-NCKU_Banyan_Garden_201607_04
Photo Credit: Tze Chiang Hao@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成大榕園
成大的初衷與實行上的劇變
  • 大一到大四不分系的前身:全校大一不分系學士學程

成功大學在2007年就已經開設了「大一全校不分系學士學位學程」,它原本是希望你一開始進去這個系,可以修很多不同院系的課,然後用這一整年慢慢去了解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到了大二再去選擇這個系,到下一個系好好深造自己的專業。

  • 淪為學生轉系的中繼站、跳板

在學測、指考時這個科系的分數是非常高的,頂多低於電機系等熱門高分科系。 然而,成大實行了幾年計劃之後發現,絕大部分的同學進入這個系時,已經有一個目標了——那就是要進電機系、機械系、化工系、材料系,也就是那些分數非常高,當初進不去的科系。最後淪為跟以往一樣,大家也是來填志願序,從分數高的選項依序往分數低去填。

  • 原因分析:轉系門檻成了最大阻礙

成大的轉系門檻(106 學年轉系門檻)通常規定了兩件事:「成績」與「科目」。

前者是你在學期總平均的成績是否達標,後者是科系會指定你必須要修哪些對應科目。乍看之下,成大不分系似乎給了學生很多「自由的選課空間」,但隱藏的限制條件卻決定了你要修哪些課程,才能轉進該科系。也就是說,因為要去修一些成績更好看的課,以及對應的必修科目,一學年能探索的空間與時間就完全被侷限了,邊修課邊進行調整的可能性近乎不可能。

  • 今年八月,制度轉為大一到大四不分系

就是這些弊端讓成大覺得應該要進行修正,讓升大二時的同學們,也可以選擇不轉入其他科系留在不分系(當然也可以透過其他系轉進來)。並且讓「專案實作」貫徹後三年,成為整個不分系的學習核心。

現行的成大不分系,實際上是什麼樣貌?
  • 你必須自主發想專案,並設法自食其力完成它

成大不分系的畢業門檻是完成三個專案,而每個專案各占了六學分,這個專案是自由進行,所以不會占用到你的任何課表時間,但你得靠自己去發想、尋求資源並完成它,不會有人有義務要告訴你「你要做什麼」,這跟出社會一樣,你要做什麼你要自己決定、自己負責。這個系的存在的另一個意義層面是要跳出「進大學就是選一個系所,而你必須依照這個系的課表去修完它」的單一既定(進食)框架。

  • 在不分系專案執行中,教授如何協助學生尋求資源?

先來簡單釐清一下,大家目前較為熟知的大學體制:

  1. 學士:系上會規劃好課程門檻,包括必修、系選修,只要好好修完就可以如期、甚至提早畢業。
  2. 碩士:有了機會進行專題實作,但往往主題會受限於教授本身在做的計畫。執行的過程中能實際接觸的也會僅限於計畫下的一小塊項目。(你是勞工他是老闆的意思啦。)
  3. 博士:這時有了決定自己論文方向的權力以及責任。教授通常會卸下指導的角色,轉為諮詢及提供資源的助攻角色。

以上面的分類來看,現在成大不分系比較像是類博士班,我們第一屆目前有十個學生,每個學生會有兩個指導老師(由學校指派),他們會協助你找到在專題與修課等行政相關的事情。而你也必須再找兩位業師(也可以是學校老師,反正就是要跟你專題有相關的專業人士),這四位老師將組成一個委員會,在過程中指導學生,並在事後一起評估整個專案的執行是否真正地培養了你的專業,甚至對社會、世界有所影響。在專案及業師的類別方面,系上不指定也不受限,比如說你今天想做一部電影,就有機會接觸到影視圈的業師前輩為你提供諮詢。

這個系的確很自由,但相同的,這也要求了絕對的自律。

如果你今天沒有自主、沒有自律,卻擁有自由的話,你百分之百會悵然若失、更不知道要做什麼。沒有方向、純粹的自由,必定會造成更大的迷惘。這個系希望的是,可以讓學生自己找到要做的事,然後自己提出來:包括這個專案打算要做什麼、做多久、需要什麼樣的資源、怎麼去做。讓導師們能進而去給予最有力的幫助。

我自己對於「專案課程」的看法,會建議大一到大二這個階段,同學可以組隊共同完成,一方面彼此認識同學、另一方面也可以了解怎麼樣來做一個專案、研究一個項目,人多了也比較不會害怕迷惘。

另外,「學術與實作」並不衝突。

當然,你的專題也可以很學術研究,很像碩博士論文,也可以單純去實踐一個學校內完全沒有人指導的項目。像是如果你想要把台灣在民國時期的電影重新翻拍,這也可以成為一個專案。(但你要能說出為什麼做這件事,預期的影響會是?)所以「不分系所要求的專案」沒有什麼要求的方向,重點是你想要做什麼、怎麼規劃,以及你預計(希望)能產生什麼影響。

  • 不分系的「兩個主要畢業門檻」

這個系最大的限制就是「你一定要做專案」。

第二個限制是你要在校內其中一個院裡面修滿50學分,並在這個院裡面選一個系、達到輔系的門檻就好了。所以事實上並不難。雖然系上還是會有一、兩門特別難的課程,但在修課這件事上,比起你為了要符合某個系裡面所有的必修、選修,這要來的簡單太多了。

然而,因為課程都是你自己選的,你就更沒有藉口理由說:「我成績爛是因為課程不好。」雖然成績不會是這個系主要考量的標準,但也絕對會是個參考依據。對於什麼的參考?對於你是否能為你自己的選擇負責的參考。

a man wearing a suit reading a book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在過去你或許可以說:「我修這門課是被系上逼的。」但現在你要為自己負責,既然課程是你自己選的,成績就是責任的參考依據。
  • 目前不分系學生的專案執行狀況

現在第一屆的大一到大四不分系共有十個人,但並不是十個學生都正在做專案,因為在大二到大四過程中,每個人可以從六學期裡面自由挑選三學期,自己排程、決定自己想要什麼時候畢業。這學期修專案的學弟妹,執行的是比較接近測試版形式的專案,參與由學校蘇文鈺老師發起的「看見家鄉」計畫。這個計畫在不分系的學生參與前,基本上就有了原先的架構、內容與工作,所以不能算是百分百自主的專案,只能算是個模擬版本;而這個計畫在 12/23 會有個記者會,將請偏鄉的小孩用空拍機記錄自己的家鄉,說出這個故事跟大家分享,而過程中需要的主持、規劃、記者招待、展場布置、活動規劃等等,這些工作都將分配給不分系的學弟妹去執行。

這件事情嚴格來看,並不符合不分系的核心宗旨——自行主動實踐,而是採取「被動接收」來將任務一一完成。但如果能藉由這次的模擬專案,讓學弟妹們接觸偏鄉的孩子們、發現自己下一年可以做什麼樣的專案,那也算是一件好事,因為我們做到了啟發、引起行動這件事情。

不分系之於現行教育體制的困難?
  • 沒有太多人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自由很美好,好像你可以一直在草原上奔跑,但前提是你知道該往哪裡跑,不然你終究會因為迷惘的焦慮而佇在原地不前。

老實說,你要一個大學生在大一的時候就清楚自己要幹嘛,是幾乎不可能的。大多數人在高中時期,都是為了考試而考試,你要一個考試考了十幾年的人找到一件事情去做,他可能還會反問你:「你說的那件事情是考試嗎?」

而出社會以後,我們必須要用自己的價值,去為身邊的環境做出貢獻。跨領域不分系可能會是未來的主流,但在現今絕對是少數中的少數,因為沒有多少學生在現在這個狀況、時機點就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甚至付諸行動實踐。

  • 校內的課程內容、層次參差不齊

我認為這個系的最大困難,在於校內的課程內容跟層次參差不齊,像我在成大五年下來,目前我認為有認真投入教學的教授只有十位以內,儘管我修的課已經超過四、五十門了。

我認為好教授的定義是,他很熱情、很願意教,不管以授課或是私下請益的形式,只要他可以解決你的問題就能算是好老師。事實上,有不少教授是把研究放在心上,不一定認真看待教學,因為相比教學,研究上可以累積等級、賺更多錢,誘因實在大多了。反過來看,教學上幾乎是沒有誘因的。因此除了校內師資以外,要怎麼引進合適的校外資源就變得是這個不分系的一大議題。

不分系是否牴觸學術專業?
  • 不分系,長達四年的黑客松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未充分學習學術知識就進行專案」是一件不專業的事情。但事實相反,學術專業與不分系,在教育上可以說是互補的。

傳統的「套餐式」學術學習,是讓原本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的人,去直接接觸某個領域,用強迫面對的方式去讓他漸漸搞懂自己。而一個根據歷史經驗演變所歸納出來的學科,對於一個猶如白紙的人來說,在概念的學習上是較為容易、好理解的。

然而,對於非常清楚自己領域方向的學生來說,學術學習則是有著機會成本上的浪費。他多上三小時非相關的課程,便是耗費掉了三小時能實行想法的時間。不分系本身就像是個長達四年的黑客松,讓找到自己的學生得以獲得資源,而資源的形式可能是金錢、某個單位或是夥伴。

  • 畢業後就業,業主可能會沒有第一印象的想像

也許你會有個疑慮:「不分系的概念這麼新穎,在未來應徵工作時該怎麼辦?業主根本就無法理解系上的專業為何。」在不分系畢業證書上,會註明學院,但不會註明學系。如果你修滿文學院 50 學分,那就是成功大學文學院學士證書,而這很有可能讓面試官對你一頭霧水。(當然畢業證書的呈現目前系上還在持續開會討論,這個系的彈性很大,歡迎大家給出建議與觀點來討論!)

不如,讓我們換個角度思考:你可不可能藉由產生意外來讓人對你好奇?

若畢業前,你真的全心投入這些專案,那讓我們試著把專案說出一個故事來吧!這就如同找工作時要得到認可,作品本身比你的經歷來的更有說服力,因此只要把你大學四年所學都凸顯在這專題之中。說出一個動人、可量化能力的故事引起業主興趣,是你絕對可以做到的。

但在傳統的就業取向當中,例如公營機構、公部門的申請上的確會有障礙,因為這種畢業證書在過去是少見、不被承認的。

延伸閱讀▶「自我介紹」不是身家調查,重點是要如何讓人留下印象

關於不分系這件事,可能與你習習相關

就算你已經畢業,沒有考慮轉系轉學,而這些在不分系畢業的大學生,將有極大的可能會變成你的同事、市場上的利害關係競爭者。(因為不太可能往教授發展)若我們想讓社會變得更好,我們在職場上的同事就要夠強,才有能力跟利益關係人做競爭,而市場本身就是要有競爭才會繼續進步。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關心教育的原因

不分系對於少數學生來說,是相當重要的舞台,因為他們清楚自己的方向、目標,這讓他們在套餐式的教育上像是個弱勢族群。既然傳統的套餐式學習已經不適合他們,全新的教育實驗方式就勢在必行。將來,若你有任何對於不分系體制的建議,像是如何與外界資源去做更實務的整合,只要是一點小建議都歡迎提供,讓我們一起為社會的未來共享美好價值。

若對於成大大一到大四不分系想進一步詢問,歡迎聯繫侯智薰,或者成大教務長,謝謝。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