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自己的特級廚師:談我眼中的「成大不分系」教育實驗

成為自己的特級廚師:談我眼中的「成大不分系」教育實驗
Photo Credit: 侯智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望能讓關注教育的人、曾因系上規劃的道路影響到自主專案執行的人,甚至對於自己的未來道路感到迷惘的人,能藉由我的觀察深入去了解「不分系」這回事,讓我們一同實踐自我、想像未來。

就是這些弊端讓成大覺得應該要進行修正,讓升大二時的同學們,也可以選擇不轉入其他科系留在不分系(當然也可以透過其他系轉進來)。並且讓「專案實作」貫徹後三年,成為整個不分系的學習核心。

現行的成大不分系,實際上是什麼樣貌?

  • 你必須自主發想專案,並設法自食其力完成它

成大不分系的畢業門檻是完成三個專案,而每個專案各占了六學分,這個專案是自由進行,所以不會占用到你的任何課表時間,但你得靠自己去發想、尋求資源並完成它,不會有人有義務要告訴你「你要做什麼」,這跟出社會一樣,你要做什麼你要自己決定、自己負責。這個系的存在的另一個意義層面是要跳出「進大學就是選一個系所,而你必須依照這個系的課表去修完它」的單一既定(進食)框架。

  • 在不分系專案執行中,教授如何協助學生尋求資源?

先來簡單釐清一下,大家目前較為熟知的大學體制:

  1. 學士:系上會規劃好課程門檻,包括必修、系選修,只要好好修完就可以如期、甚至提早畢業。
  2. 碩士:有了機會進行專題實作,但往往主題會受限於教授本身在做的計畫。執行的過程中能實際接觸的也會僅限於計畫下的一小塊項目。(你是勞工他是老闆的意思啦。)
  3. 博士:這時有了決定自己論文方向的權力以及責任。教授通常會卸下指導的角色,轉為諮詢及提供資源的助攻角色。

以上面的分類來看,現在成大不分系比較像是類博士班,我們第一屆目前有十個學生,每個學生會有兩個指導老師(由學校指派),他們會協助你找到在專題與修課等行政相關的事情。而你也必須再找兩位業師(也可以是學校老師,反正就是要跟你專題有相關的專業人士),這四位老師將組成一個委員會,在過程中指導學生,並在事後一起評估整個專案的執行是否真正地培養了你的專業,甚至對社會、世界有所影響。在專案及業師的類別方面,系上不指定也不受限,比如說你今天想做一部電影,就有機會接觸到影視圈的業師前輩為你提供諮詢。

這個系的確很自由,但相同的,這也要求了絕對的自律。

如果你今天沒有自主、沒有自律,卻擁有自由的話,你百分之百會悵然若失、更不知道要做什麼。沒有方向、純粹的自由,必定會造成更大的迷惘。這個系希望的是,可以讓學生自己找到要做的事,然後自己提出來:包括這個專案打算要做什麼、做多久、需要什麼樣的資源、怎麼去做。讓導師們能進而去給予最有力的幫助。

我自己對於「專案課程」的看法,會建議大一到大二這個階段,同學可以組隊共同完成,一方面彼此認識同學、另一方面也可以了解怎麼樣來做一個專案、研究一個項目,人多了也比較不會害怕迷惘。

另外,「學術與實作」並不衝突。

當然,你的專題也可以很學術研究,很像碩博士論文,也可以單純去實踐一個學校內完全沒有人指導的項目。像是如果你想要把台灣在民國時期的電影重新翻拍,這也可以成為一個專案。(但你要能說出為什麼做這件事,預期的影響會是?)所以「不分系所要求的專案」沒有什麼要求的方向,重點是你想要做什麼、怎麼規劃,以及你預計(希望)能產生什麼影響。

  • 不分系的「兩個主要畢業門檻」

這個系最大的限制就是「你一定要做專案」。

第二個限制是你要在校內其中一個院裡面修滿50學分,並在這個院裡面選一個系、達到輔系的門檻就好了。所以事實上並不難。雖然系上還是會有一、兩門特別難的課程,但在修課這件事上,比起你為了要符合某個系裡面所有的必修、選修,這要來的簡單太多了。

然而,因為課程都是你自己選的,你就更沒有藉口理由說:「我成績爛是因為課程不好。」雖然成績不會是這個系主要考量的標準,但也絕對會是個參考依據。對於什麼的參考?對於你是否能為你自己的選擇負責的參考。

a man wearing a suit reading a book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在過去你或許可以說:「我修這門課是被系上逼的。」但現在你要為自己負責,既然課程是你自己選的,成績就是責任的參考依據。
  • 目前不分系學生的專案執行狀況

現在第一屆的大一到大四不分系共有十個人,但並不是十個學生都正在做專案,因為在大二到大四過程中,每個人可以從六學期裡面自由挑選三學期,自己排程、決定自己想要什麼時候畢業。這學期修專案的學弟妹,執行的是比較接近測試版形式的專案,參與由學校蘇文鈺老師發起的「看見家鄉」計畫。這個計畫在不分系的學生參與前,基本上就有了原先的架構、內容與工作,所以不能算是百分百自主的專案,只能算是個模擬版本;而這個計畫在 12/23 會有個記者會,將請偏鄉的小孩用空拍機記錄自己的家鄉,說出這個故事跟大家分享,而過程中需要的主持、規劃、記者招待、展場布置、活動規劃等等,這些工作都將分配給不分系的學弟妹去執行。

這件事情嚴格來看,並不符合不分系的核心宗旨——自行主動實踐,而是採取「被動接收」來將任務一一完成。但如果能藉由這次的模擬專案,讓學弟妹們接觸偏鄉的孩子們、發現自己下一年可以做什麼樣的專案,那也算是一件好事,因為我們做到了啟發、引起行動這件事情。

不分系之於現行教育體制的困難?

  • 沒有太多人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自由很美好,好像你可以一直在草原上奔跑,但前提是你知道該往哪裡跑,不然你終究會因為迷惘的焦慮而佇在原地不前。

老實說,你要一個大學生在大一的時候就清楚自己要幹嘛,是幾乎不可能的。大多數人在高中時期,都是為了考試而考試,你要一個考試考了十幾年的人找到一件事情去做,他可能還會反問你:「你說的那件事情是考試嗎?」

而出社會以後,我們必須要用自己的價值,去為身邊的環境做出貢獻。跨領域不分系可能會是未來的主流,但在現今絕對是少數中的少數,因為沒有多少學生在現在這個狀況、時機點就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甚至付諸行動實踐。

  • 校內的課程內容、層次參差不齊

我認為這個系的最大困難,在於校內的課程內容跟層次參差不齊,像我在成大五年下來,目前我認為有認真投入教學的教授只有十位以內,儘管我修的課已經超過四、五十門了。

我認為好教授的定義是,他很熱情、很願意教,不管以授課或是私下請益的形式,只要他可以解決你的問題就能算是好老師。事實上,有不少教授是把研究放在心上,不一定認真看待教學,因為相比教學,研究上可以累積等級、賺更多錢,誘因實在大多了。反過來看,教學上幾乎是沒有誘因的。因此除了校內師資以外,要怎麼引進合適的校外資源就變得是這個不分系的一大議題。

不分系是否牴觸學術專業?

  • 不分系,長達四年的黑客松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未充分學習學術知識就進行專案」是一件不專業的事情。但事實相反,學術專業與不分系,在教育上可以說是互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