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大選越來越近,未來LGBTQ的選票重要嗎?

馬來西亞大選越來越近,未來LGBTQ的選票重要嗎?
Photo Credit: TIME/AFP/Getty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各政黨來說,LGBTQ的選票其實並不那麽重要,所以支持者應在選前提出相關權益訴求,要求朝野政黨表態,展現LGBTQ權益支持者的數量。最起碼必須達到讓政黨無法忽視的數量,讓朝野不得不回應訴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玉珊

隨著馬來西亞第14屆大選的腳步越來越近,LGBTQ的議題也越受關注。今年六月網路媒體《The Malay Mail Online》邀請了希盟各政黨代表,針對國內各個議題詢問政黨的立場

其中一項與LGBT權益相關的提問是,應否立法禁止仇恨犯罪或減少宗教單位的臨檢,除了土著團結黨明確表明不認同需保障LGBT權益外,公正黨、行動黨和誠信黨都是不明確或沒有任何立場(unclear/no stand)。

撇開國陣裡的小黨不談,目前國內各黨除了巫統、伊斯蘭黨和土著團結黨明確表態不認可LGBTQ權益,社會主義黨表明認可並支持LGBTQ權益外,其餘三黨的立場曖昧不清。

然而正當各黨積極爭取所有群體的選票時,竟然對此議題無明確立場(註),讓人不禁思索,難道都不需要爭取支持或反對LGBTQ的選票嗎? 還是這些選票並不重要?

當然對部份政黨來說,反對LGBTQ人士的選票很重要。雖然《The Malay Mail Online》並無就此詢問國陣立場,但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從上任至今已多次公開表明不認可LGBTQ權益,甚至表示LGBTQ在馬來西亞將不會有任何地位。

以近期的同志派對事件來說,政府不僅通過各個外圍組織發動抗議示威,連納吉和副首相兼內政部長阿末扎希都展現強硬態度,宣示「捍衛伊斯蘭教」和「反對來自西方LGBTQ文化的决心」。

事發後,伊斯蘭黨也第一時間組織抗議行動,就連土著團結黨青年團也在臉書強硬表態,絕不支持在國內辦同志派對。由此可見,這些政黨反對LGBTQ的立場非常明確,並相信此舉能爭取反對LGBTQ者的選票。

個人主張與政黨立場矛盾

倒是公正黨和誠信黨的位置最為尷尬。兩黨為了爭取選票,一方面要展現其「開明、進步」,卻又得「捍衛伊斯蘭教」,以避免被穆斯林和政敵抨擊。尤其近年來眾多LGBTQ議題,兩黨都不曾(或不敢?)表明其政黨立場,只是偶爾出現個別領袖發言,而且意見各異。

例如誠信黨副主席姆加希認為LGBT不應受到歧視,不久後卻遭該黨顧問阿莫阿旺打臉,表示應由黨內的宗教和專業人士組成理事會負責處理「LGBT的問題」(masalah LGBT)。至於公正黨除了安華就青年暨體育部長凱里指他是同性戀者一事提告外,一直未有正式立場。

相較上述兩黨,行動黨似乎是最不受到伊斯蘭教「束縛」,也是三黨之中最有可能釋出支持的聲音。但該黨同樣沒有明確立場,甚至在檳州議會跨性別委員會事件,面對伊斯蘭黨挑釁時,首長林冠英還反問「檳州何時支持LGBT權益了?」。雖然該黨州議員鄭雨周推動跨性別權益不遺餘力,林首長卻數度強調那只是議員個人行動,無意認同鄭氏所為是行動黨的立場。

其實三黨的含糊其辭,是一種想要兩邊都討好態度。反對或支持LGBT的選票,對他們來說都同樣捨不得放棄。再者,不先選擇一個立場,也留下日後可再詮釋/狡辯的空間。只不過,這無疑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投機心態。對一個誓言入主布城的政黨聯盟,實在是要不得的行為。那麽對LGBTQ族群來說,又是否覺得本身的選票重要呢?

弱勢者還要苦候多久?

對部份LGBTQ族群來說,自己的選票當然重要,不過應以救國大業為重,其他議題可暫且擱置,只要推倒現任政府,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民主自由,自然能享有基本權益。

不過從上述各政黨立場來看,恐怕即使希望聯盟上台執政後,LGBTQ權益仍被暫擱。這些政黨依然不敢得罪反對/支持LGBTQ者,從第12屆大選至今已快十年,在野黨聯盟未曾撼倒國陣,LGBTQ族群又還有多少個十年,只為了等待在野黨執政中央,來「恩賜」基本權益呢?

如今朝野政黨迫切渴望更多選票穩住政權或進行輪替,我認為LGBTQ族群應該要好好利用手中選票,作為爭取基本權益的籌碼。

可惜的是,LGBTQ族群的選票並不集中,也不如種族、年齡、性別或收入等明顯可辨識出來。加上近年來國內頻頻出現恐同聲浪和示威抗議,更加讓LGBTQ族群不願現身,以免遭到攻擊。

對各政黨來說,LGBTQ的選票其實並不那麽重要,只要弱勢群體一天未展現力量,各黨自然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所以支持LGBTQ權益的個人、社運組織或團體,應在選前提出相關權益訴求,要求朝野政黨表態。

但最重要的是,必須藉此展現出LGBTQ權益支持者的數量——最起碼必須達到讓政黨無法忽視的數量——讓朝野不得不回應訴求。如此一來,不僅能檢驗政黨和政治人物的立場,選民也可從中作出選擇。

只不過,向政黨施壓不是唯一方式,通過社會運動爭取權益也是其中辦法。LGBTQ議題應與其他弱勢權益結合,除了達到弱勢相挺的目的,也能集中聲音,共同表達弱勢群體的權益和推倒國陣同樣重要。唯有展現出LGBTQ族群與全體國民一視同仁,應享有基本權益,擁有手中一票去決定誰來執政,政治人物才會認真看待LGBTQ權益。


【註】當然,三黨不僅對LGBTQ議題沒有立場,連土著特權、母語教育等一些較為「敏感」的議題,都缺乏政黨立場。

延伸閱讀:首相納吉稱「LGBT在大馬無容身之處」聽聽8位跨性別者如何在這立足

本文獲當代評論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