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的「功夫熊貓效應」:創造自信氛圍,讓大家相信有辦法打敗經濟衰退

央行的「功夫熊貓效應」:創造自信氛圍,讓大家相信有辦法打敗經濟衰退
Photo Credit: geralt@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央行看似無窮盡的能力,其關鍵主要在於讓我們相信,印製鈔票與低廉的負債成本,才是通往永遠繁榮的方式。

文:恩瓊.荷達(Anjum Hoda)

功夫熊貓效應

在「夢工廠」製作出品的動畫電影《功夫熊貓》中,歷經各種歷險與災難的熊貓「阿波」,出乎眾人意料的被選為神龍大俠,必須肩負起維護村莊和平的任務。身為神龍大俠,可獲得習武之人皆想獲得的卷軸;卷軸裡記載著可以擊退邪惡殘豹所需要的武功秘笈,可練得無窮盡的神祕內力。可是當阿波打開卷軸時,牠發現裡面竟然一片空白,這是一卷無字天書。

因空白卷軸與肩上的重任而感到灰心沮喪的阿波,只好認命的經營養父「鵝爸爸」的麵攤,這個麵攤一直以神秘配方而非常有名。為了讓阿波振奮起來,當個快樂的麵攤老闆,鵝爸爸決定把牠保密一輩子的獨家秘方告訴阿波。

鵝爸爸說,事實上,牠的湯裡根本沒有所謂的獨家秘方,但只要你告訴大家有獨門配方在湯頭裡,且可以讓大家都信以為真,這就夠了。此時阿波想到,這也就是這卷無字卷軸所謂神秘內力的真義,牠明白該怎麼做才能打敗殘豹了。

其實,中央銀行影響經濟的能力,就像是上述鵝爸爸的湯頭——只要大家都相信,它就一直存在著。因此只要央行可以創造出一個自信的氛圍,讓大家相信它們有打敗經濟衰退的方法,這套唬人的方法,就會產生效果。

例如,假如一年之後,你會收到一筆110美元收入;如果缺少借款機制,你必須等一年的時間,才能收到這筆錢並使用它。但是,正因市場中有放款人也有借款人,你可以把這筆未來才會收到的收入,提前拿來使用。假設目前市場中每年的借款成本是10%,這筆收入目前的「現值」就是100美元——「現值」與一個比較容易懂的「利率」概念剛好相反:

現在若我們把100美元投資於年利率10%的帳戶,一年後就可獲得110美元。也就是說,一筆一年後是110美元的收入,你現在可以用100美元的「現值」借到,並在這一年裡慢慢使用;直到一年後真正拿到110美元收入時,再用它還掉貸款加上利息(100美元+10美元)。假如一年的借款成本從10%降為5%,那麼這筆未來收入的現值就會從100美元增加到105美元;你現在除了可以多花費一點未來的收入,同時也可以在借款到期時,如期歸還本金與利息給當初放款給你的人。

假如未來要付你錢的人,並不是那麼良善正直,且情緒有點喜怒無常、難以捉摸,那麼,未來是否能拿到110美元,就不是那麼的確定,因此,你的行為也要依此做出改變。舉例而言,如果你認為未來這110美元最後只會拿回55美元,那麼,這筆錢以10%折現率折現之後,現值並不會超過50美元。如果借貸成本降為5%,這筆錢的現值會增為52美元(取其整數以方便解釋)。

然而,減少的未來收入,卻支配著你目前的花費。萬一你認為一年後將拿不到半毛錢,那麼再低的借貸成本,對你而言也沒有任何用處。因此,即使目前央行努力的降低借貸成本,你預期未來可拿到多少收入,卻不是央行可控制的關鍵因素,除非它可以說服或脅迫你的付款人有良心一點,並(或)讓你相信可以拿到這筆款項。

同樣的,假設你以一年90美元代價租了一間工廠,你必須花9美元的利息借入這筆錢(借款利率成本是10%),然後把這間工廠製造的貨品以100美元賣出,才能損益兩平。如果央行降低銀行利息,使得借款成本只剩一半,那麼你的利潤就會增加4.5美元,你可以將獲利繼續投資於你的事業裡。然而,萬一你不確定市場上有多少人需要你的產品,且煩惱產品只能以80美元賣掉,那麼,就看不到預期的利潤,也沒有錢繼續投資。

如果大家對獲得未來收入的信心愈低,以低利率鼓勵消費與投資的力量,就會更為薄弱。目前對富有的感覺,或者期待可以用多少未來收入進行消費,不僅要看利率,還要視你認為未來會有多少收入而定。央行可以不斷降息,使得利率逼近零,甚至是負利率。不過,若要影響、改變你的行為,你一定要堅信,未來極有可能收到一筆可觀的財富。但一旦你的信心變弱了,央行打敗經濟衰退的能力,也就降低了。

央行對我們實施心理催眠,使其能影響我們對未來收入的判斷,這與實際成本以及信用取得是一樣重要的。央行一定要讓我們相信,當它們降低利率,經濟狀況馬上就會變得好轉。只要「降低利率」與「集體消費額增加」之間的制約關係愈強,央行真正要耗費的力氣就愈少。

基本上,民眾與商業銀行打交道,就等於是與央行打交道。商業銀行(英國並未有合法的儲備要求,但是商業銀行在英格蘭銀行裡仍保有其經常帳戶,主要為了因應任何流動性需求的資金借款使用)被要求手上只能存放一部分現金,以因應客戶的提款需求;還有一部分則由央行訂定,並且存在央行的戶頭裡(或稱庫存現金)。那麼,從央行訂定的最低儲備要求,可判斷出商業銀行可對外放貸的額度(也取決於其他流動性與資金要求)。

舉例而言,如果客戶在銀行存了一千美元,且儲備的金額要求是10%,那麼銀行可以貸放的額度就是九百美元。如果央行接受商銀以債券抵押的貸款需求,或者是向商銀購買債券,一定要以現金付款,且這筆錢會存入其儲備帳戶裡。如果商銀擁有非常多現金儲備,且超過了央行的儲備最低標準,商銀就有更多錢可以對外借給需要資金的民眾。當這些花費運用後帶來的收益,被獲利者存進另一間銀行中,就可以有更多資金用來對外放貸。

舉例而言,如果央行給一間商銀一百美元的信用額度,假如商銀可對外放款90美元給一間鞋子工廠,這間工廠再把這些錢用來購買原物料。接著,這些錢就會入到原物料賣方往來銀行的帳上;而這些商銀可以再將新存入帳款中的81美元,對外放貸給需要資金的人,依此類推。銀行的儲備增加並超過最低的儲備要求後,再透過經濟活動就有機會產生金流,因為人們會借錢以及購買產品與勞務。

因此,當中央銀行希望商業銀行可以對外放貸多一點資金,只要對商銀調降短期借貸利率,並且透過向商銀購買政府債券的方式——通常(但不限於)購買到期日很短的三個月國庫券,藉此給予更多的現金信用額度。一旦購買行為提高了這些債券的價格,殖利率就會因而下降;因此儲備要求以外的多餘現金,也會使得這些短期政府債券的利率下降。

當商業銀行以更低成本從央行借了錢,它們也更願意以較低的利率,把錢對外放貸給私有借款人。由於這些短期借貸的利息收入,也算是商銀在央行帳戶上的盈餘,因此當利率降低時,商銀較不喜歡把儲備以外的多餘現金留在央行帳上,而是較願意把多餘的錢,借給風險承受度較高的投資人,去賺取較高的利息收入。因此,每當央行在公開市場上購買債券,並降低短期借款利率時,商銀自然的會對外放貸更多資金,並以更低的利率成本借給私有借款人。

然而,對放款的商銀來說,它們也要願意承擔起以放款追求利潤的風險,因為借款人變得願意背負更多的債務。倘若商銀基於某些理由而不願意承擔風險,最後坐擁過多現金,央行最終也是可以越過這些商銀,直接印製新鈔並提供給一般民眾使用,就像是站在街頭發送免費報紙給路人一樣。民眾口袋因而擁有更多錢可以使用,甚至不用背負債務。再者,民眾花錢消費的誘因也變大了,因為錢存在銀行的利息收入變得更薄了。

央行影響貨幣供給的能力是毋庸置疑,且其影響力非常龐大。當商銀借貸出去的資金愈龐大,低借款成本的益處以及物價上揚對商業收益率的幫助,效果皆清晰可見。然而,央行看似無窮盡的能力,其關鍵主要在於讓我們相信,印製鈔票與低廉的負債成本,才是通往永遠繁榮的方式。

相關書摘 ▶房價與收入的分裂看似供給短缺的結果,其實是失敗的唬人遊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泡沫沉思錄:低利率的疲勞、失靈的價格與「便宜錢」對我們的掠奪》,大寫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恩瓊.荷達(Anjum Hoda)
譯者:黃書儀

一個資產管理老手揭露過去二十年金融危機的根本原因。

「我們親眼目睹了過去三世紀以來,一連串最出人意料的金融危機一再上演,進而帶動了整個中央銀行系統任務的全面進化。」

當低利率與太多的錢堆積世界,是誰給了主導這場遊戲的中央銀行這麼大的權力與神話呢?許多人至今都認為,是世界各國的央行將我們從2007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的煉獄中,拯救出來;而這場危機是由華爾街的貪婪所造成。毫無疑問,它們確實拯救我們於水火,但是,這群救火隊們,會不會也是當初真正縱火的人們呢?

本書作者在銀行業從事資產管理工作多年,在○八年金融危機後的某個社交場合中,她感受到了銀行業在金融危機後如「過街老鼠」般被眾人視為一切災禍的肇事者……然而,在經過多年市場與金融史的循環下已經證明——那些被視為「最後救市者」的央行,其實是被誇大了的英雄;甚至,這本書將以「總體經濟與個人財富」的多個面向,指證如Fed這樣的機構為了救市而採行的利率政策,其實才是掠奪民眾財富、埋下更不安金融系統性風險的禍首……

泡沫沈思錄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