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場上的碰撞 由藝術進入社區

球場上的碰撞 由藝術進入社區
Photo Credit︰油街實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盧樂謙辦「人民足球」是想透過足球比賽,令更多人去了解物華街當時面對的事情。程展緯的「社區籃球」是在社區藝術常談到的「共同」的概念,他想從中學習和尋找一些關於社區的事情。

「火花!只是看書」來到了第四場展覽,由「家」的主題擴展到「社區」,展出社區藝術家盧樂謙的《Mind Map》、幾組裝置和畫作,他過去策劃及參與大大小小的社區活動,走進香港不同的社區,過程中憑藉一本黑色記事簿繪製Mind Map,疏理自己對「社區」概念的種種思考。在樸實的筆觸下,畫出極具條理的線條,區間出社區的空間、教育、生產等各個板塊,或環繞、或延伸,構成社區思考的軌跡。

書本置於展場中央,被三張木製板凳圍繞,對比之前的展覽,板凳的距離更適合聊天,像村口榕樹下街坊「打牙骹」的格局。《Mind Map》提出的問題,正好讓看展、看書的人一起討論,展場不經意形成一種社區意識,扣連社群的互動,觸發交流與碰撞。12月7日的特備節目「一個波,二人談──盧樂謙與程展緯說社區」,也在板凳上「傳球」、「接波」,策展人鄧小樺擔任主持,與二人交流對社區藝術的看法。

24831245_1729517847083038_44152282105296
Photo Credit: 油街實現

「波」的藝術

活動以「搓波」為題,除了取交流之義,還因為盧樂謙和程展緯均曾經以球類運動作為社區藝術試驗。盧樂謙辦「人民足球」是因為喜歡踢球,因而聚集了一群做文化研究、做藝術和參與社運的人。2013年觀塘物華街重建,他們便想透過足球比賽,令更多人去了解這個社區當時面對的事情。他們用水喉管做了兩個龍門,每個禮拜六都在大排檔拆卸後的空地踢球。

盧樂謙說︰「很多區內的人報了這個比賽,他們跟藝術或城市發展本身沒有太大關係,只是想來踢球。我們讓他們在物華街一些小販檔買球衣,在士多買飲料,目的是想他們可以經歷這個社區。」盧樂謙和街坊做了一隻很大的鐵鳥放在排檔的頂層,除了增加拆卸的難度,還因為物華街有唯一一間賣白鴿的店鋪。他說︰「藝術就是我們怎樣去轉化那個空間,在運動中希望多些人關著重建。」

程展緯的「社區籃球」是在社區藝術常談到的「共同」的概念,他想從中學習和尋找一些關於社區的事情。籃球成為「波友」的公共物品,過程中程展緯發現球場的架子上,也有類似的幾個公共籃球,沒有寫上字,也沒有上鎖。他說︰「籃球的字慢慢消退,我沒有打算把它補上,我發現這個社區默契,你會覺得很親近、很美。」社區藝術就是在建立默契,觸動默契的原點和大家的共鳴。盧樂謙說︰「一些計劃組織性很強,但默契很少。煞有介事地組織,看起來會很生硬。」或許辦社區活動,就如進行一場足球或籃球比賽,球員的默契是最理想的有機結合,這才是價值所在。

13909327_10154620428425695_5189870718932
Photo Credit︰程展緯

釐清角色 以藝術介入社區

盧樂謙一直想探討不同人或不同動機去做社區藝術時有甚麼分別。《Mind Map》中也談及在社區的身份角色,他在藍屋工作時意識到自己是在上班,他說︰「很多人會用不同的身份進入社區。我在土瓜灣辦『青春工藝』是自資的,所以跟藍屋的做法不同。」他認為動機不同,過程和結果也很不一樣。很多商業機構都會辦社區活動,但要清楚他們的前設是甚麼,盧樂謙坦言有一些社區活動到最後成為了消費活動,所以組織者要釐清身份和動機。他指出︰「不是任何東西加上『社區』就是好,很多時會消費『社區』這兩個字。」

《Mind Map》是盧樂謙認清自己目標的工具,社區工作除了影響自己,同時也在影響他人。書中不單呈現細緻的思考,還有體現他對社會的責任感。

24799314_1729442970423859_49834098032179
Photo Credit: 油街實現

對於藝術家介入社區,程展緯覺得這身份可以容許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發生。同時,自己透過創作,能在社區中得到滋養自己的養分。程展緯覺得︰「藝術家進入社區,不一定是要創造新的東西,而是把一些隱藏的問題呈現出來。」他以超級市場「爭取椅子」為例,從前站著「收銀」是「理所當然」,但不代表是正確,挖掘出來後,大家都發現這是個問題。

藝術創作是一種表達形式,盧樂謙修讀設計時,發現自己可以透過創作表達一些訊息。他經常在想︰「如果可以讓更多人參與創作便好了。」這是參與社區藝術的動機,他不是要營造和諧的社區或甚麼結果,重點是令社區的人多創作,從而了解自己。他說︰「藝術家和開的士、開巴士的人也是社會的持份者,每個人都有社區的角色和責任,社區要有不同人才能運作,後來慢慢清晰藝術家的身份,在社區中可以做些甚麼。」

社區藝術的流向與層次

當談及「藝術性」的命題時,程展緯覺得沒有迫切性去回應社區活動是否具有「藝術性」,但就他觀察所得,從前的活動往往只回歸到藝術圈,在狹義的藝術中進行對話。他說︰「近年開心的是,我可以透過藝術在勞工的範疇對話。」他認為藝術放在展覽廳的意義不大,並笑言展廳內的創意早已滿溢,藝術如何流向社區才是他想關注的問題。

盧樂謙把社區藝術分成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藝術在社區中發生,盧樂謙形容︰「例如區議員辦的填顏色比賽,前期鋪排沒有街坊參與,街坊只是填顏色,後來也沒有持續性。」第二個層次,是藝術家和街坊一起畫畫或創作,這需要與街坊長時間接觸,建立互信,但形式仍然是運用傳統藝術媒介,是視覺上可以看到的。

第三個層次是就該地區街坊的興趣及專長,透過藝術創作走到另一層次,再不是以傳統藝術媒介形式呈現,也許看不見。「社區藝術最美的地方,不是做出來的藝術品,而是看到街坊如何透過這經歷去改變,如何從創作了解自己。」

「根」與「歸屬」

展場正面有兩幅白紗一左一右掛在樹枝和金屬組成的支架上,牆壁寫著「你想不想留在香港?」參觀的人可以拾起落葉投票,掛在代表留或不留的布上。鄧小樺憶述盧樂謙建議用落葉時,她喊出︰「落葉歸根!」把一切指向「根」的思考。盧樂謙原本提出「你有故鄉嗎」,這是一個弔詭的問題,現實上每個人都有故鄉,但若談及「根」和「歸屬」,故鄉一詞便有了深層意義。程展緯比較喜歡「你有故鄉嗎」,他說︰「問題本身是荒謬的,但他會導向我去思考,回歸到情感上的『根』。」

24313015_1729443287090494_91827199823346
Photo Credit: 油街實現

盧樂謙的發問是源於他近年的思考,他說︰「這幾年我有一個異鄉人的心態。認識社區如認識人,你會知道他的特徵、面貌、輪廓。小時候我覺得每個地區具有性格,現在這些性格好像消失了。」他對「故鄉」的茫然,表現在展場右側的畫作上,他用灰沉與泥黃的顏色勾勒出不確定的輪廓,像畫某地方的景物卻又虛無縹緲,畫上還縫上遊離的絲線,左右擺動而不著地。「我在社區營造歸屬感,講述認識社區,到頭來我們好像從未擁有過香港。我們在標榜香港製造,標榜香港人時,原來一直都在流浪。」

不論「你想不想留在香港」還是「你有故鄉嗎」,都是社群認同的思考。盧樂謙畫作,也許是深入社區後的迷離狀態,然而回首入口的裝置《天地一沙鷗》,張開金屬硬朗的翅膀,便會知道他堅定的「回家」意志。

《火花!只是看書》盧樂謙展覽《MIND MAP》詳情

展期︰2017年12月5日至18日
地點︰油街實現(北角油街12號)
時間:上午10時至晚上8時(逢星期一上午10時至下午2時休息;公眾假期除外)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