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體育改革如果失敗,就是太多人以為國體法修完就成功了

【專訪】體育改革如果失敗,就是太多人以為國體法修完就成功了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羊正鈺 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採訪到最後他說道,「真的很困難,但我們路都走到這裡了,也只能走下去,一定要讓改變成真。如果最後還是那些老屁股選上,那『體育改革』下次再被提出來討論,可能是十年以後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2月的台北冷颼颼,但是一走進會議室的我,卻馬上因為「體育改革聯會」幾個不過30歲上下年輕人的奮不顧身,感到自己也熱血沸騰了起來。

原本隔天休假的我,在半夜收到一封訊息,「採訪沒問題,不過因為時間告急,可能要火速約時間,明天如何?」於是一咬牙,我在休假的一大早起來做功課。

2016年8月,「世界球后」戴資穎因尺寸不合沒有穿羽協提供的鞋子可能遭到懲處。10月,因十年來指導教練無法隨行出國比賽,身心俱疲的奧運射擊選手林怡君決定退出國家隊。11月,男排國手「光頭神舉」黃培閎寫下〈我們渴望贏球,但是,體制在乎嗎?〉表示不想待在永不進步的環境裡,成了第二個退出國家隊的台灣選手

到了2017年3月,臉書上出現了一個專頁「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文後簡稱體改聯會)」,不到一年就累積了四萬多粉絲,除了推動《國體法》修法之外,所有體育界的「盛事」他們幾乎無役不與。冰球國手自費出國比賽但協會卻要回收機票票根、中華泳協一年近7百萬收入來自「罰款、報名費」、台大選手「丁妹」質疑世大運的遴選標準「黑箱作業」連高中生也入選、羽協「忘了報名」讓世界排名第10的王子維無法打國際賽⋯⋯等。

8月底世大運在台北風光謝幕,緊接著31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國民體育法》,總統公布後六個月內各單項體育協會都得重新改選(原本會員不開放一般民眾,要理事同意才能加入,所以協會永遠是同一群人在把持,這次修法規定一定要開放再改選理事)。

但沒想到的是,「體改聯會」反而面臨了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以前大多是藉由一些讓民眾憤怒的資訊,群眾因為情緒而把消息分享出去。可是現在,要鼓勵大家加入協會,甚至還要繳交會費,就變成『我之前分享過了,這次你們就加油吧,不甘我的事了!』」體改聯會成員江貞億說道。

江貞億以前大學就是打排球的,畢業後在主流媒體跑過體育線,後來跟幾個朋友創辦「翻轉排球」線上媒體。

談起為什麼要加入體改聯會,她說有一次去台南學甲採訪國家青年女子排球隊,看到選手在練習中受傷,跌在地上整個手幾乎不能動,卻只能自己到旁邊冰敷,隔天真的痛到不行,教練才去附近找中醫看,後來那個選手也因此留下後遺症。「協會對這些選手的照顧,真的很不完善,也沒有把他們當人看......。」

我無法理解地提出疑問,「協會到底是在想什麼啊?這些選手難道對他們來說不重要嗎?」

那些「排球協會」的心裡話

體改聯會成員張祐銓直白地回答我,「不是不是,他們(協會)才不會覺得這些選手重要,重要的是『比賽本身』,比方說我是協會秘書長,主要目標是『參加亞運』,這樣就能跟體育署領一大筆經費,但你們(選手)去亞運比的怎麼樣?那不干我的事。」

張祐銓說,對協會來說真正好賺的是送選手出去比賽,中間有太多可以剝削的地方。「所以他們(協會)根本不關心選手,反正你不參賽,後面還有一堆人搶著要,即便教練和選手很在意輸贏,但對他們來說有人去比賽就好。」

張祐銓曾經是《排球誌》的主編,後來跟朋友拍了一部關於台灣男排的紀錄片「夢想的角落」,一起經歷了男排從2014年仁川亞運第一場就挫敗,到2015~16年慢慢重回世界舞台。蔡英文上任宣稱要體育改革,2016年12月他又跟一群人發起「公平的起跳」(體改聯會的前身)連署推動《國體法》修法,其實,他們原本就是一群在乎台灣排球,想要翻轉排協的夥伴。

圖表
Photo Credit: 體育改革聯會

張祐銓私下告訴我,在黃培閎還沒退出國家隊之前,曾經低聲下氣的去找排協秘書長,「他覺得訓練真的不夠科學,也沒有情蒐、更沒有防護員,他非常想贏,想求秘書長幫幫他們......」。張祐銓無奈的說,黃培閎不是去拍桌的,只是想說服秘書長安排更好的訓練,一起去拿下獎牌,但秘書長根本不理他,「當時還是教練陪他一起去的,一樣無能為力,那個教練現在也不在了。」

甚至今年5月,立委黃國昌爆料現任排球國手月薪居然只有9.5K,並痛批「不要再讓年輕人只是燃燒自己的理想跟熱情」。遭懷疑洩露資訊而被叫進協會罵的張祐銓說,秘書長當著他的面嗆,「這我才不怕咧,立委任期才四年,四年之後拍拍屁股就走了,我還不是坐在這裡?」(然後這樣的立委12月16日要被罷免)

中華排協的(前)秘書長章金榮(日前請辭秘書長,目前是理事長特助),一共做了25年秘書長,是全台灣單項體育協會裡最資深的,而排協理事的組成中,最年輕的大概不會低於50歲。

「現在已經不是有多少專業、資源就能解決問題,一定要靠改變體制才能做到,因為是裡面的人有問題。」

「排協」為何是最後的希望?

先來看看12月13日體育署每週三公布的各協會申請加入會員人數,排名前五的分別是:足協(11,981)、羽協(11,232)、泳協(9,434)、棒協(7,105)、網協(5,865),有的協會申請加入人數破萬,但也有的協會人數還不到10名。

體改聯會每週都在注意人數變化,就發現到像是羽協、網協、泳協「單週」各爆增4,163人、3,064人、1,918人,這三個協會每一週幾乎都有上千人次湧入登記。再看看排協,目前排名第六(2,324)。▼點下圖可放大

螢幕快照_2017-12-14_上午2_14_14
Photo Credit: 體育署

「目前加入排協的會員,幾乎都是我們一個一個拉進來的,在臉書看到有人有興趣,馬上私訊、寄信一個一個聯絡,回答各種相關疑問,甚至我們還帶著雞排,去各大學排球場,跟場上的人解釋。」體改聯會最年輕的成員簡育柔說。

簡育柔今年才從師大畢業,她從大二就開始採訪校內的排球選手,大三去「翻轉排球」實習,大四到「排球筆記」實習。「我們這樣很努力的每天在動員,一個禮拜可以拉500個加入會員就已經很誇張了。」

反觀泳協如今人數排名第三(9,434),而且單週增加近2000人,實在是不合理。

已經宣布參選泳協理事的前游泳國手唐聖捷神情凝重的說,「有消息來源說,那些協會都是找『人頭』去灌的,還傳出足協跟泳協是『交換人頭』(我的給你,你的給我),所以就算推出了改革派理事去參選,靠正規的方式也很難選上。」

我打去中華泳協請教單週增加一兩千個會員是怎麼辦到,泳協工作人員表示無法回應,再追問有誰可以回答,又說理事長和秘書長平常都不會進辦公室。

唐聖捷還指出,「泳協日前才改成入會費只要兩百元,年費也只要兩百元(原本預估各協會會費加年費大約落在一千到一千五左右)」,聽起來根本就是自己訂規則自己玩,就算都是「人頭」泳協也不用擔心一下調度不出錢。

但是排協的選情就不同了,在會員人數的招募上,目前看起來還沒有大量「人頭」灌入的情況。再加上體改聯會很用心的找了一群理事的參選團隊讓大家有得選,也有足夠的人數去推翻原本的排協(目前設有理事長和5位副理事),改選成一個新的排協。而其他的單項協會幾乎都還沒看到有改革派的競選團隊出來。

「其中包含各個面向的,像是照顧選手、照顧裁判的,還有法律顧問、會計顧問、教練等,我們都試圖在理事參選名單裡面提出候選人(到「贏回排球」看6位理事候選人介紹)。」體改聯會成員呂季鴻自豪地說道。

呂季鴻自己是物理治療師,過去曾在國家青年女子排球隊當過隨隊治療師,看過太多選手受傷不被協會重視的案例,他後來還去唸了運動科學研究所,更發現其他國家在科學化的訓練上早已遠遠超越台灣了。

呂季鴻進一步強調,「另外,體育總會其實是這些各個單項協會的理事長組成的,如果排協可以翻轉(有足夠多的理事當選,再選上理事長),就可以在體總裡有一席,進一步讓體總覺得『很不舒服』,例如在開會的時候,我們可以直播。」

如果大家能團結一定有可能翻轉,但現在最大的危機就在於,很多人修法完就不再關心了。殊不知現在加入協會,才是能不能改革成功的關鍵。

換句話說,如果這次台灣的體育改革會失敗,那多半是因為太多人以為《國體法》三讀通過就成功了。

DSCF7993
會議室裡的體育改革聯會成員,左起為唐聖捷、徐元春、呂季鴻、張祐銓(後)、簡育柔、江貞億|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羊正鈺 攝
協會當「莊家」:一場「摸黑」的選舉

不過,選情其實也不太樂觀。加入會員12月20日就截止申請了,但還是很多協會沒有交出「章程」(截至12月14日只有11個協會通過體育署的委員會章程審定,不包括排協),國體法只寫了「六個月內要改選」,但是沒有規定章程哪時候要公佈。而章程中包含像是會費要收多少、改選怎麼投票、理事席次等的「選舉規則」。

「如果明年三月改選,協會前一天才交章程,讓大家根本沒時間反應,那就麻煩了。」張祐銓憂心地說道,「我們現在連遊戲規則是什麼都不知道,哪時候要選?理事要選幾席?一個人有幾票?」

呂季鴻也說,成立體改聯會的目的是推動修法和改革,現在修法過了,加入協會只要填一填資料,繳完會費就好了。「可是還是有很多人把我們當作是『救世主』,以為問題丟給我們就好了。」

「體育改革聯會不是為了幫你解決問題,我們需要的是你加入協會,才有力量自己解決問題。我們只能教你怎麼改變,但你也要自己參與,才有改變的可能!」

資深媒體人徐元春是體改聯會中唯一個「資深」成員,她語氣激動地呼籲,「我們要翻轉的是一個既有二三十年的勢力。他們(協會)可以參選,但同時也是莊家,遊戲(選舉)規則都是他們定。」

徐元春也懷疑,現在協會就是站在高處,看似沒有作為,但其實隨時都可能被翻盤,「這是一場『摸黑』的選舉,更是一個立足點不公平、不對等的選舉。」

採訪到最後,張祐銓看著我說道,「真的很困難,但我們路都走到這裡了,也只能走下去,一定要讓改變成真。如果最後還是那些老屁股選上,那『體育改革』下次再被提出來討論,至少是十年以後了......。」

「如果排協是真的最有機會翻轉的,請大家集中全力支持我們(加入排協)。」

是啊,該做的體改聯會做得還不夠多嗎?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

參考資料:


「OneMoreGame!贏回排球!」排球協會改選改革方向討論會

時間:106年12月16日 (六) 下午6點半進場,7點開始
地點:台北市中正區金華街17號6樓(陸角空間 6Corner Space)
討論會內容:(我要報名

  1. 排協改選相關事項說明
  2. 排協改選理/監事辦法說明、理事候選人介紹
  3. 排協未來運作藍圖與願景
  4. 交流討論Q & A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