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判決第一起陸生共諜案再開庭,周泓旭:台灣不敢公開審判我

台灣判決第一起陸生共諜案再開庭,周泓旭:台灣不敢公開審判我
圖為2017年涉共諜案的中國學生周泓旭,最後以《國家安全法》被判處1年2個月有期徒刑。Photo Credit: 周泓旭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案被認為是台灣判決第一起中國學生共諜案,也因為與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被公開審判認罪的日期只差了4天,被告的罪名也相近。

(中央社)
台灣高等法院今(14)日開庭審理共諜案,被告周泓旭遭提解出庭時對媒體說,「台灣的司法改革刻不容緩」,對案件無法公開審理表達不滿。

來台攻讀碩士的中國籍男子周泓旭,涉嫌為中國黨務機關在台發展組織未遂,一審遭判刑1年2月。案經上訴,由高院審理中。

在押的周泓旭今天上午由法警押解至高院開庭,被媒體問到是否有話想說時,周泓旭說「台灣的司法改革刻不容緩」,媒體進一步追問原因,周則停下腳步表示:「因為他們不敢公開審理我。」

周泓旭曾來台就讀國立政治大學研究所,今年2月以某公司董事身分申請獲准來台從事商務活動。

台北地檢署起訴指控,周泓旭涉嫌接受「大陸地區黨務機關」李姓秘書委託,於2016年間,多次遊說一名有機會接觸外交公務文件的「A男」為中國工作,承諾給予每季一萬美元的外幣報酬,並建議A男以自由行方式至日本及新加坡等地旅遊,將安排中國官員與他會面,因未獲A男同意而未遂。

台北地方法院一審認為,周泓旭意圖危害安全,違反《國家安全法》第2條之1規定,考量他曾自白犯行,其後又否認犯罪,且共引介一名政府人員,這名政府人員事後並未加入中國組織,周男僅構成未遂犯,依法減輕其刑,今年9月15日判他1年2月徒刑。

《國家安全法》第2-1條:人民不得為外國或大陸地區行政、軍事、黨務或其他公務機構或其設立、指定機構或委託之民間團體刺探、蒐集、交付或傳遞關於公務上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或發展組織。

周泓旭與北檢都提起上訴,高院今天二度開庭,因案件涉及國家安全,不公開審理。

《自由時報》報導,針對周泓旭的說法,高院指出,此案審理是依據《法院組織法》第86條規定,「訴訟之辯論及裁判之宣示,應公開法庭行之。但有妨害國家安全、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之虞時,法院得決定不予公開。」因此採不公開審理進行。

29歲的周泓旭來自中國遼寧省本溪市,2009年就讀浙江大學時,曾來台在淡江大學擔任交換學生數月,2012年9月進入政大企研所攻讀碩士,並於2016年7月畢業,9月回到中國,今年2月又申請來台從事商務活動。

周泓旭同班的不具名同學說:「周生論文題目拖很久,延畢了2年」。同校的不具名東亞研究所畢業生也透露:「周生雖念企管所,但時常在宿舍中找政治相關系所台生喝酒聊天,且專門與有志報考軍情局、國安局、調查局等單位的東亞所學生來往,打探考試問題」。

《端傳媒》報導,周泓旭隔著玻璃窗出現在記者眼前,就拿起話筒辯白:「我不是『共諜』,我是『被共諜』。」

2014年,周泓旭開始公開質疑台灣的民主。太陽花學運爆發,他認為這是對民主體制的破壞。他說自己曾以〈台灣,今夜我為你哭泣—一位在台陸生的觀察〉為題,批評學生運動。

周泓旭回憶就讀企管所期間,全班70個人,超過60人前往立法院,他是少數沒參與者,也曾因為公開表達支持統一、反對台獨,他說自己遭到同學言語攻擊,轉而向相同立場的人取暖。「學運時,教授也很偏頗。好幾個教授說你只要去立法院打卡就可以不用來點名。欸,我們是學商的,這可是自由貿易協定(指兩岸服貿協議)。」

根據9月15日一審的宣判文,周泓旭雖在調查局詢問時及檢察官訊問時自白全部犯行,但於法院審理時否認犯行並辯稱:「我覺得調查局人員是利誘我對於自由渴求的心理叫我認罪」; 周泓旭的委任律師也說,周泓旭是為了追求自由,所以才聽調查局人員的勸告為自白,並不是出於被告本人的意願。但當時法院認為不足採信,判其1年又2個月的刑期,全案可再上訴。

此案被認為是台灣判決第一起中國學生共諜案,也因為與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被公開審判認罪的日期只差了4天,被告的罪名也相近,外界不免將其拿來對比。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