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美國設廠案中的政商博弈:專訪丁弘彬教授

富士康美國設廠案中的政商博弈:專訪丁弘彬教授
Photo credit:陳怡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本各方預計於九月底完成此案,但目前談判進度已經延宕。反對者除了質疑合約制定過程黑箱作業外,也擔憂最終合約的具體內容將不利於美國納稅人。本週黑潮之聲訪問到丁弘彬教授,談談他如何看待這次富士康在威斯康辛設廠案中的各方得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採訪:林竣達(馬里蘭大學政府及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受訪人:丁弘彬(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商學院教授)
插圖繪製:陳怡奾

鴻海科技集團旗下的富士康(Foxconn),計畫將投資100億美元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設廠,生產液晶顯示器面板,並承諾將在當地創造13,000個工作機會。威斯康辛州政府為了吸引富士康到當地設廠,更開出了38億美元的補貼方案,成為美國史上對外國企業補貼的最高金額之一。

原本各方預計於九月底完成此案,但目前談判進度已經延宕。反對者除了質疑合約制定過程黑箱作業外,也擔憂最終合約的具體內容將不利於美國納稅人。一份於十月期間在密爾瓦基(Milwaukee)地區所進行的民調顯示,54%的成年人相信富士康將有助於改善密爾瓦基的經濟條件,37%不相信。但此民調同時也顯示,有48%的成年人認為威斯康辛州政府所給予富士康的補貼,已經超越富士康設廠所能帶來的利益,38%不這麼認為。富士康在美設廠案已成為當前美國政治中的重要議題,也可能將對台灣及其他國家產生影響。

本週黑潮之聲很榮幸訪問到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商學院教授丁弘彬,談談他如何看待這次富士康在威斯康辛設廠案中的各方得失,以及政府在這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以下為本次專訪的內容:

談判各方的盤算
  • 請問在富士康的對美設廠案中,您所觀察到的各方盤算為何?

答:富士康這件事可視為涉及政府的商業交易行為。對富士康而言,由於之前的工人跳樓事件,它在美國的一般形象其實滿差的,一般人認為它提供的勞動條件並不是很好。富士康這次若能成功到美國投資,將有機會積極改變它的形象。

此外,我們也看到威斯康辛州政府這次提供了非常有吸引力的三十億美金政府補貼,富士康這次承諾投資一百億美金,政府補貼就佔了三成,這將會對富士康的營運產生具體的幫助。

雖然目前我們還無法從報表上看到營運成果,但至少這次富士康已賺到表面上的名聲。講十分話,做三分事,這其實在跨國公司中很多,很多跨國公司設廠的結果常無法達到最初的承諾條件。即便最後雷聲大雨點小,光是炒作這次新聞,到白宮獲得美國總統的禮遇,富士康都已經獲得很大的利益。

對聯邦政府和州政府來說,富士康投資案對總統川普和威斯康辛州長沃克(Scott Walker)都會有所幫助。川普的執政目標之一本來就是希望為美國創造更多工作機會。此外,川普最大的黨內競爭者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正是來自威斯康辛州,如果富士康案成功,萊恩在未來將不容易在這點上打擊川普。

對威斯康辛州長沃克而言,情況就比較複雜,表面上看來他是各州招商競賽中的贏家,但其實他這位子並不安穩。為了能拿出三十億美金補貼,其實已花了他不少功夫。再加上明年期中選舉,這件事一定會被拿來炒作。準備挑戰他的民主黨候選人已經在質疑富士康是否真的能創造足夠的就業機會,擔心富士康並沒有提出可信的保證。假如富士康短期內營運不如預期,沃克的州長位子可能會很難坐。像富士康這樣大型的投資案,因為時間太短,其實到明年大概是很難看到什麼具體成果。

對各國的影響
  • 富士康到美國設廠,會對它在中國的事業產生衝擊嗎?

答:短期之內可能看不出來。富士康在美國的經營型態跟生產的東西會跟在中國廠房所生產的產品不太一樣。此外,富士康可以把責任推給Apple,他可以說是Apple說要投資美國,所以我才要去美國。中國政府也許可能在小地方為難富士康,但不太敢大張旗鼓地阻止。

  • 您認為富士康的對美設廠案會對其他國家產生什麼影響?

答:在這個投資案中,受傷最大的可能是台灣。台灣在過去吸引外資上已經做得很差,今天本土的公司又跑到美國去做大型投資,投資的又是台灣多年來一直想做的高科技產業。

一般來說,我們常會希望商業行為應該完全由市場決定,但在現實中,即使是市場高度發展國家的政府也不會讓商業行為百分之百讓市場決定。目前的政治現實就是民眾期待政府有多一點的角色。

因此在美國,川普政府就扮演了積極招商的角色。當各國都開始積極搶外國投資時,企業就會開始去比較誰提出的條件比較好。像這次美國開出這麼高的補貼,其實會讓遊戲規則開始改變,更多企業可能會開始考慮對美投資或設廠,從而可能會對台灣或其他國家產生衝擊,原本可以在本國提供資金及創造就業機會的本國或外國公司,可能都會被美國吸走。

換言之,美國這次大力度的招商,將可能會影響外國直接投資的流向,從而將對其他國家的經濟表現產生影響。

政府的角色
  • 您對目前台灣政府的角色有何看法?

答:川普政府的上任反映的是政治現實的改變,面對這樣的變化與政治現實,台灣政府應該更積極一點。台灣不能想說,因為不知道川普四年後會怎樣,所以就靜觀其變,這樣就太消極了。

那麼如果不想要消極,台灣政府能做什麼呢?以這次富士康投資案為例,當初富士康要來美國投資時,他們最後考慮的名單有六個州,包括德州、賓州、密西根、伊利諾、俄亥俄,以及威斯康辛州,除了德州和伊利諾外,大部份都是搖擺州。各州為了搶到這個投資案,都得提出優惠措施。表面上來看,這是富士康和美國各州政府之間的談判行為,但其實台灣政府也可以跟富士康談。

例如我們在此假設一個可能情形:台灣政府也可以開出一些好處,讓富士康更有誘因去投資伊利諾州。與此同時,台灣政府也跟伊利諾州政府談,說我們送你富士康這份大禮,那你們也提供一些好處給台灣民眾,例如讓到伊利諾州去唸書的台灣學生學費比照州民、農產品進出口給予折扣,或是支持一些對台灣有利的重要法案。

總而言之,即便是在州的層次,台灣政府還是可以有很多角色的,這種商業投資案其實應該要當作外交政策來思考。當政府看到有競爭力的產業到國外投資時,台灣政府可以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不是去擋人家,要企業不要出去,而是引導他們流向對台灣整體利益更有幫助的地方。

如果今天台灣政府什麼都不做,說那是商業行為,自己完全沒有角色,這其實是很可惜的,只能讓企業跟外國政府去談,自己則被動地跟著潮流走。之前中國市場對台灣的磁吸效應也是類似的情形,變成企業直接跟中國政府去談。從過去產業被掏空的經驗,台灣是不是能學到些什麼教訓?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economy』文章 更多『黑潮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