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工業奪命圖鑑史:頭髮中的致命危險-賽璐珞

時裝工業奪命圖鑑史:頭髮中的致命危險-賽璐珞
Photo Credit:I for Detail.@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賽璐珞越來越普及和便宜,比較不穩定的化學成分充斥市面,導致了更多的火災意外事故。不需要火花或是火焰直接接觸:只要跪在紅火前面,就會讓梳子和頭髮著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艾利森.馬修.戴維(Alison Matthews David)

頭髮中的致命危險

儘管大眾欣然接受,引進這種神奇新材料,到了1890年的時候,醫生以及媒體開始發出嚴正警告,說這是「頭髮中的致命危險」。《刺胳針》描述了一樁怪異的意外,是由於這種配戴梳子的「野蠻風俗」所造成的,內容提到有個女子從樓梯上摔下來,髮梳的梳齒「刺入」她的頭骨,「穿透造成頭骨破裂」。不過更普遍的擔憂是火災,加上對於易燃刷毛法蘭絨的焦慮,1888年時,法國火藥及硝酸鉀(用於炸藥、煙火及火藥)的總工程師里昂.佛榭(Léon Faucher),研究了一名法國年輕女孩的案例,這位「T小姐」花了一個小時,彎著腰在熱煤炭爐上加熱她母親的熨斗,結果頭上的梳子著了火,雖然存活了下來,卻在頭皮上留下一個相當大的永久白色疤痕。佛榭原本想要警告大眾這些「巴黎玩意兒」很危險,但他的結論卻是賽璐珞並不像報上所描寫的那樣危險。

在英國,《刺胳針》的實驗室在1892年進行了有系統的測試,他們的結論是,仿象牙的骰子盒、仿玳瑁髮簪,還有彈力玩具球,全部都「高度易燃」。賽璐珞在攝氏80度到90度時會變得柔軟可塑,這樣的特性讓工匠很容易操作,然而到了沸點(攝氏100度)時,離火焰六吋遠的髮夾在僅僅四分鐘內「很快遭到吞噬」,他們提出警告,「一般的用途並不安全」。1898年時,就連針對青少女的流行刊物《屬於女孩的報紙》(Girl's Own Paper),也建議女孩在家中自行進行科學測試,把自己的梳子放在廢棄爐柵裡點火,作者很遺憾地感嘆道,「可惜這些東西真的很漂亮,引誘人購買。」

隨著賽璐珞越來越普及和便宜,比較不穩定的化學成分充斥市面,導致了更多的火災意外事故。1902年,亞伯丁大學(University of Aberdeen)外科欽定講座教授亞歷山大.歐格斯頓(Alexander Ogsden)在一篇文章中表明,「賽璐珞所導致的燒傷似乎並不罕見。」不需要火花或是火焰直接接觸:只要跪在紅火前面,就會讓梳子和頭髮著火。歐格斯頓從一名蘇格蘭女子的醫生那裡收集到「材料」證據,女子受到嚴重的三度燒傷,花了好幾個月才治癒,且頭髮受到永久破壞,有超過四又二分之一吋的頭皮受損,他把這名女子的梳子樣本和自家女性成員的類似梳子送去進行化學分析,有一小塊碎片在攝氏128度(華氏264度)時就引燃了,這樣的溫度只要距離壁爐六英呎遠就能達到。

在他看來,廉價的賽璐珞在比較低溫時就會點燃,他把一部分受害者的梳子接觸鋼鐵製的女帽飾針(正如她在事發當時的穿著),金屬增強了熱度,賽璐珞在攝氏93度時就點燃了;他又把另一片賽璐珞裹上黑髮,重現配戴髮梳的實際情況,結果在攝氏82度(華氏180度)時就點燃了,而一綹孩童的金髮更把燃點降低到攝氏75度(華氏167度),但在同樣的溫度下,高品質的賽璐珞只會軟化,不會著火。他的結論是,「成分不確定的賽璐珞物品具有危險的爆炸特性,到處都有販售,並且經常使用。」他認為賽璐珞應該在明顯的位置印上「易燃」的字樣,並且希望能夠立法研發不易燃的版本。雖然歐格斯頓的文章發表不過幾個月以後,這個問題就在上議院被提出來,國務大臣卻不想強制立法傷害到賽璐珞的銷售,救世軍這類慈善團體在他們的公報《救恩報》(War Cry)上針對大眾刊印警語,畫了一名女子的梳子在蠟燭上著了火(圖9)。

p_213-圖片來自大寫出版《時尚受害者》,倫敦救世軍國際遺產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賽璐珞一直到1920年代早期都沒有受到管制,即使到了那時候,也只有禁止大型商店存貨。為了消除消費者的恐懼,越來越多的牛角梳製造商開始在他們的商品上註明是「真牛角」,以區別賽璐珞製品,就像刷毛法蘭絨一樣,「不易燃賽璐珞」也開發上市了。後來的測試證明,這些漂亮的小玩意兒絕非無害,1920年代時,有位化學家示範只要燃燒5公克的賽璐珞,也就是每把髮梳的平均含量,就會產生足以殺死一名成年人的有毒氣體。

雖然有許多燒傷和房屋起火,「銷售店舖」和賽璐珞「工坊」或「工廠」裡存放好幾磅的賽璐珞原料或成品才更是致命,歐洲和北美的工廠工人就這麼喪生了,但儘管賽璐珞和賽羅耐特工廠的死亡人數不斷攀升,英國政府卻沒有正式宣布這是一種可能引起爆炸的東西。工廠各自採取了一些保護的措施,在英國賽羅耐特公司工作的哈里.格林斯多克(Harry Greenstock)回憶道,工作時抽煙「視同犯罪,身上帶著煙斗或火柴的人一律立刻解雇,還會定期搜索,所有人的大衣都會經過仔細搜查,就連內襯也不放過。」這似乎是很極端的方法,但是許多致命賽璐珞的意外事故,包括莫里森梳子工廠的爆炸事件,都是因為丟棄火柴和香煙不小心所造成的。

美髮師、男子理髮師和珠寶店也有風險,他們把梳子陳設在嶄新的大片玻璃櫥窗後面(有些還有鏡子,聚集了太陽的光芒),在炎炎夏日中,引發梳子自燃。工廠火災多到不計其數,美國莫里森梳子工廠的災難才發生一個月以後,英國就發生了一場規模最大的百貨公司火災,在倫敦的聖誕購物高峰期間,亞汀與霍布斯(Arding & Hobbs)這棟建築物發生了火災,裡面有50家百貨公司和600名員工(圖10),所販賣的無數賽璐珞物品把那裡夷為平地,也毀了另外40間商店和房屋。

p_214-圖片來自大寫出版《時尚受害者》,倫敦新聞畫報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大火始於一名售貨員伸手想拿聖誕展示櫥窗裡的一把梳子,櫥窗內擺滿了賽璐珞的物品,棉絮「雪花」碰倒雨傘撞上電燈,燈壞了,電線短路,造成展示品失火,亞汀與霍布斯「陷入黑暗之中」,母親與孩童尖叫著從建築物跑出來,「十分鐘之內商店就熱得跟火爐一樣」。英勇的售貨員帶領顧客逃出建築物,但是許多員工沒有這麼幸運,有九人死於被形容成龐大如瀑布般的「尼加拉火焰」中,其中包括一名廚師,他救了女同事,自己卻「落入熾熱的漩渦中」,還有好幾個人在慌亂中從窗戶跳下,錯過了消防隊員拉起的網子,大火如此猛烈,「只能靠一小片襯衫和某個特殊的領扣」來辨識某個嚴重燒傷店員的屍體。

相關書摘 ▶時裝工業奪命圖鑑史:美麗而致命的彩虹-化學染料中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時尚受害者:時裝工業奪命圖鑑史》,大寫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艾利森.馬修.戴維(Alison Matthews David)
譯者:趙睿音

帶病菌的布料、含汞的高帽、以砷染色的手套、過度合身的衣領、扭曲人體的裙撐、易燃的洋裝……

我們精心打扮,心甘情願將死亡穿上身!

從隱伏的有毒染料到著火的鳥籠式裙撐,衣服一直是歷史上最致命的「凶器」。加拿大時尚學院副教授艾利森.馬修.戴維,利用現存的時尚物品以及許多影像和故事,詳述從十九世紀到現在,本是設計來保護人體、讓人感到舒適的衣物,如何潛藏著致命因子,把製造者與穿戴者給弄死了。

這些故事都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血腥與恐怖,包括:

  • 極端誇張笨重、扭曲人體的鳥籠式裙撐
  • 帶菌的布料,成為傷寒、肺結核等傳播疾病的媒介
  • 以汞加工的製帽過程,損傷帽匠神經系統
  • 含砷的顏料,腐蝕人造花工匠與縫紉女工的皮膚

本書藉由回顧危險時尚服飾的歷史,重新審視人與衣物的關係,為當前的爭論提供「可用的過去」,探討時尚產業的健康與可續性等種種議題,省思我們該如何善用知識與技能,創造出真正能保護我們的衣服,更少的時尚受害者。

時尚受害者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