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訃聞】盛唐的終結:縱的繼承者余光中

【訃聞】盛唐的終結:縱的繼承者余光中
Photo Credit: 中山大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兼具詩人、散文家、評論家以及學者身份的余光中在2017年12月14日病逝於高雄,享壽90歲。

兼具詩人、散文家、評論家以及學者身份的余光中在2017年12月14日病逝於高雄,享壽90歲。

余光中數十年來著作頗豐,在新詩、散文與評論都受到華文文壇高度評價,作品亦被選入教科書以及各經典文學選集,香港學者黃維樑即評:「用紫色筆寫詩,用金色筆寫散文,用黑色筆寫評論,用紅色筆編輯文學作品,用藍色筆翻譯。」在台灣文壇數次的文學論戰扮演重要角色,多次站在黨國威權政體的立場攻擊其對手,因而被李敖評為:「文高於學,學高於詩,詩高於品。」

余光中1928年出生於南京,祖籍中國福建泉州永春,年幼時隨父母親遷居福建泉州、江蘇武進以及杭州等地,1937年抗戰爆發之後則與母親輾轉流亡江蘇、安徽、上海、越南,最後在重慶與父親團聚,在四川開始中學學業。中學畢業之後又遭逢國共內戰,先後就讀金陵大學與廈門大學外文系,最後隨國民政府來台,於台灣大學外文系取得學士學位,畢業後出版詩集《舟子的悲歌》,並考入聯勤海陸空三軍編譯訓練班,結訓後進入國防部擔任少尉編譯官,開始軍人作家的身份。

1954年與覃子豪、鐘鼎文等人成立藍星詩社,形成文學流派,強調「縱的繼承」,提倡詩歌應與鄉土以及現實生活結合的文學觀,與同時代的詩人紀弦強調新詩為西方詩歌「橫的移植」對立。藍星詩社曾發行《藍星詩刊》等刊物,余光中亦曾於1957年擔任《藍星週刊》的主編。

1956年余光中與范我存結婚,並在隔年翻譯《梵谷傳》以及《老人與海》。1958年經歷母親過世與長女出生,赴美國愛荷華大學進修,並於隔年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回國後擔任國立師範大學英語系講師。在1960年代持續出版詩集與散文集,其中重要的作品包括《左手的繆思》、《蓮的聯想》、《五陵少年》等,也在台灣各大學講學,並在1965年再次赴美,於密西根州立大學英語系擔任副教授一年,之後回任國立師範大學英語系,並於同年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

余光中三連幅-01
Photo Credit:Public Domain

左起《藍星週刊》第一期、詩集《白玉苦瓜》、《左手的謬思》。余光中與覃子豪、鐘鼎文等人成立藍星詩社後,發行之《藍星週刊》,首期由詩人覃子豪擔任主編。余光中的詩作經常選入教科書中,他的著名詩集直到今天仍不斷再版。

在1970年代,余光中除了持續出版詩集、散文集、評論集以及翻譯英文著作之外,也積極參與文學論戰。在台灣鄉土文學論戰(或稱第二次台灣鄉土文學論戰以區隔發生於1930年代的論戰)中,余光中在《聯合報》發表〈狼來了〉一文,批評當時台灣鄉土文學為「工農兵文學」,其文學觀點與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似有暗合之處」。

在論戰中受到攻擊的作家陳映真以及文學史家陳芳明日後均表示余光中當時整理了陳映真的論點與馬列主義的相符之處,將其報告送交當時的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檢舉陳映真傾共,但余光中於2004年發表於中國《羊城日報》的〈向歷史自首?——溽暑答客四問〉否認向王昇告密陳映真之事,並且辯解寫作〈狼來了〉一文的動機是出於愛國心。

余光中亦於1975年為文批評當時任教於中國文化大學的胡蘭成的著作《山河歲月》,攻擊胡蘭成過去曾在汪精衛政府服務的歷史,引起後續輿論批評,致使胡蘭成失去文化大學教職返回日本。在同一段時間,余光中出版的重要作品包括詩集《白玉苦瓜》與散文集《聽聽那冷雨》,並重新校譯《梵谷傳》。由於在美國進修講學期間接觸到搖滾樂,因此余光中在這段時間也嘗試將詩歌與當時逐漸興起的民歌運動結合,部分作品也被改編為民歌作品。

1985年,余光中與妻子移居高雄,擔任國立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之後作品開始出現許多南台灣的意象與主題,之後曾赴香港講學,之後又返台,從此定居高雄。在此期間,重要的作品有散文集《記憶像鐵軌一樣長》、《隔水呼渡》,詩集《紫荊集》,評論集《從徐霞客到梵谷》等。

進入21世紀之後,余光中極力捍衛文言文在台灣國文教育的地位以及中國文化在台灣的重要性。杜正勝擔任民進黨政府教育部長之時,即多次批評杜正勝「刪減文言文」比例的政策。另外一方面,余光中亦表達對國民黨與前總統馬英九的支持,除了在2010年於《聯合報》發表〈某夫人畫像〉表達對前第一夫人周美青的讚頌之外,也在2012年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批評馬英九「bumbler」時,表示「bumble」該字可以翻譯為「大巧若愚」,認為《經濟學人》並無侮辱之意。

酒入豪腸,七分釀成月光
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
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

余光中數十年的寫作生涯醞釀出了等身的著作以及極具時代意義的詩文,但其具侵略性的論戰行動,成就的並非盛唐,而是眾人的詫異與驚嘆。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