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的創生:耶穌是哲學家、革命家還是邪教頭目?

基督教的創生:耶穌是哲學家、革命家還是邪教頭目?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史書是人寫的,一般是為當時統治者的利益服務。後人應當多動點腦筋,有時候只需要計算一下年份就知道可能不是這麼回事。無論如何,尼祿這個暴君迫害基督徒劊子手的形象被「維護」了近兩千年,不管跳進什麼河也洗不清了。

文:張丹紅

耶穌是哲學家、革命家還是邪教頭目?

有關耶穌事蹟的傳說數不勝數。他在以色列巡迴講道,宣揚如何按照上帝的旨意生活。他以奇蹟證明上帝的存在,例如讓瞎子重見光明、讓癱瘓者健步如飛。耶穌過著既貧窮又瀟灑的生活,對清規戒律嗤之以鼻。他的信徒越來越多,很多猶太人認為他就是《舊約聖經》(Old Testament)中預言的救世主。這使羅馬統治者對耶穌恨之入骨,他們一來擔心自稱上帝兒子的耶穌對自己構成競爭,二來打從心底排斥他宣揚的一神教,因為羅馬人受希臘人的影響,信奉的是多神教。大祭司彼拉多(Pontius Pilate)在希律國王(上面提到的那位國王的兒子)面前惡語相告,說耶穌自封先知,蠱惑人心,不利於社會安定。國王與他的爸爸一樣多疑,於是對耶穌下了逮捕令,並判處他絞刑。

獄方為了使這位自稱是先知的人更不光彩,讓兩名小偷與他一同受刑。三人被釘在十字架上時,烈日當空,饑渴與手足的劇痛折磨著他們。看守找了塊陰涼地方,以死囚的衣服為賭注躑骰子玩。正當太陽升至最高點的時候,天空突然漆黑一團。耶穌大叫:「完成了。」他的頭垂下時仍在喃喃自語:「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到你的手裡。」說完便斷了氣。

第一個見證耶穌復活的是抹大拉的馬利亞(Mary Magdalene)。她是耶穌最忠實的追隨者之一,跟隨他巡迴講道,像現在的追星族。她還主動承擔了廚娘的角色,自我奉獻的精神大於追星。有關她曾經是妓女的說法,《聖經》沒有提供佐證,只是說耶穌曾經從她身上驅趕了七個惡魔。心目中的先知辭世三天之後,抹大拉的馬利亞帶著香精準備為死者擦拭身體,但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墓前的石頭被挪開,棺材蓋打開,裡面空空如也。正當抹大拉的馬利亞傷心欲絕之時,一個園丁模樣的男人朝她走過來。女人問:「是你偷了耶穌的屍體嗎?」話剛說出口,她便認出面前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三天前在十字架上斷氣的大師。這之後,耶穌又多次在朋友們面前出現,四十天後升天。

耶穌是希伯來語「耶和華救主」的意思。猶太人是一個宗教色彩很濃的民族,而且很多人認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指的便是他自己,或是他的兒子,因此,耶穌的名字很常見。於是有人稱基督故事裡的耶穌為「拿撒勒的耶穌」,這樣不至於和張三、李四家的耶穌混淆。「基督」在希伯來語裡的意思是「救世主」,是個頭銜,所以我們常聽到「耶穌基督」的說法,這是耶穌自封的還是別人給他戴的高帽,不得而知。

不管你信不信耶穌是基督,你的生活多多少少與他相關。我們對時間的計算就是從他的生日來的。他降生的那一年是西元前一年,次年是西元一年,西元〇年不存在。基督教世界乾脆直接稱基督後一年、基督後二〇一六年。不過,據歷史學家考證,拿撒勒的耶穌不是在聖誕夜來到人世的,而是一月初的某一天。他出生的年份也有誤,很可能是西元前的幾年。也就是說,基督教世界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隆重地為耶穌祝壽很可能是自作多情,以訛傳訛。可以確定的是:約瑟夫不甘只做養父,而是一鼓作氣和馬利亞生了至少六個孩子。他因為相信了聖嬰的故事,而被後來的天主教會封為聖人。

據史料記載,彼拉多於西元(或基督後)二十六年至三十六年擔任巴勒斯坦部分地區的羅馬行政長官。他定期巡視所轄地區,處理司法事務。耶穌正是在此期間傳教,最多不超過三年。彼拉多的死刑判決使耶穌只活到三十歲。很多人深信耶穌是被十二個信徒之一的猶大(Judas Iscariot)以三十個銀元所出賣,並把猶大等同於猶太人,這讓猶太人倒楣了兩千年。其實,就算猶大出賣耶穌是真,也不說明猶太人比其他民族更卑劣。首先,每個民族都難免有幾個利慾薰心的小人;其次,另外十一個信徒加耶穌本人都是猶太人,十二比一,正能量佔絕對優勢。被基督徒視為先知和救世主的耶穌按照今天的觀點可被稱為傳教士、哲學家或職業革命家,見仁見智,在羅馬當局者的眼裡,他則可能是煽動家或猶太邪教組織的頭目。

耶穌徒弟的徒弟集體抑鬱創作《聖經》

最初猶太人被稱為希伯來人,祖先是亞伯拉罕(Abraham)。西元前一九〇〇年(中國的夏朝),亞伯拉罕帶領族人來到富饒的迦南(Canaan),就是後來的巴勒斯坦。一場大旱逼迫猶太人逃亡埃及。當時已經會修築宮殿和金字塔的埃及人從心底裡瞧不起這些草原來的牧羊人,把他們當奴隸使喚。法老竟下令將猶太人的新生嬰兒扔進尼羅河,以阻止外來族人的數量增長。西元前十三世紀(中國的商朝)的某一年某一天,從事了四十年牧羊工作的猶太人頭目摩西(Moses)看到一名同胞慘遭埃及人的欺淩,挺身而出,一陣拳腳讓那個埃及人歸了西。消息很快傳到法老的耳朵裡,摩西就日夜趕路逃到了紅海對岸阿拉伯地區的米甸(Midian)。在那裡,摩西與當地首領的女兒結了婚,接著當起牧羊人,樂不思蜀。有一天,他趕著羊群到了何烈山(Mount Sinai/Mount Musa)附近,上帝耶和華在燃燒的荊棘中顯現,提醒他不要忘記在埃及的同胞。

摩西肩負重任回到埃及,並上演了《舊約聖經》中最驚心動魄的一幕:猶太人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逃脫了法老的魔掌,突然,前面是波濤洶湧的紅海,後面是聞聲追趕而來的埃及人。摩西向大海伸出手杖,紅海便分開一條道路,猶太人輕鬆走過;當埃及人入海時,紅海再度波浪滔天,法老的士兵被海水吞噬,無一生還。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