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雄怒鍘中信金的關鍵雷火:高標準、零容忍的金融治理時代

顧立雄怒鍘中信金的關鍵雷火:高標準、零容忍的金融治理時代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一週金融圈最熱議的事件,非中信金控遭懲處莫屬;據悉,中信金誤踩兩大地雷,讓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決定大刀一揮,也藉此向金融圈宣示高標準、零容忍的公司治理時代來臨。

文:林曉捷|財訊雙週刊 第544期

「為什麼經董事會決議的事項,最後卻是總經理遭到懲處?」

過去一週台北金融圈最熱議的事件,應該非中信金控因為代墊大股東辜仲諒保釋金遭到金管會懲處莫屬。而為什麼懲罰的對象是總經理不是董事會,也是許多人的共同疑問。

12月5日,就任金管會主委甫三個月的顧立雄揮出第一刀,針對金控家族的公司治理,砍向中信金控,因為去年6月8日特偵組發動搜索中信金總部等58處;同一天,中信金的董事會也以臨時動議決議「若有同仁因公務涉訟,公司會提供必要的協助⋯⋯,經董事會決議授權代墊保釋金上限由六千萬提高到一億元台幣。」後來證實,其中9260萬元都為離職員工辜仲諒保釋,金管會認定與董事會決議的「因公務涉訟」無關,因此予以懲處:中信金核處罰金一千萬元,總經理吳一揆停職六個月、法遵長金延華停職三個月。

中信金憑什麼無罪推論?
離職員工何來因公涉訟?

金管會大刀一揮,立刻成為歲末年終金融圈最受矚目的事件,許多人第一個疑問就是:「為什麼是總經理?董事會為什麼沒有責任?」也有人高度關心此案還有沒有後續?金管會要不要移送檢調調查?

根據金管會高層透露,這件事中信金的審計委員會有做決議,「要認定同仁為清白才能提供協助」,再送董事會決議,認定「公司守住基本防線」,因此金管會一開始定調為「公司治理」層級,決定不會移送。

但再細究,雖有經審計委員會、董事會決議,但經理人如何向董事會報告?報告內容為何?恐有避重就輕之嫌。金管會說,中信金當時以「事發突然、急迫」為理由,簡化甚至省略相關程序,也沒有確定員工的涉案程度、沒有了解《刑法》保釋金的目的、以及公司未有為員工墊付保釋金的機制三重原因下,就提案董事會,不利董事會做出正確的決策,因此決定懲處對象不是董事會,而是經理人。

尤其針對其中兩點,據悉金管會甚為感冒。一是吳一揆以「無罪推論」判斷辜仲諒的清白;另則是辜仲諒早已是離職員工,何來「因公涉訟」。

金管會拿出去年搜索當天特偵組發布的新聞稿指出,當天特偵組在重兵搜索後,立刻發布新聞稿表示:「中信金控集團於1992至1996年間,以子公司境外投資名義,將該集團資金層層轉匯至辜仲諒等人掌控之帳戶內,供為私人投資之用,金額約三億美元。」白紙黑字的罪證哪來的無罪推論?

再者2006年紅火案爆發,辜仲諒就已請辭副董事長一職,至今11年,一位離職11年的員工,何來「因公」涉訟?

因此,金管會雖然無意將案情升高為刑事案件,但決定在「公司治理」範疇內,給予重懲,其中,總經理吳一揆停職六個月的懲處,尤其讓金融圈譁然。

1960年出生的吳一揆,今年才57歲,他在2009年底上任中信金總經理時,還不到50歲,絕對稱得上青年才俊;他出身外資交易室,一路從高盛證券執行董事、法國幸福銀行執行副總裁、倍利證券躥出,讓中信銀行看見他的經營長才而挖角。

吳一揆受重用 年薪破億
護主遭停職 下一步傷神

交易室的訓練,讓他練就冷靜分析的能力,因此在中信金幾次事件:包括內部的花旗幫人事動盪、紅火案事件之後,他一路升官,愈來愈受大股東辜仲諒的信任與重用,根據2016年的中信金財報,吳一揆的年薪破一億元大關,金融圈內幾乎無人出其右。

但這一次,吳一揆為了護主「栽跟頭」,對內辜仲諒想必銘感五內,但對外而言,遭到金管會大刀停職,即使半年後自動復職,但年紀仍屬「青壯派」的他,將來在金融界如何繼續專業生涯,恐怕是頭疼的問題。

國內公司治理專家、交大財金系教授葉銀華表示,這次事件就金額而言,其實不算大事,但商譽受損不小。金管會藉此立下對公司治理「零容忍」的態度,將來不只中信金、對整個台灣金融業的公司治理都有帶動高標準的意義指標。

開鍘隔天,中信金股價應聲下挫,中信金還被核處一千萬元罰金,而受益者─被代墊保釋金的大股東卻因不在金融圈任職,毫髮無傷,但對股東總數高達四十幾萬人的中信金小股東而言,真是無語問蒼天。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