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如何看待神》:笛卡兒如何證明上帝存在?

《哲學家如何看待神》:笛卡兒如何證明上帝存在?
Photo Credit: Frans Hals United State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笛卡兒相信,上帝的觀念還以另一種方式證明上帝存在。更精確地說,從我們擁有上帝的觀念這個事實,可證明祂存在。

文:安德魯・佩辛(Andrew Pessin)

笛卡兒(René Descartes, 1596-1650)
存在之物存在:上帝的觀念本身可證明上帝存在

笛卡兒指出,如果仔細觀察,我們會發現,有些觀念即便只存在於我們心靈裡,一樣不是我們可以任意捏塑──因為它們不是由我們虛構出來,而是擁有自己的獨立性質。例如,我們擁有三角形的觀念,而三角形包含什麼性質不是由我們決定。三角形三個角的總和必然是一八〇度,三角形最長一條邊必然和最大一個角相對,這些都是我們從三角形觀念裡發現的性質,不是由我們放入三角形的觀念裡。所以,我們必須接受我們從三角形觀念發現的每種性質,不能任意增減。

另一個類似的觀念是上帝。

按定義,上帝是絕對完美的存有,擁有各種可能的完美(perfection;譯註:這裡所謂的「完美」和中文所理解者不太一樣,意思接近於「優異品質」)。祂身上有很多這一類完美,例如力量、智慧和美善等等。但除此以外祂還有一種難得的完美:存在。所以,說上帝是絕對完美的存有就是說祂是存在的存有。但就像三角形必然擁有三角形觀念包含的每種性質,上帝也必然擁有「絕對完美的存有」觀念包含的每種性質。由此可以推論出,上帝存在。

事情就這麼簡單。

你也許會納悶「存在」何以會是一種「完美」。理由是,「完美」是指那些可以增加一件事物整體價值的性質。力量、智慧和美善明顯屬於這個範疇:擁有越多這些性質的事物就越有價值。「存在」也一樣。不存在的東西毫無價值可言,什麼都不是。只存在於人類心靈裡的東西(比方說一個觀念)略有價值一些,但除非它也存在於現實,否則作用不大。當一件事物從觀念狀態變為現實狀態,它就會「更勝一籌」。所以存在是一種完美。

我們也許會抗議說,思想裡有某一事物,這事實本身永不可能證明該事物存在於心靈之外。思想既然是內在於心靈,它又怎能證明某事物存在於它之外?話是沒錯,但這個適用於一切事情的道理並不適用於上帝,因為有關祂的觀念本身便已包含存在。

問題也許就出在這裡。如果我們把「存在」包含在上帝的觀念裡,那我們當然只能說上帝是存在。但一如有翅膀的馬不存在於現實,純粹是我們想像出來,所以,上帝的「存在」也只是我們想像出來。

但這個反駁搞錯了重點。我們是有自由在想像裡把翅膀加到馬上,但上帝的觀念卻不由得我們虛構。就像三角形的觀念是獨立於我們而存在(它是我們發現而非我們發明),上帝的觀念亦復如此。另外,就像三角形的觀念規定了三角形的性質,上帝的觀念亦規定了上帝的性質。如果說三角形的三個角加起來等於一八〇度不是一種虛構,那上帝存在一事也非我們虛構。

也可以換一種方式說:根據上帝的觀念,上帝是存在的存有。因此,否定上帝存在等於說「這存在著的東西不存在」,其為矛盾不言自喻。「矛盾」絕不可能為真,所以上帝絕不可能不存在。

因此上帝必然存在。事情就這麼簡單。

無限存有不只是一個好觀念:我們的上帝觀念必然是由上帝導致──由此可知上帝存在

笛卡兒相信,上帝的觀念還以另一種方式證明上帝存在。更精確地說,從我們擁有上帝的觀念這個事實,可證明祂存在。

首先要知道的是,說上帝是「絕對完美的存有」就是在說祂是無侷限性的存有或無限存有(infinite being)──因為如果一個存有有侷限性,就不會是絕對完美。

其次,擁有某個觀念意謂它存在於你的心靈裡。當你思想一塊石頭,它就會存在於你的心靈裡。這時候,它的存在方式當然不同於存在於心靈之外的時候,但它也不是不存在。所以,如果我們擁有「無限存有」的觀念,便表示它存在──至少是存在於我們的心靈裡。

第三,沒有事物可以憑空蹦出來。那是不可想像的。所以,一切事物都是其來有自。這表示一切存在的事物必然是包含在導致它的原因(cause)裡,表示結果(effect)中的一切總是以某種方式包含在其原因中。例如,當水變熱,它的熱必然來自別處,例如是火讓它變熱。因為不是這樣的話,那水的熱便是憑空而來,而這是不可想像的。

現在來看看這些前提會帶來些什麼。

既然沒有東西是憑空而來,那麼,如果「無限存有」的觀念存在於我們的心靈裡,我們就必須追問是什麼導致它存在。我們自己是徹頭徹尾的有限存有,智慧和能力都相當有侷限性。宣稱我們就是「無限存有」觀念的原因,就是宣稱本質上無限的事物可以是來自不包含它的事物,但前面已經說過,這是不可想像的。任何其他普通事物也不可能導致這個觀念,因為其他事物就像我們自己一樣,是片面和有限。

有鑑於此,一個結論就是無可避免。如果沒有事物可以憑空而來,那「無限存有」的觀念只能是由一個無限存有導致。但不存在的事物不可能導致任何事物,由此可證,一個無限存有確實存在。

換言之,上帝確實存在。

有人可能會反駁說,我們事實上並不擁有「無限存有」的觀念。我們對「無限」的掌握非常不清晰和不完整,對上帝更是斷然缺乏完整掌握。但缺乏清晰完整的掌握不表示你沒有「無限」的觀念。我們雖然無法環抱大象但仍然可以觸摸到大象,同理,心靈雖然無法充分掌握「無限」,但仍然可以「觸摸到」它。我們可以很容易就知道無所謂最大的數字,因為不管你想到任何數字, 總可以說出一個比它更大的數字,無有止境,所以,我們雖然不能掌握所有數字,仍無礙於我們體會數字的無限性質。

由此可以證明上帝存在。

上帝不打烊:有更多理由表明上帝持續創造世界

笛卡兒為一種當時已成共識的神學理論貢獻了一些新的支持論證。

是什麼讓我們或世界或任何事物在每一刻保持存在?會有此一問,是因為理論上任何事物在任何一刻都有可能失去存在。從我們片刻之前存在的事實,不能推論出我們現在必然存在。事實上,人類物種在出現之前曾經長時間不存在,而且有朝一日也一定會不復存在,所以我們的不存在不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我們任何時刻都有可能停止存在, 那又要怎樣解釋何以此刻我們仍然存在?

必然是有什麼原因讓我們繼續存在,它持續維護我們的存在,時時刻刻把我們重新創造一遍。

這個原因有可能是我們自己嗎?我們擁有某種保持自己存在的能力嗎?我們顯然感覺不到自己有這種能力。但如果我們感覺不到,又如何能時時刻刻發揮這種能力?又如果我們有能力時時刻刻重新創造自己,為何不賦予自己每一種優異品質?創造能力總是從觀念開始:我們是因為有椅子的觀念才能根據這個觀念塑造出一張真正的椅子。我們還有(比方說)大智慧的觀念,如果我們確實可以時時刻刻重新創造自己,為什麼不把大智慧賦予自己?

那是不是有其他塵世事物可以解釋我們的持續存在?一開始,是我們的父母導致我們存在,但他們也是我們能持續存在的原因嗎?很難想像事情會是這樣。因為你要創造或維護一件事物,必須發揮你的因果作用力,這又需要你近在它們身旁。但我們父母一般都不在我們身邊,那他們又是如何創造或維護我們?何況,他們自己也是隨時有可能停止存在,所以自身亦碰到同樣問題。除非他們能存在於(比方說)第二瞬間,否則就無法導致我們存在於第二瞬間。但在第一瞬間和第二瞬間的間歇,又是什麼保存了他們的存在?

所以,如果我們想解釋自己何以繼續存在,便必須訴諸一種無處不在和不可能失去存在的存有。這個存有過去不曾有過不存在的時候,也會一直存在到永遠。

顯然,符合這種能力資格的只有一個候選者。

從我們的繼續存在的簡單事實,可推論出上帝時時刻刻不斷重新創造我們。

同樣顯然的是,在我們存在的時時刻刻,上帝必然存在。

相關書摘 ▶《哲學家如何看待神》:萊布尼茲證明上帝存在的全新方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哲學家如何看待神:從柏拉圖到海德格、道金斯》,立緒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安德魯・佩辛(Andrew Pessin)
譯者:梁永安

為幫助讀者釐清「上帝」的觀念,本書將依序從「西元前」、「中世紀」、「近代」、「十九世紀」到「當代」等五個時間跨度來梳理,蒐羅歷代哲學家如何看待神的各種提問與觀點:有些是關於祂的屬性和性格,有些是關於祂的作為,有些則是關於祂的創世大計。

此外,本書還將引導讀者看看思想家如何討論上帝的存在,並提出從無神論到教派信仰系統的各種論證。從西元前到當代,67位哲學家的90個問題如果你想知道兩千五百多年來在各文化中最偉大的哲學家,各是怎麼看待這個史上最爭議的問題,只需要從這本書開始。

作者安德魯.佩辛為康乃狄克學院哲學教授,筆調輕鬆有趣,行文精闢簡潔,字裡行間充滿了西方散文的機鋒與迷人魅力。他更從虔誠信仰、無神論、甚至邪教中提出卓越的論據,無一不展現其非凡的洞察力。無論你的宗教傾向為何,本書都是你拓展思維的最佳選擇。

哲學家如何看待神
Photo Credit: 立緒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