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執著於「黑人天生就是比較擅長運動」這個觀念有其危險性?

為什麼執著於「黑人天生就是比較擅長運動」這個觀念有其危險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重點是,過去兩百年,將黑人高體能低智慧的特性融合在同一個理論中,造成強大威力,許多人透過這個偏差的三稜鏡來解讀黑人在體育上的絕大多數成就。換個說法就是:黑人運動員的成功並未減損白人至高無上的地位,反而更肯定了白人的優越性。

文:馬修・施雅德(Matthew Syed)

黑人真的只有運動優越嗎?

但是,黑人被形容為比較優秀的運動員真有那麼不好嗎?會帶來任何實質傷害嗎?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幾十年,白人運動員的成就在美國一直被當作一股正向的力量。體育記者經常稱頌拳王路易斯(Joe Louis)、阿里,以及美國職棒大聯盟第一位黑人球員羅賓森(Jackie Robinson)等人的傑出成就,聲稱他們的表現給予種族主義者痛擊,是促進種族平等的先鋒。

在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後,《泰晤士報》記者巴恩斯(Simon Barnes)寫道:

(歐巴馬)要感謝二十世紀許多偉大的美國運動員。運動不只反映社會,也是改造社會的重要力量。引領歐巴馬邁向美國總統的路上,有許多黑人運動員樹立的里程碑⋯⋯

或許,運動幾乎是最能公開客觀衡量個人價值的活動。當路易斯痛擊施梅林(Max Schmeling)或者當吉布森(Althea Gibson)連連拿到網球大滿貫賽冠軍時,沒有什麼「另一方面」或「換個角度來看」這回事。有時候,黑人就是比白人優秀,沒有人能夠避開這個事實。

對於理解「運動如何影響世界」,這段報導很有震撼力,但它漏掉一個重點:他沒有意識到,執著於黑人天生就是比較擅長運動這個觀念也有它的危險性。要理解為什麼如此,得重新審視運動和種族問題。

第一個提出種族間有生物差別的科學家是瑞典植物學家林奈(Carolus Linnaeus, 1707-1778)。他在一七六七年那篇著名的論文中表示,美洲原住民「紅皮膚,脾氣很差,頭髮很黑且又直又厚;鼻孔很寬,個性固執⋯⋯非得照習慣做事」;歐洲人則「金髮碧眼,非常聰明⋯⋯懂得發明⋯⋯以法律為行事準則」;而非洲人是「被動、放鬆⋯⋯頭髮打結⋯⋯動作慢,愚蠢⋯⋯反覆無常」。

林奈的論文引發了將種族分等級的熱潮,但直到一八五九年達爾文發表《物種原始》,各種相關想法才被整合為演化論。科學家藉著達爾文學說,辯稱黑人發展得較慢,不如白人先進。

由此得出兩個結論。首先,黑人的智慧不如白人,直到一九六三年,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教授賈瑞特(Henry Edward Garrett)還說:「跟白人比起來,黑人缺少我稱之為『抽象智慧』的思維。他們的層次比較低。」第二就是黑人比白人強壯而敏捷;賈瑞特又說:「沒生病的時候,那些非洲黑人都是滿身肌肉的動物。」

把「 黑人智慧落後, 但運動能力優越」 的說法講得天花亂墜的, 莫過於克羅威爾(Dean Cromwell, 1879-1962),他是一九三六年柏林奧運美國代表隊的領隊。他說:「黑人在某些項目比別人強,因為和白人比起來,黑人較原始。不久之前,他們在叢林跑步和跳躍的能力,攸關他們能不能存活下來。他們有強健的肌肉,加上輕浮的態度,正好符合跑跑跳跳的運動員所需的身心放鬆狀態。」

這些觀點毫無科學根據,但是對一般人而言,這都無關緊要,特別是當觀點符合白人為主的世界經濟利益時,例如認為黑人強壯但魯鈍的觀念,在道德上合理化了過去美國南方人叫黑人在棉花田裡當奴工的事情。

重點是,過去兩百年,將黑人高體能低智慧的特性融合在同一個理論中,造成強大威力,許多人透過這個偏差的三稜鏡來解讀黑人在體育上的絕大多數成就。換個說法就是:黑人運動員的成功並未減損白人至高無上的地位,反而更肯定了白人的優越性。

看看柏林奧運的歐文斯(Jesse Owens, 1913-1980)。他連得幾面金牌的壯舉,曾被視為「對亞利安人優越論(Aryan supremacy)帶來當頭棒喝」。但其實當時的德國民眾早已耳聞黑人在運動上有多厲害,納粹知識份子甚至辯稱美國人作弊,找來這個「腳後跟骨頭像動物般大得離奇」的黑人。

對希特勒來說,柏林奧運完全沒有失敗,反而是大好宣傳機會。華特斯(Guy Walters)在《柏林奧運》(Berlin Games)中就指出,奧運過後,希特勒的政策獲得更穩固的支持,對少數民族的迫害升級,整個國家更積極準備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戰。

同樣的,強森(Jack Johnson)在一九〇八年成為第一位黑人重量級拳王,但是在拳擊場上擊敗白人,並沒有冒犯到白人的敏感地帶,反而是他在美國南方異族通婚還不合法的年代和白種女性往來,以及他在一九一〇年大敗白人拳擊手之後嘲笑對手,才是觸怒白人敏感神經的原因。白人對強森的反彈不是因為他在拳擊場上獲勝,而是害怕黑人可能要求社會和政治改革。

羅賓森首度為布魯克林道奇隊上場打球時,他最主要的成就並非向世界展示黑人也會打棒球(美國人已經從黑人棒球聯盟的實力得知這點),而是他的出現公開明確地象徵了廢除種族隔離的趨勢。

你能說拳王阿里藉由贏得世界重量級拳王寶座而證明黑人的「價值」,是他對種族平等最主要的貢獻嗎?但他其實是從另外一個黑人拳擊手那裡贏得冠軍頭銜,而對方之前也是因為擊敗了黑人拳擊手而奪冠。

不,阿里真正發揮政治和文化影響力的舞台並不是拳擊場,他的拳頭雖然為他開闢了舞台,但他是靠舌頭改變了二十世紀的美國歷史,他提出的黑人激進主義讓美國多數白人心生畏懼,在黑人爭取民權的時代發揮了重要力量。簡單地說,阿里乃是因為粉碎了黑人智商低的刻板印象而震撼全世界,並不是因為他打碎了白人的下巴而震撼全世界。

上述種種並非否定黑人體育成就的重要性,只不過要釐清黑人運動的成就究竟對種族平等帶來多大貢獻,是一個更複雜的問題。黑人運動場上的成功最主要的影響不是在打破種族主義,而是提升了少數民族的自尊心,提供一個絕佳的跳板,讓黑人開始衝撞白人偏執的觀念,打破白種人智商較高的迷思。

唯有當黑人在需要靠腦力的運動項目也大放異彩時,黑人的體育成就才能真正推翻過去的刻板印象。比方說,一九六〇和一九七〇年代的英國,大家普遍認為黑人足球員沒有能力擔任需要創意巧思的控球員角色,直到像伯恩斯(John Barnes)這樣才華洋溢的黑人足球員出現,才打破這個偏見。

同樣的,美國人一直認為黑人不夠聰明,沒有辦法達到美式足球隊對四分衛的嚴苛要求。曾擔任亞歷桑納州立大學體育主管的史密斯(Gene Smith)就表示:「刻板印象普遍認為,黑人四分衛思慮不夠周密,沒辦法策動好的攻勢。」結果還是靠黑人運動員的傑出表現才打破這個成見。

但在爭取種族平等的戰場上,這些都只是局部勝利。一九六八年凱諾在奧運中贏得一千五百公尺賽跑金牌(已經是美國通過民權法案四年後),且看當時的大眾媒體如何描述這件事。有個媒體形容他「半是人,半是大羚羊」。《洛杉磯時報》的記者莫瑞(Jim Murray)則寫道:「凱諾十年前離開肯亞山區時,他不會比犀牛更清楚正式的賽跑是怎麼回事。」

從這個角度看來,所謂「黑人在運動上的優越性」這樣的觀念不能純然被當作無害的科學謬誤,而是存在已久的有害偏見。

刻板印象的威脅

二〇〇一到二〇〇五年間,亞利桑納大學心理學家史東(Jeff Stone)和同事訪談了一千五百名學生,企圖弄清楚人們對種族和運動的觀感及心態。他們發現,學生普遍認為黑人運動員運動天分較高,但和運動有關的智能則較低。另一方面,白人運動員得到的評價正好相反,即運動時比較懂得用頭腦,但天生運動能力則較差。

這項調查證明了認為黑人運動員體育天分高但智商低的想法,不只是過去的迷思,而且存在於現代人的集體意識中。但史東想更進一步找出:這種刻板印象或偏見產生了什麼重要後果嗎?會不會影響人際互動(無論和體育有關或無關)?又或者,這些想法只是背景雜音,不會有任何明顯的影響?

為了找出答案,研究人員選出一組白人,請他們聆聽一段籃球比賽的收音機轉播,然後評價某個球員的表現。不過在第一次測試前,他們告訴聆聽者一些資訊,讓他們相信該名籃球員為黑人。聽完廣播後,他們覺得這名球員運動天分很高,是個優秀的運動員。

接下來在第二次測試前,史東告訴他們相反的資訊,讓他們相信球賽轉播中提到的球員是白人,結果呢?你猜中了。現在他們認為這個人運動天分很低,是個差勁的球員。要特別強調的是,儘管評價南轅北轍,但他們兩次聽的其實是同樣的錄音。

這個研究顯示偏見如何影響人們看世界的觀點。因此,中學老師可能看到兩個能力相同的運動員,但認為黑人運動員先天上就比白人運動員厲害,這完全是種族偏見。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假設已經深植人心,影響不同種族的人,包括黑人自己在內。

我們在前面提到,雇主聘用人員時,會如何歧視名字看起來像黑人的應徵者。現在我們明白原因何在了,因為雇主傾向認為黑人應徵者頭腦比較差,比較不能勝任這份工作,即使他的學經歷不比他們真正聘雇的人差。歧視可能只出現在潛意識裡,卻會造成非常真實的後果。要記住,儘管學經歷相同,名字像黑人的應徵者獲得面試的機會比名字像白人的應徵者足足少了五〇%!

也許最要命的是,這類偏見會自動發酵、傳播。如果黑人注意到雇主對他的高學歷視若無睹,就有可能(很理性地)決定把力氣用在別的事情上,以致黑人的教育水準更加下降。長期下來,更加落實了雇主對於黑人的假設(黑人的智識水準不如白人),而且現在還有實際數據支持呢。

至於運動場上,種族歧視的方向剛好相反。大家普遍假設黑人比白人厲害,白人反而比較容易受到忽視,在需要體力或速度的項目尤其如此,因為大家從一開始就假設白人比較缺乏這方面的天分。黑人則剛好相反,被認為運動天分高,因此受到激勵,會特別努力訓練,結果表現良好,於是更加證實了原先的假設。

史東在一九九七年做的另一個實驗,也許最能具體顯示刻板印象的威力。他們找了高中時代都是運動高手的一群白人和一群黑人,要他們參加高爾夫球的推桿測試,發現黑白兩組表現一樣好。但接下來他們被告知,這次要測試的是他們的「運動天分」,結果非常戲劇化,白人的成績全面變差。單純因為覺得評分項目牽涉到不利於他們的刻板印象,就足以讓他們方寸大亂。這種現象稱為「刻板印象威脅」(stereotype threat)。

「遇到種族相關的事,我們經常假設某個情況就客觀而言對各組都一樣,那麼每一組也應該有相同的體驗。」創造出「刻板印象威脅」這名詞的心理學家史堤爾(Claude Steel)寫道:「可是,承受負面刻板印象的人知道,別人特別容易認為他們天賦資質有限,而沒有刻板印象負擔的族群就不會感受到這種威脅。這是一種很嚴重的威脅,其中的涵義是,只要碰到和這些能力相關的領域,他們都不夠格和其他人平起平坐。」

刻板印象的威脅不只出現在體育界,日常生活中也屢見不鮮。例如,史堤爾曾經給一群大學生一份標準測驗卷,告訴他們要測驗的是他們的智識能力,結果白人比黑人表現要好很多。但如果同樣一份考卷只拿來作為實驗工具,絲毫不提及任何關於智識能力的說法,結果無論黑人或白人,分數都差不多。

一味假定任何族群成功或失敗的模式都是基因造成的結果,實在太便宜行事了。我想強調的是,背後還有一股更微妙、更深奧的力量在運作著。實際的研究與發現,早已否定了這種將黑白問題簡化為基因問題的傾向。

如果我們能夠丟掉帶著種族偏見的有色眼鏡,將會發現不只世界看起來很不一樣,而且很快的,一切會有所改變,變得更好、也更和諧!

相關書摘 ►想知道為什麼頂尖運動員這麼迷信?最好的方法就是先研究鴿子的行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練習的力量:努力可以超越天賦,每個人都能站上巔峰(2版)》,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馬修・施雅德(Matthew Syed)
譯者:齊若蘭

為什麼英國有一群頂尖桌球高手全住在同一條街上?是因為他們有特殊DNA還是巧合?
畢卡索、貝克漢、費德勒為何在各自領域表現卓越非凡?
別人總是獲得賞識,而自己努力成果往往打折,問題究竟出在哪?

人生是充滿比賽的競技場,不論在學校或職場,我們不斷面臨輸贏挑戰。但為什麼有人能在壓力下勝出,卻有人患得患失,陷入撞牆瓶頸?內在天賦、後天苦練和意志力,這些因素在輸贏間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

英國奧運國手兼新聞獎得獎作家馬修・施雅德,在本書中藉由遺傳學、心理學、經濟學與社會文化等觀點,精闢解析如何讓「練習」成為決定勝負的關鍵,以及面對每場人生賽事的正向心態與成功心法。他以自身經驗加上豐富學理佐證出一個事實——成功有一定的公式可循。

透過「練習的力量」,你我,都有可以成為旁人眼中的卓越天才!

「練習的力量」十大關鍵詞

  1. 天賦 → 天賦並不像你以為的那麼重要。
  2. 動機 → 唯有自己決定要投入時,才能累積有意義的練習時數。
  3. 教養 → 神童並非擁有特殊基因,只不過有不尋常的教養方式。
  4. 目標 → 將練習的目標放在追求進步時,可以發揮身心最大潛能,超越極限。
  5. 心理素質 → 不把跌倒看成失敗,而是從中找到自己進步的證據。
  6. 努力 → 不要稱讚孩子聰明,而是要稱讚他「很努力」,培養他正向的成長心態。
  7. 信仰 → 相信某種超越自我的力量,可以產生巨大心理效益與安全感。
  8. 樂觀 → 以「非理性的樂觀」創造自信,在壓力下仍能有卓越表現。
  9. 雙重思考 → 同時抱持兩種互相矛盾的信念,兩者都接受,在不合時宜時丟棄,等需要時再重拾回來。
  10. 高度抗壓 → 臨上場前幾分鐘徹底拋開原本信念,改為說服自己:這場比賽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getImage_(1)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