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執著於「黑人天生就是比較擅長運動」這個觀念有其危險性?

為什麼執著於「黑人天生就是比較擅長運動」這個觀念有其危險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重點是,過去兩百年,將黑人高體能低智慧的特性融合在同一個理論中,造成強大威力,許多人透過這個偏差的三稜鏡來解讀黑人在體育上的絕大多數成就。換個說法就是:黑人運動員的成功並未減損白人至高無上的地位,反而更肯定了白人的優越性。

文:馬修・施雅德(Matthew Syed)

黑人真的只有運動優越嗎?

但是,黑人被形容為比較優秀的運動員真有那麼不好嗎?會帶來任何實質傷害嗎?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幾十年,白人運動員的成就在美國一直被當作一股正向的力量。體育記者經常稱頌拳王路易斯(Joe Louis)、阿里,以及美國職棒大聯盟第一位黑人球員羅賓森(Jackie Robinson)等人的傑出成就,聲稱他們的表現給予種族主義者痛擊,是促進種族平等的先鋒。

在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後,《泰晤士報》記者巴恩斯(Simon Barnes)寫道:

(歐巴馬)要感謝二十世紀許多偉大的美國運動員。運動不只反映社會,也是改造社會的重要力量。引領歐巴馬邁向美國總統的路上,有許多黑人運動員樹立的里程碑⋯⋯

或許,運動幾乎是最能公開客觀衡量個人價值的活動。當路易斯痛擊施梅林(Max Schmeling)或者當吉布森(Althea Gibson)連連拿到網球大滿貫賽冠軍時,沒有什麼「另一方面」或「換個角度來看」這回事。有時候,黑人就是比白人優秀,沒有人能夠避開這個事實。

對於理解「運動如何影響世界」,這段報導很有震撼力,但它漏掉一個重點:他沒有意識到,執著於黑人天生就是比較擅長運動這個觀念也有它的危險性。要理解為什麼如此,得重新審視運動和種族問題。

第一個提出種族間有生物差別的科學家是瑞典植物學家林奈(Carolus Linnaeus, 1707-1778)。他在一七六七年那篇著名的論文中表示,美洲原住民「紅皮膚,脾氣很差,頭髮很黑且又直又厚;鼻孔很寬,個性固執⋯⋯非得照習慣做事」;歐洲人則「金髮碧眼,非常聰明⋯⋯懂得發明⋯⋯以法律為行事準則」;而非洲人是「被動、放鬆⋯⋯頭髮打結⋯⋯動作慢,愚蠢⋯⋯反覆無常」。

林奈的論文引發了將種族分等級的熱潮,但直到一八五九年達爾文發表《物種原始》,各種相關想法才被整合為演化論。科學家藉著達爾文學說,辯稱黑人發展得較慢,不如白人先進。

由此得出兩個結論。首先,黑人的智慧不如白人,直到一九六三年,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教授賈瑞特(Henry Edward Garrett)還說:「跟白人比起來,黑人缺少我稱之為『抽象智慧』的思維。他們的層次比較低。」第二就是黑人比白人強壯而敏捷;賈瑞特又說:「沒生病的時候,那些非洲黑人都是滿身肌肉的動物。」

把「 黑人智慧落後, 但運動能力優越」 的說法講得天花亂墜的, 莫過於克羅威爾(Dean Cromwell, 1879-1962),他是一九三六年柏林奧運美國代表隊的領隊。他說:「黑人在某些項目比別人強,因為和白人比起來,黑人較原始。不久之前,他們在叢林跑步和跳躍的能力,攸關他們能不能存活下來。他們有強健的肌肉,加上輕浮的態度,正好符合跑跑跳跳的運動員所需的身心放鬆狀態。」

這些觀點毫無科學根據,但是對一般人而言,這都無關緊要,特別是當觀點符合白人為主的世界經濟利益時,例如認為黑人強壯但魯鈍的觀念,在道德上合理化了過去美國南方人叫黑人在棉花田裡當奴工的事情。

重點是,過去兩百年,將黑人高體能低智慧的特性融合在同一個理論中,造成強大威力,許多人透過這個偏差的三稜鏡來解讀黑人在體育上的絕大多數成就。換個說法就是:黑人運動員的成功並未減損白人至高無上的地位,反而更肯定了白人的優越性。

看看柏林奧運的歐文斯(Jesse Owens, 1913-1980)。他連得幾面金牌的壯舉,曾被視為「對亞利安人優越論(Aryan supremacy)帶來當頭棒喝」。但其實當時的德國民眾早已耳聞黑人在運動上有多厲害,納粹知識份子甚至辯稱美國人作弊,找來這個「腳後跟骨頭像動物般大得離奇」的黑人。

對希特勒來說,柏林奧運完全沒有失敗,反而是大好宣傳機會。華特斯(Guy Walters)在《柏林奧運》(Berlin Games)中就指出,奧運過後,希特勒的政策獲得更穩固的支持,對少數民族的迫害升級,整個國家更積極準備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戰。

同樣的,強森(Jack Johnson)在一九〇八年成為第一位黑人重量級拳王,但是在拳擊場上擊敗白人,並沒有冒犯到白人的敏感地帶,反而是他在美國南方異族通婚還不合法的年代和白種女性往來,以及他在一九一〇年大敗白人拳擊手之後嘲笑對手,才是觸怒白人敏感神經的原因。白人對強森的反彈不是因為他在拳擊場上獲勝,而是害怕黑人可能要求社會和政治改革。

羅賓森首度為布魯克林道奇隊上場打球時,他最主要的成就並非向世界展示黑人也會打棒球(美國人已經從黑人棒球聯盟的實力得知這點),而是他的出現公開明確地象徵了廢除種族隔離的趨勢。

你能說拳王阿里藉由贏得世界重量級拳王寶座而證明黑人的「價值」,是他對種族平等最主要的貢獻嗎?但他其實是從另外一個黑人拳擊手那裡贏得冠軍頭銜,而對方之前也是因為擊敗了黑人拳擊手而奪冠。

不,阿里真正發揮政治和文化影響力的舞台並不是拳擊場,他的拳頭雖然為他開闢了舞台,但他是靠舌頭改變了二十世紀的美國歷史,他提出的黑人激進主義讓美國多數白人心生畏懼,在黑人爭取民權的時代發揮了重要力量。簡單地說,阿里乃是因為粉碎了黑人智商低的刻板印象而震撼全世界,並不是因為他打碎了白人的下巴而震撼全世界。

上述種種並非否定黑人體育成就的重要性,只不過要釐清黑人運動的成就究竟對種族平等帶來多大貢獻,是一個更複雜的問題。黑人運動場上的成功最主要的影響不是在打破種族主義,而是提升了少數民族的自尊心,提供一個絕佳的跳板,讓黑人開始衝撞白人偏執的觀念,打破白種人智商較高的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