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總統一直貶低女人——而我們竟如此放縱他

我們的總統一直貶低女人——而我們竟如此放縱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不適合當總統(即使現在是了),不只是因為他粗俗和性別歧視的態度,而是因為他成了一面醜陋的鏡子,反映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厭女社會行為,允許這一切的存在,只是範圍愈擴愈大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ill Filipovic(律師兼作家)
翻譯:Wendy Chang

還記得過去的那些美好時光嗎?我們都認爲只要政治家發表了關於女性生殖器的黃色言論,就死路一條了。

時間拉回2016年10月,《華盛頓郵報》公佈了一段錄音,是特朗普(Donald Trump)向《走進荷里活》(Access Hollywood)主播比利布殊(Billy Bush)吹噓:「我甚至連等都不用等,只要你是個明星,她們就讓你為所欲為,你可以做任何事、把玩她們的私處(p**sy)。」令人驚訝的不是特朗普講了p開頭的字,而是他性騷擾女性只是因為覺得可以這樣做。但這話從一個想要當總統的人口中說出,提及女性生殖器和物化、厭女的方式表示,仍舊令人震驚。這是一國的醜聞,但顯然還不夠可怕,特朗普最後還是贏得大選了,然後說錄音帶上的聲音並非他本人,而比利布殊則說總統公然再次說謊。

而現在我們好色粗魯的總統和他愛好使用那個字,又有個故事了。2000年8月發行的雜誌《Maximum Golf》側寫了特朗普,根據作者的說法,當特朗普見到一名女性走進他的海湖莊園(Mar-a-Lago)時,他告訴作家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那個更好的妹妹了。」

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不把女人當人的男人,而是把女人當作走路的性工具。

該雜誌文章的原作者 Michael Cocoran 向媒體《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表示,他原想要把那句話放在文章中,但是總編輯認為風險太高了,因此把「陰部p**sy」改成「天才」,若此舉屬實,那將會是新聞界的墮落,而該雜誌的副總編輯後出面證實 Michael 的言論。文章也寫到,特朗普鼓勵他的朋友們評價他當時的女友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的長相(他說:「你們覺得這到手之後還會一樣棒嗎?」 而雜誌本身又做出更加性別歧視和具象化的行為:放入一張照片,是梅拉尼婭躺在裝滿高爾夫球的浴缸中。

重點不是特朗普在17年前不當發言,那早已不是新聞,而是他過去談論和對待女性的方式,勾畫了現今美國政治世界重要的背景,他對於女性的厭惡受到商業夥伴、娛樂媒體和新聞界普遍地鼓勵、傳播地更廣、甚至是頌揚,最後幫助一個粗俗的厭女主義者,登上美國最高的位置。而最終要為特朗普不當行為付出代價的是女性,乃至於全美國、全世界的女性。

RTX3R1H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特朗普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喜歡「漂亮的女人」,他結了三次婚,還有個壞習慣:喜歡讓自己女兒的外表和身材看起來很性感,他的評論無關乎性慾,而是更廣泛地將女性物化,他看待人主要(甚至全部)取決於對方的性吸引力,而我們是否能成為「一流」的人,取決於我們雙腿之間的地帶,還有是否能夠立刻讓他的高爾夫球友留下深刻的印象。對特朗普來說,這類型的種族歧視最終朝兩條路邁進:一是年輕苗條、皮膚白皙,傳統上就會有性吸引力的尤物,另一方面是,沒符合他理想女性形象的人,就會被認為是豬狗。但不管哪一種方式,女性似乎都不會擁有這個地位:「人」。

這個標準已經遠超過性別歧視和令人作噁的程度了,已成為雙重標準,特朗普從來沒把它對女性在體型、外表、穿著上的要求,放在自己身上。在特朗普的世界裡,外表打扮得有吸引力、身材窈窕、甚至穿著乾淨整齊,都不是男人的事。男人要做的是工作,而他們的價值在於錢和成就,如果女性想要拿到錢或是隨之而來的地位,他們就要想辦法讓自己更有吸引力,如此一來有錢、有資源的男人自然就會留點東西給她們,但有時候是要用性交易來換,當有權男人覺得無聊、或是想要新的模特兒時,他們仍保有特權為所欲為。

特朗普的厭女症不僅是個人傾向,他的內閣中女性比例少到令人吃驚(非白人女性就更少了),他也很開心能夠和宗教力量聯手,削減國內外女性的權利,舉例來說,他簽署了法案讓開發中國家的女性更難以墮胎;他現在能在白宮也恰恰為過去的行為開脫,包含錄音帶的內容、上斯特恩(Howard Stern)的廣播節目,和紙上媒體的內容。都在告訴女性和女孩們,我們之所以有價值,並非因為我們的工作、智力、成就,我們活在世上的理由就是為了取悅男人。更危險的是,男性和男孩們會收到類似的訊息:女性用在性愛和傳宗接代即可,用完就可丟了,她們不需要尊重和尊嚴,更不用說權力了。

但其實在特朗普把如此咄咄逼人又毫無歉意的厭女行為帶進白宮橢圓形辦公室之前,社會早已正常化一切。刊出梅拉妮亞情色照片的人不是特朗普,而是雜誌媒體,為特朗普的黃金收藏又再添一筆——一個漂亮的玩具和某種地位象徵,同時還有高雅的高爾夫球俱樂部和黃金廁所。當特朗普談到梅蘭妮亞時,好像在談論一個物品,而他之前談過其他兩任妻子也是如此:梅普爾斯(Marla Maples)和伊萬娜(Ivana Trump),而一群男人就是拼命點頭、大笑,並加入討論行列,而斯特恩會特別打給他上節目,就是因為特朗普式的沙文主義很吸引觀眾。

特朗普看女性的方式就兩種:要不是「很棒的陰部」,就是「肥胖跟醜陋」。這二分法不是他創的,他只是將定義擴大、使用到極致。他不適合當總統(即使現在是了),不只是因為他粗俗和性別歧視的態度,而是因為他成了一面醜陋的鏡子,反映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厭女社會行為,允許這一切的存在,只是範圍愈擴愈大了。

他是沙文主義者的縮影,令人無比厭惡,但我們為他創造了一個可以成功的世界,讓他一路走向總統之位。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