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取消「網路中立性」罵聲一片,其實這些人「打著自由反自由」

川普取消「網路中立性」罵聲一片,其實這些人「打著自由反自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政府取消歐巴馬時代的「網路中立性」規定罵聲一片,但若考慮市場競爭所帶來的益處,反對者有如打著自由的旗號,在反對自由。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任命新的聯邦通訊委員會主席後,委員會在12月14日表決通過取消「網路中立性」(net neutrality)規定,反對方認為這項「倒退嚕」的作為將傷害網路自由,更有可能扼殺新創,讓消費者得付更多錢給網路服務供應商(ISP)。

網路中立性,指的是網路服務供應商進行資料傳輸時,要保持中立,不對不同的資料做任何差別待遇,以保持網路世界的公平開放。這個原則聽起來很符合直覺,以致於即使是有高度無政府自由主義色彩的網路社群,都覺得政府應該要「捍衛」這個原則,禁止ISP對任何資料進行差別待遇,不論是流量、流速,都不可以。

但是我必須要說,這只是個反商情結作祟、打著自由反自由的悖論。要理解這一點,我們先繞個遠路,看看遊樂園的例子。

你覺得遊樂園的快速通道,對遊客而言公平嗎?

遊樂園裡有各種遊樂設施,遊客入園之後,奔著想玩的設施去了。你想玩的我也想玩,一到設施前面,看到許多遊客大排長龍。想玩到,你得花時間等待。

這時候有的人耐不住性子,說我太想玩了,我不想等了,能不能給我條路直接上去?到處請託。我姪子的同學,正好在遊樂園打工,於是就順便帶一下,暗中插個隊。我得償所願。你找不到人,你就乖乖等。遊樂園經營者就想,與其讓員工拿來做人情,我何不自己來掙這個好處呢?於是開了條快速通道:不想排隊可以,你得付出代價。100塊、200塊,只要交了錢,我就讓你正大光明地「插隊」。

現在在環球影城這些熱門遊樂園裡,這樣的安排非常普遍,為的是把那些願意,並且付得起較高價格的客人篩選出來。交易成立,不想等的人省下時間,園方得到營收,雙贏。

網路中立性說起來好聽,本質上只是在禁止交易

回過頭來,我們拿遊樂園的例子,看看網路。ISP就像是園方;各種資訊提供的端點,比方YouTube、Netflix,就像是各種設施;網速就是排隊花的時間。而網路中立性,就好比我們說「所有的人想玩,都要乖乖排隊,不能用任何方式插隊,攀關係、加錢,都不可以」,它的本質,其實是在「禁止」快速通道的營運模式。

有的人會說:你這類比也太不靠譜。遊樂園的排隊人潮我看得見,人多的時候,我覺得快速通道划算我才買;人少的時候不划算,我就不買。這是一碼事。

可是網路上其他用戶的請求,我看不見啊。我哪知道ISP是不是忽悠我,騙我說很多人在排隊,網速給我弄得慢慢的,再要我加價升級。其實根本就沒人排隊,全是騙錢。

「競爭」是很重要的東西,真希望你也有

很多反對自由競爭的人都略了一個事實:ISP如果存心這麼幹,想要給流速加價就能加價,有沒有網路中立性,它都可以這麼幹。它不針對特定網域降速,全面降速可以了吧,網路中立啊。然後,它就能坐地起價了嗎?

看看手中吃到飽的4G手機,回想五年前同樣的月費,換到的是什麼品質的流量。你得承認一個事實:它很想坐地起價盤剝消費者,但它做不到不是因為它佛心,而是因為它得面對其他ISP的競爭,得面對消費者的百般挑剔,甚至是新一代資料傳輸技術的潛在威脅。

消費者嫌速度慢、嫌加價高,直接跑了,ISP還不是得祭出各種老客戶優惠方案,想盡辦法留住客戶。競爭在整體網路的層次起作用,在特定網域的層次上也是如此。

常上Netflix的用戶,受不了原本ISP的品質和價格,打聽到別家ISP的Netflix用戶口碑好,攜著號碼就要跑了。ISP還是得精進留客,沒辦法想收多少就收多少。看不到排隊人潮又如何,平常怎麼計較整體網速,就怎麼計較特定網域網速就好,剩下的事,市場競爭會幫你解決。

RTR3VSDJ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等一下,那「網路近用權」怎麼辦呢?

有的人還不滿意,認為「我根本就反對遊樂園的快速通道,用在網路上更是不能接受」,因為「網路近用」應該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不能說我出得起錢,才能高速接取資訊,我出不起錢就乖乖排隊等著。

姑且不談價高者得這個競爭規則的優點,這樣主張的人,拿著網路中立性來說事,也是適得其反,分三個方面:

第一,不管有沒有網路中立性,網路服務是種服務的本質是不會變的,價格門檻也都是在的。把別人投資的硬體設施、技術人員,當成自己的「權利」,跟健保大鍋飯一樣,就是個做死的節奏。

第二,想要避免窮人無法近用網路,該追求的方向是增加公共場所的WiFi和聯網服務。比方我付不起高價網路的朋友,就會到圖書館去上網。

第三,堅持網路中立性,事實上會拉高網路近用的門檻。

回到遊樂園的例子,有了快速通道的制度安排,經營者能對客戶做出差別定價,它合理的算盤是什麼?是降低入園費的門檻,先讓遊客進來再說。越多人進來排隊,它的快速通道的租值就越高,人們就越樂意為插隊買單。在這種狀況下,出得起高價的用戶,拐著彎替出不起高價的用戶買了單,讓他們可以用更低的門檻進園。

反過來說,如果我們禁止快速通道呢?那麼園方就得提高入園費用,好提前篩選出付得起高價的用戶,把付不起高價者擋在外面,好優化有錢客戶的體驗。所以說,堅持網路中立性,反而會拉高網路近用的門檻。

再等一下,那「市場競爭」怎麼辦呢?

還有的朋友,堅持網路中立性,是因為擔心ISP藉此延伸自己的「壟斷地位」。有入股Netflix的ISP,故意把LINE TV的網速壓慢、流速喊貴,讓自己的用戶在LINE TV的體驗變差,形成「不公平的競爭」。

我同意可能有ISP會這麼幹,但我要提醒你的是:它這麼幹得要付出代價。前面我們都只談終端用戶和ISP,現在我們把資訊提供商(IP)的角色也放進來。畢竟真正要為網速買單的,很可能不是一個個的終端用戶(交易成本太高),而是熱門的IP。而ISP和IP之間,又是什麼樣的愛恨情仇呢?

表面上看,它倆是坐在談判桌兩側,談網速費用的對手。但從消費者的認知出發,它倆也是唇亡齒寒的互補者:沒有IP的內容,ISP的服務對消費者就顯得無謂;沒有ISP的網絡,IP也接觸不到消費者。

這導致ISP如果打擊某個IP,同時也會打擊到它自己:某個IP的用戶覺得體驗不好,可不見得會背棄IP,也可以選擇背棄ISP。如今IP是更貼近消費者的,ISP如果一意孤行,硬要壓抑消費者喜歡的IP,硬要推銷消費者不感興趣的IP,等於是跟自己過不去。

這正是科斯定理在起作用:ISP有權利對各IP差別待遇又如何?最終是哪個IP能跟ISP買下更好的網路體驗,還是取決於哪個IP更受消費者青睞、租值更高、更出得起價。所以就算ISP惡整IP,「不公平的競爭」就算出現,最終的決策權還是在消費者手上,ISP也只能低頭。不需要網路中立性來操閒心,競爭,會照顧它自己。

就算你說的都對,那「言論自由」怎麼辦呢?

最後,我們來談談言論自由。

有些堅持網路中立性的朋友,他們的憂慮是這樣的:如果ISP可以對特定網域進行差別待遇,如果它有經濟或政治的動機,要封鎖對自己不利的消息怎麼辦?如果它欺負小IP,打壓言論自由怎麼辦?

這其實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中國、北韓的網路封鎖,正是典型的例子。然而我們看看,是什麼在維護言論自由、確保資訊暢通呢?是消費者的需求,拱出有利可圖的翻牆VPN。就算是政府懷著政治動機,想要打壓言論自由和訊息流通,終究抵不住終端用戶的需求,只能睜隻眼閉一隻眼。

而ISP呢?前面說過,ISP打壓IP,得要付出代價。你說它願意付出多少代價,來滿足自己在經濟上的意圖呢?不論它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封鎖多少網域。它的競爭者只要一個簡單動作:不封鎖那些網域,就能讓它煞費苦心的意圖,通通付諸水流,並且讓自己的身價水漲船高。

這道理其實很簡單:一個秘密越有價值,其他人就越有動機,去揭露這個秘密。如果一家ISP給某類資訊標了價、上了鎖,它的服務就會顯得價值較低;其他ISP如果提供這類資訊,它們的服務就會顯得更有價值。這種損己利人的事,再怎麼財大氣粗,終究幹不長久。

就算真的有間ISP鐵了心要這麼幹,也會在消費者的期望,和租值的此消彼長間,迅速被競爭淘汰掉。到頭來,還是不需要政府來禁止ISP差別待遇,來確保網路的開放。競爭,會在照顧它自己的時候,也確保了言論自由的環境

中國_網路長城_Customers use computers an internet cafe in Changzhi, Shanxi province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真正的網路自由,不能靠政府來給

回到一開始,我說網路中立性,是個打著自由反自由的悖論,關鍵就在於支持網路中立性的管制,等於是期待政府來給我們一個自由開放的網路世界。

但是,用網路中立性規範來追求網路自由,其實是要付出代價的:交易的自由受到限縮、近用的門檻難以降低、監理成本高企、權力尋租空間擴大,還不如讓人們在市場當中、用分散決策,來成就真正自由多元的網路世界。

也許有的ISP,專走兒少保護路線;有的ISP,特別適合影音串流;也許有的ISP,跨境搜尋特別在行。那也很好,何必在網路中立性的大旗下,把所有ISP壓成一個樣子呢?

本文由真暴民的時事筆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