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為求生存奔向哈德遜海灣,我們風塵僕僕來到北極,追求的又是什麼?

北極熊為求生存奔向哈德遜海灣,我們風塵僕僕來到北極,追求的又是什麼?
舊地重遊有的母熊形單影隻,有的只帶一隻小熊,牠的其他小熊可能途中夭折了|Photo Credit: 陳維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通常小熊在一歲以前,存活率只有六成。兩歲左右斷奶以前,依然會因飢餓而夭折,或者被其他野獸叼走、獵食。即便躲過重重的生死關卡,全球暖化造成三十年來北極海的冰層大幅減少,很可能本世紀中就會有三分之二的北極熊從地球上消失。

文、攝影:陳維滄

狂風暴雪 北極熊與大自然的拚搏

就如同《極地熊寶貝》電影裡的場景一樣,風雪越來越大,攝氏零下二十度,風速已達五十mph,根據預測,還會再增強到七十mph。才拍攝了二十分鐘,每個人的鏡頭都積滿了雪花,雪花很快就結成冰,相機的自動對焦全都失靈了,鏡頭上全是霧氣。機身結了一層冰殼子,有人敲打相機上的冰塊,喀喀作響,嚮導立刻制止,因為不能讓北極熊習慣這種聲音,否則他們對敲石頭的警示會沒感覺。

風雪橫掃,攝影器材毫無用武之地,我們只好默默看著北極熊離去,讓許多精彩的鏡頭,在腦海中跌宕起伏,再三玩味暴風雪中,人與熊在同一時空裡的短暫寧靜。

在天寒地凍的極地,最容易讓人領受單純的接納,任何惱人的事、欣慰的事、驚喜的事,全都淘空了,內心一片空白。天氣晴朗、視野寬廣,固然值得慶幸,暴風凜冽雪花紛飛,又何嘗不是另一番景致!我在心中默默感激,風雪大地為我們營造了特殊景觀。

想起,每一隻北極熊在冰天雪地裡艱辛地走到灣岸邊,無奈地看著海,此情此景,乃至熊隻螳臂擋車、與天災人禍拚搏的悲壯,忍不住陣陣惆悵湧上心頭。難道這就是北極熊的宿命嗎?人類與北極熊,以及眾多不同的物種,都是這有情天地間緊緊相扣、密密牽連的共生夥伴。大自然浩劫逼近,地球生態岌岌可危,如果,北極熊沒有了未來,人類又將如何能獨自倖存?

通常小熊在一歲以前,存活率只有六成。兩歲左右斷奶以前,依然會因飢餓而夭折,或者被其他野獸叼走、獵食。即便躲過重重的生死關卡,全球暖化造成三十年來北極海的冰層大幅減少,北極熊的生存遭受更嚴重的威脅。這種情況還會更加惡化,很可能本世紀中就會有三分之二的北極熊從地球上消失。根據美國最新的一項研究指出,未來四十年如果人類繼續忽視全球暖化的問題,日後衍生的經濟損失將高達二十四兆美元。

我思忖著,北極熊一心奔赴的茫茫大海,不知何時才能結冰?熊兒能捕到海豹充飢嗎?全都是未知數!也有一回,看見兩隻飢餓的北極熊,遇上一隻比他們體重重三倍的海象。只見這兩隻陸地上最龐大的肉食動物,圍在海象身邊不斷移動腳步、叫囂,看似很有可能瞬間就撲向牠,但是眼看著海象沒有動靜,兩隻北極熊也不敢大意,持續尋找最佳的進攻機會,努力穩住步伐,但或許懼於海象的一對利牙,北極熊最後打了退堂鼓。

三月間追蹤拍攝母熊帶著三隻小熊,溫馨嬉戲的畫面還在心中迴盪,滿懷著生之喜悅與感動;而今放眼望去,路過的北極熊們,只有形單影隻的公熊,或是帶著一隻小熊的母熊,更或是寂寞落單的母熊,顯然,始終在腦海縈繞的小白熊已夭折了!儘管陸續有熊從眼前經過,我的心情卻是乍喜還憂,為他們的茫茫前途、生死未卜而忐忑難安。

另一方面,我以人類的角度去看,深深感到「幸福不會由天而降,幸福是要付出代價的!」母熊在這一片荒寒之地,不但要自己求個溫飽,還得負起獨力哺育、教養小熊的重責大任,雖然辛苦,但因有小熊圍在身旁,至少享受過短暫的幸福時光,而公熊除了傳宗接代外,完全不負任何責任,相對而言,自然也就享受不到幸福了。難怪踽踽獨行的公熊,在雪花的襯托之下更形落寞。

北極熊為求生存,一心奔向哈德遜海灣,我們風塵僕僕來到北極,追求的又是什麼呢?是目不轉睛、捕捉鏡頭的當下?剎那間與天地共存的感受?還是返本還原的大自在、大解脫?

潔白而寧靜的大地,的確有助於深層的省思。

31-2
Photo Credit:陳維滄
獵食無著,北極熊大吼一聲。
  • Q:Arctic(北極)這個字的來源是什麼?

A:Arctic是希臘語「熊」的意思,但身為北極的主角,北極熊卻快要不能在北極立足了。冰川融化讓北極熊覓食艱辛、存活困難,現在估計北極熊大約還有兩萬隻,但專家警告三十年內將大幅減少百分之六十五,雌性北極熊的體重更將跌至不足一百九十公斤的「不育警戒線」。

  • Q:北極熊會滅絕嗎?

A:近來北極因氣候暖化而冰山、冰層大量消融,科學家預測,北極在二〇三〇年以前,夏天可能無冰,嚴重威脅北極熊的生存。專家還預測,全球北極熊到了二〇五〇年時,可能只存活三分之一。美國政府未雨綢繆,已將北極熊列為瀕臨絶種動物之一。

  • Q:為什麼海冰對北極熊很重要?

A:北極熊是很依賴海冰的動物,海冰是牠們獵食的主要平台,假如沒有海冰,北極熊就無法在海上獵捕其主要獵物-海豹。

隨著暖化問題與日俱增、海冰面積越來越小,儘管北極熊被迫拉長在陸地上覓食的時間,但仍可能一無所獲。雪上加霜的是,北極地區的暖化速度比全球其它地區快上一倍;雖然目前北極熊數量暫未明顯減少,但只要海冰面積縮小的情勢未見改善,北極熊未來還是有可能快速消失。

  • Q:北極熊捉到南極放生,能活下去嗎?

A:南極是塊覆滿厚厚冰層的大陸,周圍被海洋包圍,遠離大陸,只有一些小小的群島。南極嚴苛的氣候條件更只容許極少數原始昆蟲、苔蘚類低級植物、企鵝得以生存。由於食物來源嚴重匱乏,就算是北極熊能通過層層嚴酷超低溫的考驗,恐怕也是活不下去。

  • Q:北極曾經有企鵝嗎?

A:這是一個有趣的假設問題。生物學家認為企鵝是在一億年前經由一種會飛的鳥逐漸演變來的。根據報導,過去在北極地區也曾經存在過一種不會飛的鳥,由於人們的濫捕濫殺,已在一八五〇年絕跡。當地土著中稱之為「北方企鵝」。

  • Q:北極和南極,誰比較冷?

A:南極比較寒冷。由於南極是塊被大陸,周圍環繞著海洋;相反的,北極是四周圍繞著陸地的海域。由於陸地吸熱比較快,散熱也相對快,不容易保持溫度,而水是比較容易保持溫度恆定的物質,以此推論,不難理解南極為什麼比北極寒冷。

  • Q:北極冰山、南極冰山形狀有什麼不一樣?

A:同樣是冰山,南極冰山和北極冰山的形狀卻大大不同。南極冰山的上端較為平坦,像起來像是一座方山;北極冰山的外觀較銳利尖削,像是一座尖尖的小山。造成這樣的原因可能是北極冰山是由周圍陸地高山滾落海面而逐漸形成;南極冰山卻是南極大陸上的冰山一點點的慢慢滑落海面而累積形成。

  • Q:誰最早到達北極點?

A:二十世紀初人類的足跡首次踏上北極點。然而,究竟是誰最早到達了北極點,卻存在著爭議。美國海軍中校羅伯特・皮爾里(Robert Edwin Peary)在九月六日到達拉布拉多時,宣布已於一九〇九年四月六日到達北極點。

可是他卻同時獲知曾與他共事過的一位同事庫克(Frederick Cook)捷足先登,搶先在五天前發表聲明,宣稱早已於一九〇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在幾位愛斯基摩人陪伴下到達北極點。

庫克宣稱帶領三百隻極地狗,乘十一架雪橇,從加拿大的斯瓦提渥格出發,還將美國國旗裝在一個金屬管裡,埋在地球的最北端。庫克並在一九〇九年九月一日,向《紐約先驅報》編輯部發出了自己到達北極點的電報,自稱是第一個到達北極點的人。

當探險家皮爾里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非常生氣,怒指責庫克空口說白話,皮爾認為庫克從未到過北極。

他們各有各的理由,誰是誰非,爭議一直沒停過。

  • Q:國人到北極旅行要花多少錢?

A:關於北極旅遊行程和旅遊費用,各家旅行社祭出的方案和費用不同。不過,以十八天的旅程而言,包括來回經濟艙機票,要新台幣七十一萬八千元,平均一天約新台幣四萬元左右。

  • Q:請問陳董事長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玩攝影?大學時代就學攝影嗎?

A:不只,實際上我從高中開始就跟同學莊靈一起玩攝影。莊靈後來成為有名的攝影家!

  • Q:深知董事長走遍地球村的大部分地方。讓我疑惑的是,您為什麼不留戀風景秀麗,滿園春色的旅遊景點,而選擇那些人煙稀少、險象環生、冰冷荒涼的極境。請問何故?

A:我當然踏遍不少風景秀麗的世界景點,探訪古文明的埃及、希臘、伊朗,還有無數的名勝古蹟,以及美麗的海灘……。為了提升旅遊的內涵,想到旅遊進化論,想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一直相信:

痛苦是達到更大快樂的一個必要手段和過程。(德國哲學家尼采)

痛苦是快樂的母親,生命的奇葩都是從痛苦中產生的。(羅家倫)

舉凡偉大的作品,都是苦悶的象徵。(廚川白村)

  • Q:您的家人會操心顧慮您的安危嗎?

A:家人當然擔心啊!我也知道不能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而一意孤行,我是經過一番天人交戰,三番二次,和家人溝通,兒女都長大成人,可以獨立謀生,盤算一下,萬一我有三長兩短,讓家人有足夠的安養金。我是六十歲才開始參加深度旅遊的,我同時答應內人,我每年願意陪她兩次到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31-3
Photo Credit:陳維滄
北極熊瘦骨嶙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看見真實的北極:不老探險家帶你與北極熊相遇》,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維滄

地球上的三極:北極、南極、中極(西藏),一直是攝影者的嚮往。陳維滄初探南極時,被純淨的大地深深震撼,從此種下了極地相思的種子,他自嘲彷彿得了「極地遠征症候群」,先後曾十多次探訪南極和北極,就是想一解極地相思之苦。

這一回,他將六次前往北極的珍貴鏡頭集結成書,像是北極皇后雪浴、三隻小熊冒出洞,還有母熊帶領小熊走向哈德遜海灣的畫面,連BBC都失之交臂!此外還有國內難得一見的雷鳥、雪雁、雪鴞等極地動物,絕對精采。

陳維滄奮鬥多年,事業有成後,50歲從商場急流勇退,先後成立兩個基金會,發揚安祥禪、推廣樂教,促進兩岸文化交流;60歲為挑戰自我,到尼泊爾4,150公尺高山健行,從此展開極境之旅;70歲在南極跳進零下5度C冰冷海水裡慶生;80歲壯遊之心不減,毅然前進衣索比亞、伊朗。

攝影行旅三十多年來,堪稱極地達人;曾二赴希臘,三往雲南痲瘋村,四探南極、非洲,六訪北極,七入印度、西藏、新疆等地。大自然示現無盡壯美,卻也給他最嚴苛試煉——冷熱兩極的氣溫、煙塵漫天的沙暴、 足以致命的高山症。這些辛苦沒讓他退卻,反倒愈戰愈勇,進一步關心環保,目前擔任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總顧問。

陳維滄 看見真實的北極:不老探險家帶你與北極熊相遇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