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失業白領的三種非標準工作:房地產仲介、連鎖加盟、只抽佣金的業務

給失業白領的三種非標準工作:房地產仲介、連鎖加盟、只抽佣金的業務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些非標準的雇工中,出現愈來愈高比例的企業雇員、專業人員,以及進入倦怠期或被開除的管理階層人士。對這些白領階級的求職者來說,到處都是誘惑——有時也可能是陷阱。

文:芭芭拉・艾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

有成千上萬個像這樣的「工作」,等待著被企業所拒或對企業體制不滿的人。一九九五年,美國有三一%的勞工發現他們身處於某種「非標準」的工作環境中,特點是缺乏福利、和名義上的雇主間沒什麼感情,而這個數字還在持續上升中。這些人裡頭有很多是女性派遣工和以日計酬的藍領勞工,例如整理草坪的工人和居家清潔工。

但這種非標準的雇工中,出現愈來愈高比例的企業雇員、專業人員,以及進入倦怠期或被開除的管理階層人士。對這些白領階級的求職者來說,到處都是誘惑——有時也可能是陷阱。我的電子信箱內老是充斥著敦促人「做自己的老闆!」和「想賺多少就賺多少!」的信,還常常附有像是「厭倦了企業的勾心鬥角、你爭我奪嗎?」、「您有週一症候群嗎?」、「您因撞到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編註:通常指女性在工作升遷中遇到的無形障礙,使人不能到達更高的階層。)而頭痛嗎?」、「對您的工作失去愛的感覺了嗎?」等醒目的問題。這種半雇用性質工作的招募人員,有時會潛伏在關係網絡連結活動中,我在佛德洛克爾斯就遇到一個人,提議要幫我找到適合的連鎖加盟機會。他向我保證,我可以擁有自己的「美美清潔」(Merry Maids)居家清潔公司,而且可以任選地點遠端搖控經營。

銷售房地產比較受尊重,這是進入企業界的另一種傳統方式,而且初期的障礙不會比賣保險多:你只要付課程學習費用,並通過州執照的考試就可以了。我在密蘇里州的哥哥、科羅拉多州的姊夫,還有許多散居各地的朋友和熟人,都是做這行的。我哥哥離開企業界,曾在阿肯色州經營一家汽車旅館;姊夫會進入房地產業,是因為夏威夷的生活開銷太大而搬家,卻影響了原本學校教書的工作,必須再投資幾千美元去進修,教師證書才能轉到科羅拉多州使用,所以後來有五年時間他經營一家漢堡王,還短暫當過律師助理,最後才在房地產界安身立命。我在亞特蘭大有一位具有網站設計背景的女性友人,已經上了房地產課程,而且打算去考州試。我在佛德洛克爾斯遇到的克拉克.尼可森,在工業界當了二十七年的業務經理,「提早退休」後財務狀況過不去,而且長達一年都找不到工作,便決定進入房地產界。

「在[二〇〇三年]四月中以前,我做了所有該做的事——參加關係連結聚會、使用求職布告欄,但我實在很難繼續維持積極的心態。我太太和我一起坐下來(在我掙扎時她也很掙扎),她說:『這樣行不通的。』我那時才發現,我並不想回到工業銷售的世界。她說:『那房地產呢?』」

但作為白領階級失業者的內定行業,房地產卻一點也不可靠。根據可信的產業報刊《房地產時報》(Realty Times)報導,入行第一年的房地產仲介業者有八六%的失敗率,而在倖存者中,有七〇%的人一年所得為三萬美元以下。根據我姊夫的看法,房地產界「太容易入門。很多人並不真的把它看成一種職業,只把它視為臨時的過渡工作。」不過他說,就一份「臨時過渡的工作」而言,報酬來得很慢。

「你至少要有足夠的錢來維持一年的生活。剛開始,一週要做四百次的登門推銷或電話行銷,而且有六到八個月的時間可說是一事無成。然後,當你拿到一張仲介佣金的支票時,剛開始還不知道要從裡面抽出四〇%到五〇%來支應種種費用,包括稅金和仲介公司收取的營運費。第一年之後,光是為了繳稅,我就必須到銀行貸款。」

我姊夫和姊姊很辛苦地打拚房地產事業,二〇〇四年賺了大約美金七萬五千元,其中有一半都用來繳稅和支付開銷。

克拉克.尼可森五十多歲了,在房地產事業上還處於初期零利潤的階段,他仍然滿懷希望:「現在愈來愈好,愈來愈好……我有很多的訓練和學習、還有枯燥乏味的基本苦功要做,但我很有自信,不久我就會有一些客戶和售屋清單。」當克拉克這麼告訴我時,我只想到那個在派屈克魔鬼訓練營裡放聲大哭的辛西亞,還有看起來也快哭出來的理察——兩個已經撐不下去、而且才剛要開始重新找工作的房地產仲介。

另一種給失業者的非標準形式工作就是連鎖加盟,也就是被人譏諷為「為自己買份工作」的事業,因為開業前就要先繳一萬到四萬美元的連鎖企業店名使用權利金。早期,大家比較可能自己開創小型企業;現在,你可以買下一種已經預先構想好的企業,其中的經營程序和任何使用或銷售的產品,都可以按月支付權利金向連鎖業主購買。大約有四十萬名美國人是連鎖加盟業者,管理八百萬名員工,並製造美國國內生產毛額的三分之一——從甜甜圈、漢堡到健身中心,什麼都有。但就像房地產生意一樣,報酬不穩定,而且高漲的失敗前景實在令人卻步。社會學家彼得.柏克藍(Peter M. Birkeland)對各種產業的連鎖加盟店做了研究,發現只有二五%的存活率,而加盟的平均收入是三萬美元左右。

最後,白領失業者還有一種選擇,就是數千種只抽佣金的業務工作,例如AFLAC給我的那種工作。根據直銷協會的統計,二〇〇三年有一千三百三十萬名美國人從事這種推銷工作,賣出價值兩百五十億美元的產品。在很多的案例中,這些工作不只在銷售產品時有報酬,招募新人從事銷售也會獲得報酬,AFLAC就是如此。從負面角度來看,直銷界對於毫無戒心的人設下了代價昂貴的陷阱——老鼠會(pyramid scheme,編註:金字塔騙術,即台灣俗稱之「老鼠會」,為變質的多層次傳銷手法,以高收益誘人投入資金,然後以新入會者的錢支付給先前入會者,一旦新投入的資金不足以支付收益,騙局即被揭穿),最終要推銷的產品很模糊或根本不存在。例如有一套叫做JDO Media的產品,誘使人們靠招募他人來推銷一套粗略不全的「銷售計畫」而賺錢——為得到這個賺錢機會,每一個新人必須先付出高達三千五百美元的金額。

即使是合法的公司也只提供勉強糊口的酬勞,純抽佣金的業務員裡只有八%賺到五萬美元以上的年薪,有一半以上的人年薪在一萬美元以下。四年前,我有一位失業的朋友被捲入一場推銷維他命的騙局裡,真正的酬勞來源不意外,就是來自招募他人進入推銷團隊。我和他一起去參加由當地一名醫生所主持的說明會,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主持人的重點在於招募他人來銷售維他命,相較之下維他命的好處實在很不受注意。在他的努力之下,我的朋友損失了四百美元,卻得到一堆維他命存貨,但願這些維他命能彌補他所欠缺的健保。

相關書摘 ►精力與奉獻是1995年的事了;在21世紀,你還必須對工作表達「熱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失業白領的職場漂流:專欄作家化身高年級求職生的臥底觀察(10週年新版)》,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芭芭拉・艾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
譯者:林淑媛

我在底層的生活》、《失控的正向思考》作者,《時代雜誌》知名專欄作家芭芭拉.艾倫瑞克,繼偽裝成服務生、清潔工、大賣場收銀員報導底層生活後,這次化身高年級求職生深入企業界,臥底探索「白領階級」這個她過去不曾費心關注、而現在正向下流動的族群。

為了體驗白領失業後重新就業的困難,芭芭拉改了名字、捏造履歷,偽裝成處於「過渡時期」的中年婦女,甚至聘請了幾位「職涯教練」協助自己找工作,沒想到第一步就困難重重——待業者交流聚會充滿心靈雞湯式的無意義教條;經理人訓練班其實是信仰佈道大會;職涯教練用《綠野仙蹤》人物布偶替你諮商,而且像吃了興奮劑一樣過嗨;永遠有做不完的性向測驗,但九型人格測驗和MBTI十六型性格測驗的結果卻完全相反⋯⋯。

最後,找工作逐漸變成失業者的「正職」,「求職」則成了另一群人的商機。失業者背負著家庭生計、求職費用的龐大壓力,最後只得打零工、從事勞動工作,社經地位不斷下墜,永遠無法翻身回到原來的世界。

芭芭拉.艾倫瑞克以幽默詼諧的筆調,犀利而深刻地揭發了社會的殘酷陰暗面,具體呈現白領階級的集體恐懼和無力感。同時也揭示了強調專業、熱情、高效能、創意、向心力⋯⋯的主流企業文化和職涯訓練顧問,實質上是如何以正面的言語剝削個人價值,將專業人力視為隨時可拋的免洗餐具。

歡迎來到白領階級的慘澹世界。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