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式創業、中國式創業、台灣式創業

美國式創業、中國式創業、台灣式創業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軟體創業者很可憐,在公司一成立的時候,就必須想辦法儘快賺錢,想辦法儘快養活自己,不能期望創投會捧著錢來讓他們燒。而在賺錢之前,新創公司通常都很窮,創業團隊都只能領微薄的薪水,只能寄望在公司賺錢之後一舉翻身,麻雀變鳳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宜敬

我在2003年年初創業,轉眼之間,竟然已經將近15年了。在創業的前期,我們曾經有一段非常辛苦的日子,在彈盡援絕的時候,我們也曾經找過台灣的創投公司。

而創投在跟我們談完之後,總是會問:「你們一年的營業額多少?每股賺多少錢?」

當他們這樣問的時候,我就知道應該是沒機會了,因為台灣的創投公司熟悉的是電子製造業。而電子業新創公司找創投的時候,通常營業額已經不小,甚至已經開始賺錢了,他們找創投,往往只是需要資金來擴廠而已。

遇到那種狀況,我也只能悻悻然的說:「我們公司現在的營業額很小,而且在賠錢。但我們是一家軟體公司,軟體公司的特性是研發成本很高、製造的成本幾乎是零。因此,軟體公司要賺錢不容易,但是一旦開始賺錢,那將是一本萬利的事情。我們今天找你們投資,就是因為我們的營業額很小、還沒有辦法賺錢,如果我們公司已經有很大的營業額、已經能賺錢了,那我們還找你們做什麼?」

但是即使我這樣說了,創投還是不會買帳、不會投資我們公司。這是在台灣軟體創業者的悲情之處。

美國式的創業

在美國做軟體創業,只要有一個好點子,做出一個好產品,然後證明這個產品能賣的出去,那自然就會有一堆國際媒體爭相來報導你,自然會有一堆天使投資者跟創投基金拿著錢來找你,希望資助你,把這個產品賣到全世界去,變成壟斷性的產品。

在擴張的這段期間,美國的新創軟體公司不用急著賺錢,自然會有燒不完的錢,創業團隊也可以領很高的薪水,因為投資人在乎的不是為你現在賺了多少錢,而是五年、十年後可以賺多少錢。

中國式的創業

在中國做軟體創業更幸福,只要創業的點子是中國還沒有的,那不管國外有沒有類似的產品,還是會有一堆天使跟風投捧著錢來找你。因為只要配合國家政策,政府自然會將國外的競爭者擋在牆外。

就像中國政府擋住了谷歌,成就了百度;中國政府擋住了eBay,成就了天貓跟淘寶;中國政府擋住了臉書跟Twitter,成就了微博跟微信。

在擴張的這段期間,中國的新創軟體公司同樣不用急著賺錢,自然會有燒不完的錢,創業團隊也可以領很高的薪水,因為同樣的,投資人在乎的不是你現在賺了多少錢,而是五年、十年後你可以賺多少錢。

台灣式的創業

相對的,在台灣做軟體創業非常辛苦。因為台灣的市場太小了,就算壟斷了台灣市場,也賺不了什麼錢。

此外,因為台灣人的英語不夠好,所以一般的大學畢業生沒辦法寫出好的英文廣告文案,把軟體賣到國外去。而且,台灣在國際上也不是個強勢文化,所以不會有一堆國際媒體跑來台灣報導我們,幫我們做免費的國際宣傳。

所以,就算台灣的新創軟體公司有一個好點子、有一個好產品、在台灣賣的嚇嚇叫,那未來這個產品也未必能打入國際市場。而通常一旦美國出現了類似的產品品牌,台灣的新創公司就會在國際市場上一敗塗地。

於是台灣的天使跟創投就變得很謹慎,他們在投資軟體公司之前,會三番五次的跟創業者確認,這個新事業究竟能不能賺錢?究竟會不會讓他們的投資血本無歸?他們最在乎的,是你這家公司會不會在五年內倒掉,而不是你們在十年後能賺多少錢。

於是台灣的軟體創業者很可憐,在公司一成立的時候,就必須想辦法儘快賺錢,想辦法儘快養活自己,不能期望創投會捧著錢來讓他們燒。而在賺錢之前,新創公司通常都很窮,創業團隊都只能領微薄的薪水,只能寄望在公司賺錢之後一舉翻身,麻雀變鳳凰。

抱怨歸抱怨,我們公司畢竟還是用「台灣式創業」的方法走過了15個年頭。現在我們的MyET軟體已經打入了國際市場,公司開始賺錢了,而我們也不再需要找創投了。

這些年來,我也深刻的理解到,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本來就是不公平的,抱怨也沒有用。就算我們當初去罵台灣的政府、台灣的投資者、台灣的社會、甚至把台灣成名的企業家們都罵一圈,講的好像全世界都欠我們一樣,那也是於事無補。

因為台灣的創投公司有他們的合理考量;因為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政府不可能拿國家的資本去資助私人企業。而如果我們當初負氣出走,跑到美國、中國、或是日本去創業,那也只會更辛苦而已。

做人要甘願,身為一個台灣人,就必須有這個覺悟,要用台灣式的方法創業。因為抱怨跟罵人真的是沒有用的。

本文經林宜敬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