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龍發堂——群聚感染阿米巴痢疾、肺結核,鐵鍊鎖柱前身是「感情鍊」

你所不知道的龍發堂——群聚感染阿米巴痢疾、肺結核,鐵鍊鎖柱前身是「感情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認為,追根究底仍是因為慢性精障患者的照護負擔沉重,而龍發堂不採強制收費,並願意終身收容,成為許多病患家屬的託付之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走過近一甲子的高雄龍發堂目前還收容三百多名精神病患,這半年來陸續爆發群聚感染,衛生局前往疫調還發現院內禁錮式照顧堂眾,精神醫療界18日出面為堂眾人權請命,堂方則否認不人道對待堂眾。

今年7月,高雄龍發堂傳出一名堂眾罹患阿米巴痢疾,這是近年高雄幾乎絕跡的法定傳染病阿米巴痢疾第一例,衛生局到龍發堂全面採檢,結果確診13例阿米巴性痢疾,讓防疫人員大吃一驚,疾管署也判定是聚集事件。

9月,龍發堂又出現一例肺結核法定傳染病個案,這是龍發堂1年內通報的第3例,10月經衛生局全堂人員胸部X光檢查後,發現異常者有超過57人,高度疑似肺結核個案通報29人,並有6人確診。

阿米巴痢疾的傳染途徑是糞口傳染,而衛生局訪查多次發現便盆滿滿糞便未清,樓層走道上甚至見到糞便痕跡。到了11月下旬,衛生局第2次全面住民檢體複檢,又新增19例阿米巴痢疾確診個案,顯示疫情仍在延燒。

龍發堂地上7層、地下1層的建物,其中5個樓層,共收容近500人,但工作人員不到20人,且沒有合格看護員及專業醫療人員,部分廁所仍是糞溝式,上方搭建蹲式馬桶,竟無沖水設備,另浴廁數量嚴重不足,例如6樓聚集189人,卻僅5間廁所。

「龍發堂」是怎麼來的?

高雄路竹「龍發堂」是開山住持釋開豐於民國59年創建的佛堂。釋開豐俗名李焜泰,育有四名子女,出家後原本在鄉內一處草寮修行,因緣際會收容一名精神病患為徒,細心照料後竟然痊癒。

從此他不斷受人所託收容精神病患,因療養成效頗佳而收容請託日增。再加上民國60、70年代,國內精神醫學尚不發達,精神醫療院所也不普及,又無健保補助,家屬照護負擔沉重,因而紛紛轉向龍發堂求助,也逐漸成為廣為人知的「精神療養院」。

龍發堂以獨創的宗教民俗療法,指派病況較輕與較重的病患兩兩一組,將名為「感情鍊」的鐵鍊繫於兩人腰際,共同作息,使其能相互扶助合作維持生活技能。演變成後來的鐵鍊,將數百上千的病人以鍊子鍊住,也因如此引發外界不人道爭議。

除了感情鍊,堂方也培養病患進行勞動工作,例如飼養家禽或成衣加工等,更成立樂團外出表演,主張透過這些方式有助建立病患尊嚴、維持病況穩定。釋開豐曾表示,讓病人工作,不但可賺取龍發堂的開銷經費,最重要的是讓病人有寄託,從工作中獲得滿足感。

鼎盛時期,龍發堂收容的精神病患高達千人之多。不過自從《精神衛生法》上路,龍發堂在硬體設施或醫療人員配置與管理皆不符法規,從未納入正規精神照護體系。對於全台最大的「非法」療養機構,衛生單位多次欲介入監管、解散,皆不得其所。

康復之友聯盟:龍發堂不是你唯一的家

衛生局心理衛生中心主任蘇淑芬說,10月到龍發堂稽查發現有名30多歲男子下半身赤裸,被鐵鍊綁在床柱,地上滿是黃色排泄物,這是她從事心理衛生工作30年頭一次見到;還有浴室不足,洗澡聽哨音,每人限制10分鐘。

本月18日,中華民國康復之友聯盟召開記者會,呼籲重視龍發堂堂眾健康權益,獲50個團體、2350人連署響應。理事長李麗娟表示,能理解家屬照顧煎熬,寧願花一兩百萬將病患送進龍發堂,就能「買斷」照顧其終身,但裡頭環境髒亂,家屬中途要將人帶出,堂方卻以這是功德金為由,拒絕還款。

李麗娟也指出,龍發堂只是社會縮影,早年時空背景不同,醫療不發達,現今醫療及社福資源豐富,能協助精神病患者,家屬有其他選擇,「龍發堂不是你唯一的家」。

台灣精神醫學會前理事長周煌智形容龍發堂住民,是「被21世紀遺忘的住民」,急需公私部門關懷。他說,20年前曾收治龍發堂逃出的精障者,治療後已回歸社區,至今穩定服藥控制。

衛福部八里療養院醫師彭英傑表示,「這樣的事情不應繼續下去」,只要家屬願配合,台灣精神醫療資源會提供更好的分級處理。20年前政府取得家屬同意,從龍發堂轉出上百名患者,八里療養院收治17人,有名病人現在不但可工作賺錢,也能照顧媽媽。

高雄市衛生局新聞稿指出,龍發堂目前收容503名身心障礙者,來自全台18個縣市,其中設籍高雄市者有292人,院內收容堂眾以精神障礙者居多,照顧型態均為禁錮式,活動空間限制且缺乏精神職能治療及復健。

衛福部曾於105年3月31日廢止150床許可,但龍發堂消極配合政府相關輔導措施,致合法化進度有如牛步。

龍發堂團隊鞠躬道歉:已盡力提供最好照顧

針對康復之友聯盟與高市衛生局指責,龍發堂住持心善師父18日也率領5名工作人員,針對龍發堂7月份爆發阿米巴痢疾一事彎腰致歉。

心善表示,龍發堂在毫無政府分文補助下,40多年來為精障者及家屬無怨無悔付出,早已捉襟見肘,但堂眾的生活改善從未間斷,今年7月迄今,已投入320多萬元進行化糞池改建、污物水肥清除費、委外洗滌費、環境消毒、7樓全面改裝氣密窗、廚房防爆燈罩更新、4樓隔離房工程等。

對於外界傳言指稱「龍發堂收受200萬元買斷病患一事」,龍發堂否認,強調從未有任何買斷這件事,借此機會鄭重向外界說明。

龍發堂發言人李芳玲說,「我們並不是像外界一般精神機構,以醫藥物為主要的照護模式,老師父(創辦人)希望就是用一個,另外一個善良的,比較良性互動來照顧他們。」

為了希望精神障礙者不依賴藥物,龍發堂強調管理方式,獲得家屬認同。而堂眾大多是弱勢家庭,由他們協助解決家中負擔。目前387名堂眾,平均年齡55歲,近百位無依無靠、家屬失聯,全靠外界捐贈物資,和部分家屬收取些微費用。

針對衛生局指堂友遭鐵鍊拴身,地上大小便,李芳玲也強調,當天只是堂眾突發性失禁,不巧被稽查人員看到,事後立即善後改進。李芳玲表示,當年創辦人開豐師父管教確實使用過鐵鍊,後來受限《精神衛生法》和基本人權約束,自民國84年後就沒再用過。

對於外界質疑龍發堂不合法一事,龍發堂則回應,民國102年就向市府申辦非都市土地申請變更作為宗教使用專案輔導合作案,但遭市府以「特定農業區之農牧用地原則不得變更使用」為由駁回,非龍發堂不想合法化。

不過衛生局今天表示,龍發堂生活大樓係為40年老舊建物未合法登記,逃生消防無障礙設施等等設備皆未健全。而龍發堂目前所座落的5筆土地,皆為「特定農業區農牧用地」,依法本不能從事農業以外用途,市府多次輔導及給予時間改善都態度消極、怠惰敷衍而不願配合相關行政作業,終至市府駁回龍發堂專案輔導之申請。

高市衛生局副局長林盟喬表示,龍發堂住民有九成五屬身心障礙,依法應受《身心障礙權益法》及《精神衛生法》保護。先前已就龍發堂違反《食安法》、《傳染病防治法》及《精神衛生法》,開出69萬9千元罰單,龍發堂若無誠意改善管理狀況,不排除大規模轉介住民接受治療。

不過,也有人認為,追根究底仍是因為慢性精障患者的照護負擔沉重,而龍發堂不採強制收費,並願意終身收容,成為許多病患家屬的託付之所。而龍發堂能生存至今,也意味著精障病患與病患家屬在常規的醫療體系下無法接受妥善協助,這是政府、社會與精神醫療體系都應該共同檢討的問題。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