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戰後中國持續模仿日本,為「中國文明歷史」劃下句點

甲午戰後中國持續模仿日本,為「中國文明歷史」劃下句點
Photo Credit: Chikanobu: The Artist's Eye,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八九五年之後的時代,中國人的自我認同是透過日本型的文明所形成的。另外,中國人的民族意識受到日本的影響,可說是反抗日本壓迫之下的產物。這已經不再是中國文明的世界,而是在日本文明的強烈影響之下重生,擁有全新特質的中國。

文:岡田英弘

榮耀的孤立結束

西元前二二一年秦始皇統一是中國歷史的起點,在此之前是中國以前的時代,同樣地,也有所謂中國以後的時代。對於中國人而言,歷史不僅限於中國的範圍內,超越國境,在外面發生的事情也可以決定中國的命運,這就是中國以後的時代。其分界點是一八九五年甲午戰爭(一八九四—一八九五年)的戰敗。

不僅如此,以甲午戰爭為轉捩點,中國的社會和文化產生急劇的變化,放棄自秦始皇統一以來延續超過二千一百年的傳統體制,轉而採用歐美的體制替代。而且採用的歐美體制是已經在日本經過消化,融入漢字文化的體制。為此,中國全面放棄至今為止累積的漢字語言的體系,新發展出以日本製漢語為基礎的、共通的溝通體系,這就是現代漢語的起源。中國的歷史在這裡失去獨立性,成為世界史的一部分,而且必須鑲嵌進以日本為中心的東亞文化圈。這就是中國以後的時代。

如同至此所觀察到的,所謂「中國」這一觀念的內涵,從最初指的是首都城廓的內側、擴大至漢字通用的範圍、再到從首都出發在軍事和經濟方面可以控制的範圍。在元世祖忽必烈汗統一之後,「中國」的觀念又擴大涵蓋至兩方面——漢字文化圈和漢字文化圈以外的區域。這樣的中國觀念在滿洲族建立清帝國之後定型。在這個時代,由於俄國人進入西伯利亞,因此最起碼在北方有劃定國境的必要。一六八九年,清康熙帝與俄國的彼得大帝簽訂尼布楚條約,擁有清楚國境的領土國家觀念萌芽了。在此之前的中國人,就算擁有「王化」,也就是皇帝權威可及之處就是中國的觀念,但並沒有中國是四面由國境線圍繞、擁有一定範圍的觀念。

一八四○年至一八四二年的鴉片戰爭,清朝被英國人擊敗而不得不開放港口,然而這並沒有對中國傳統的體制造成打擊。在中國漫長的歷史當中,被外夷打敗的次數不勝枚舉,而且英國距離遙遠,人口又少,會使中國人意識到威脅的程度其實非常低。頂多就是採用了西洋式的武器,雇用西洋人技師等。

然而,一八九四至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戰爭戰敗,帶給中國人深刻的衝擊。採用西方式體制不過三十年的日本,而且是自建國以來就一直屬於中國文化圈的日本,竟然擊潰當時擁有最新式西洋武器軍備的李鴻章的北洋軍。這個事件戲劇化地證明了中國的傳統體制已經跟不上時代。中國榮耀的孤立時代已經結束。

日本型近代化路線

隨著甲午戰爭的戰敗,中國完全放棄了至今為止的傳統體制,改走日本型的近代化路線。廢除一千三百年來選出中國領導階級的科舉制度,改為起用從外國留學回來的人為官吏的作法。這時,留學生最多的國家是日本。日本自一八六八年明治維新以來已經有三十年,經過了一個世代,開發出了表現歐美新事物的文體和語彙,而且日本新創造出的漢字組合成為了這些文體和語彙的基礎。清朝的留學生學習、攝取、吸收這些新的文體和語彙。

就像這樣,新的漢語大量入侵中國人的語言當中,而至今為止因為科舉考試而普及、以古典為基礎的文體和語彙遭到丟棄和取代。即便是對於留學日本以外國家的中國人而言,傳遞新事物的溝通手段也只有日本式的文體和語彙。新的漢語在中國全土大量設立的新式教育學校中,透過日本人教師和歸國的日本留學生推廣出去。於是,出現了文法使用舊有的古典文法、語彙借用日本開創的新語彙,介於兩者之間、被稱為「時文」的文體,且官府用語和新聞用語也開始使用時文。

甲午戰爭的另一個直接產物是軍隊的日本化。隨著中國近代化,首先必須強化的就是軍隊,清朝政府致力在中央和地方建設新式、也就是日本式的陸軍,這時成為新軍核心的便是留學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將校。一九一一至一九一二年的辛亥革命就是由這些新軍發動;最終奪取政權的是擁有最強大新軍的指揮權的軍閥——袁世凱。

到了中華民國的時代,中國人的意識強烈受到日本大正民主的影響。日本政府也陸續強化對北京袁世凱政權的統治權。這時於一九一七年發生了俄國革命,俄羅斯帝國解體,至今為止被俄羅斯統治的諸民族紛紛發起獨立運動,給了被逐漸納入日本帝國主義統治之下的中國人希望。對此,更進一步推動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威爾遜總統提倡的民族自決原則。結果在一九一九年的巴黎和會,為了抗議日本繼承德國在山東省的舊有權益,爆發中國人的民族運動——五四運動。自此之後,中國人的民族意識當中,產生了反對日本的共同指標。

然而在此同時,可說是中文日本化極致的白話(口語)文,於一九一八年魯迅刊登在《新青年》的〈狂人日記〉中誕生,這一點非常諷刺。從這部作品之後,新漢語的水準已經到了可以表達所有日本文學主題的程度。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

俄國革命的另一個影響是孫文的中國國民黨的蘇聯化。對於日本支持北京袁世凱軍閥政權、干涉中國內政感到絕望的中國民族主義者們,趁著一九二四年在共產國際的指導下舉行國共合作,集結於廣州的國民政府之下。一九二六年,在國民黨左派領導人蔣介石的指揮之下開始北伐,於一九二八年北伐軍進入北京,在東北張學良的協助之下,國民政府首度統一中國。

然而,這被視作是蘇聯和國際共產主義的勝利,憂心中國赤化的日本於是在一九三一年發動九一八事變、一九三七年發動支那事變,逼得希望避免與日本衝突的蔣介石開啟抗日戰爭。日本阻止國民政府統一中國的意圖最終還是成功,一九四五年日本退出中國的同時爆發了國民政府和中國共產黨的內戰,至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不得已逃往台灣避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