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取消「網絡中立」規定,電訊公司能決定使用者看到哪些網站

美國取消「網絡中立」規定,電訊公司能決定使用者看到哪些網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支持網路中立規定的人指出,消費者如果不想在網路上塞車,可能被迫支付額外的費用。消費者對於網路服務供應商的選擇可能會減少,寬頻使用費可能也會增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美國聯邦傳播委員會(FCC)14日表決通過,取消所謂「網絡中立性」(net neutrality)規定,這項規定意在確保網絡自由與開放,讓消費者公平取得網絡內容。這項決定將面臨反對陣營的司法挑戰。

美國監管機構,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命的聯邦通訊委員會主席派艾哲(Ajit Pai)提案,撤銷網絡服務供應商相關法規的計畫進行表決,將「網絡中立性」劃下句點。

臉書、谷歌挫敗,中國可能成為贏家

2015年民主黨政府掌控的聯邦傳播委員會通過網絡中立規定,禁止寬頻業者阻斷或減緩民眾取得網絡內容的速度,或為了特定內容向消費者收取更多費用。這些規範目的在確保網絡自由與開放,讓消費者公平取得網絡內容,並防止寬頻業者偏好自家內容。

聯邦傳播委員會如今決定廢除這些規定,將對網絡服務供應商、新興網絡公司和消費者帶來重大影響,重繪數位世界版圖。

對反對網絡中立性規定的AT&T公司(AT&T Inc)、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 Corp)和威瑞森通訊公司(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等大型網絡供應商來說,這項決定可謂一大勝利,將讓這些供應商獲得廣泛權力,決定消費者所取得的網絡內容。

美國耶魯大學學者傅楠(Nick Frisch)指出,中國可以要求美國網絡服務公司行使它們的影響力,遏止對中國不利的消息在美國網站傳播,換取進入中國市場的權利。

中國改變它在海外的形象對其十分有利,而且許多美國企業都非常希望進入中國市場。兩者加起來,美國公司很有可能被說服配合中方的要求。「這不單影響中國互聯網的發展,這會影響網絡在世界各地的發展。」

這對呼籲派艾哲不要撤銷相關規範的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和臉書公司(Facebook Inc)來說則是一大挫敗。

在對消費者的影響方面,自由市場的支持者認為,付費優先的作法,意味在寬頻基礎建設上會有更多投資,使得上網和整體資料傳輸速度大為增加。

但是支持網絡中立規定的人指出,消費者如果不想在網絡上塞車,可能被迫支付額外的費用。消費者對於網絡服務供應商的選擇可能會減少,寬頻使用費可能也會增加。

年輕人支持「網絡中立」,民主黨可能因此得利

民主黨籍聯邦傳播委員會委員羅森沃賽爾(Jessica Rosenworcel)說:「美國大眾很不滿。」她還表示,在國會中占多數的共和黨行為已經「喚醒一個沈睡的巨人」。

對於「網絡中立性」或防止網絡供應商限制客戶連上某些網站,或減緩特定網站內容下載速度相關規定,國會內部的態度主要隨黨派涇渭分明。這場激辯已經轉成一種選舉議題,民主黨認為對自己有利。

研究顯示,美國年輕人使用網絡的比例遠高於較年長者,民調也已顯示年輕人對公平開放的網絡充滿熱情。民主黨認為這個議題能在年輕選民之間引起共鳴,這些選民也許在諸如賦稅或國外政策等議題的政治投入沒有這麼積極。

夏威夷州民主黨籍參議員夏茨(Brian Schatz)則說:「年輕人需要主導網絡中立性。千禧世代政治領導階層有可能在此做出真正的改變。」

Erlendsson attends a pro-net neutrality Internet activist rally in the neighborhood where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attended a fundraiser in Los Angele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最大輸家是新興網絡公司

網絡中立規定一旦取消,大型內容提供商Netflix和Google可能要付更多費用才能以同樣速度把內容送到消費者面前。大型內容提供商必須和網絡服務供應商談判,以更有效率的方式把內容傳輸給消費者。

大型內容提供商擁有資金和大批訂戶做為談判籌碼,有利於爭取到所謂的快速傳輸線,取得競爭上的優勢。

反對廢除網絡中立規定的人指出,所謂的付費決定傳輸線,可能扼殺新興網絡公司,因為他們沒有錢或是影響力取得更快速的內容傳遞。

網絡中立性的四大重點

►網絡中立性是什麼?又為何如此重要?

網絡中立性(net neutrality)的概念可追溯至網絡誕生初期,主張網絡服務供應商平等處理所有數據,禁止以競爭為由封鎖網站或是服務,以及為了各種網絡流量阻斷「快速」與「緩慢」的網絡運輸道。

網絡中立性支持者主張,少數美國高速網絡供應商有動機在串流影音、通話,甚至是網絡搜尋方面,封鎖或降級競爭者的服務。

支持取消網絡中立規範的人則主張,中立性規範限制了寬頻公司,也阻止外界投資視訊會議、遠距醫療與連網汽車等需要「快速道」的新型高速服務。

►網絡中立性為何突然受到熱議?

創造「網絡中立性」一詞的法律專家吳修銘(Tim Wu)表示,這項概念可追溯至1970年代,當時監管機構尋求確保獨占電信市場的AT&T公司,沒有封鎖或是差別對待電話線外的新興數據服務。

聯邦傳播委員會在2000年代初期,試圖將這些概念納入法規,但聯邦法院兩次裁決,由於網絡服務供應商不像電信公司是「一般電信業者」,聯邦傳播委員會沒有權力這麼做。

聯邦傳播委員會2015年不顧法院裁決,宣布寬頻公司事實上是「一般電信業者」,可以受到1934年一項法律規範。

派艾哲表達有意取消2015年通過的這些規定,並將此稱為「恢復網絡自由」(Restore Internet Freedom)計畫。

►目前狀況為何?

大型寬頻公司表示,網絡運作方式不會產生變化,只是他們能夠更自由地創新並投資新科技。

這些網絡服務供應商未來將不會單純地封鎖對手,而可能會提供更多優惠給消費者,例如提供以行動裝置觀看比賽的免費管道。

一些運動人士擔心,網絡服務供應商將向Netflix或其他串流服務等使用大量數據的公司,索取更高額的費用,而這些費用最終將由消費者承擔。

受到更大打擊的可能會是少了谷歌或臉書資源的新興新創公司。這一仗的重點就是,下一代科技公司未來究竟有沒有創新與散播新想法的空間。

►這對全球網絡會有什麼影響?

世界各地許多國家以美國為借鏡設立標準,但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規定。

美國情況相當特殊,因全國仰賴民營業者創造並投資自己的網絡,其他國家則是從一間壟斷市場的電信公司共享網絡基礎建設。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