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牽絆能使你獲得救贖,這是《星際大戰》所傳遞最強大的訊息

唯有牽絆能使你獲得救贖,這是《星際大戰》所傳遞最強大的訊息
Photo Credit: Disne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盧卡斯後來跟父親重修舊好。他把許多痛苦與理解化為一段話:「他終於看到我從他口中的『大器晚成』變得真正發光發熱。我讓他得到所有父母所希望的那件事:孩子要平平安安,照顧得了自己。這是他真正要的,也是他所得到的。」

文:凱斯・桑思汀(Cass R. Sunstein)

「大決裂」

無論兒子或女兒,有時都覺得父親如同達斯維達(Darth Vader)——高大,恐怖,嗓音低沉,無比有力,可能會發脾氣。無論兒子或女兒,都覺得父親既像絕地那一方,也像西斯那一方——好脾氣的歐比王(Obi-Wan),好嚇人的達斯維達。當然,每個父親像絕地與西斯的比例不等,但幾乎都很容易現出黑暗面,至少在孩子眼中如此,而且父親擁有無上的力量,像是什麼都做得出來。

在最初三部曲裡,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深觸父子關係,而雖然片子是拍給所有觀眾,他自己倒有稍微透露這樣拍的個人原由。他跟他父親的關係頗有問題,在某些方面甚至痛苦折磨,充斥失望、命令與限制。盧卡斯在受訪時說他父親是個「非常強勢又超級右派的生意人」,認識盧卡斯的人會說,從許多方面來看,路克(Luke Skywalker)與維達之間的痛苦關係脫胎自盧卡斯跟他父親之間的關係。

(就我們所知)盧卡斯的父親沒有叫他棄明投暗,沒有說要父子倆一起統治宇宙,但確實叫他放棄夢想,接手他們家的店。盧卡斯說:「我爸要我接下他的文具店……我拒絕之後,他大受打擊。」根據所有資料,他們在這上頭大起衝突,一度關係疏離。(這裡值得停下來說一說。即使只是短暫時間而已,這種親子之間的疏離仍相當令人痛苦。一旦發生,傷害即成。)

盧卡斯講起此事語氣平靜,卻隱隱不滿:「我十八歲的時候,跟我爸大決裂。他要我接手家裡的生意,但我不肯。」他父親回憶說:「當時我反對他,不希望他進什麼該死的電影產業。」雖然事隔多年,你仍能從他父親的用字遣詞裡感受到怒火:「該死的電影產業。」

沒錯,他們沒拿光劍,沒有誰被砍斷一隻手,但每個兒子都渴求父親的贊同,而盧卡斯很難如願。他的說法很動人:「你這輩子只需要成就一件事,那就是讓父母以你為榮。」每個孩子渴望知道父母真正的心思。我們能找出來嗎?我不確定。

盧卡斯談過他自己跟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我們幾乎每部片都在談父子關係,無論是達斯維達或ET外星人都一樣。你去看我們的任何一部片,我不認為你會看不到這件事。」對於一個拍過各式各樣電影的人,一個以行星、太空船與機器人電影最為知名的人,這真是一句有力宣言。他還有一句更私人與溫柔的話:「父母竭盡所能想把事情做好,不會有意害你。他們不會想當達斯維達。」

雖然花許多年才達成,但盧卡斯後來跟父親重修舊好。他把許多痛苦與理解化為一段話:「他終於看到我從他口中的『大器晚成』變得真正發光發熱。我讓他得到所有父母所希望的那件事:孩子要平平安安,照顧得了自己。這是他真正要的,也是他所得到的。」

在《絕地大反攻》上映之後,盧卡斯放下星際大戰系列與電影製作,只為了一個原因:他想當個好父親。他退休二十年,專心帶孩子。二〇一五年,他被問到希望訃告的第一句是什麼,立刻毫不猶豫的回答:「我是個好爸爸。」

路克的禮物

前兩個三部曲(盧卡斯的那六部)該稱為「安納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的救贖之路」。這救贖來自強烈的牽絆,也就是愛。正是牽絆使安納金墜入黑暗面:他無法承受失去所愛。他的心使他落入深淵。

後來牽絆也使他重返光明。他不願看兒子喪命。星際大戰堅稱唯有牽絆能使你獲得救贖,這是星際大戰所傳遞最強大的訊息,直觸我們最深的自我。

救贖完全關乎寬恕。如果你得到寬恕,尤其是自己的寬恕,就能得到救贖。路克寬恕了他的父親。(這對所有兒女是個好啟示:如果路克能原諒全銀河最壞的人,那任何父母都可以得到原諒。任何齟齬怨恨都能隨風而逝。)即使在最後,路克都願意把最至上的禮物獻給達斯維達,以寬恕使他得到救贖。如同盧卡斯所言:「唯有當他得到自己孩子的愛與憐憫,當怪物般的他得到孩子的信任,救贖才來到。」

星際大戰不局限於特定宗教,但由此觀之,很帶基督教意味。

在《原力覺醒》裡,韓索羅(Han Solo)對兒子凱羅忍(Kylo Ren)的態度,正如先前路克對他父親(凱羅忍的外公)的態度。沒錯,老韓父子的結局沒那麼好,但我認為這第三個三部曲也會有某種救贖,而且發生在不只一個角色身上(你等著看吧)。

「可是你會死」

在《曙光乍現》裡,安納金是撒旦的角色,邪惡的化身。他能由邪轉善是因為兒子堅持要看見他善的一面,選擇愛他,而且最後他也選擇去愛兒子。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說過相關的話:「最壞的人有好的一面,最好的人有壞的一面。當我們明白這一點,就能比較不恨我們的敵人。」個人之間要握手言和,往往來自認知到這件事。在政治領域亦然,所以敵對陣營能言歸於好,壓迫者與受迫者能成為同胞。曼德拉(Nelson Mandela)對此感受甚深。

那場救贖場面之前是父子倆的激烈打鬥(所有兒子對這都躍躍欲試與厭惡害怕)。達斯維達該贏,一如在《帝國大反擊》那樣,畢竟他高大魁梧得多,強悍威武得多,但受尤達(Yoda)訓練的路克成功占了上風,達斯維達往後退避,失去平衡,摔下樓梯,而路克站在梯頂,準備發動攻擊,但在這即將獲勝的時刻,他不願下手,以稚嫩的聲音說:「我不跟你鬥,父親。」達斯維達以低沉可怕的聲音說:「你不該放下戒心。」當他發現路克有妹妹,以堅決語氣拿她當威脅:「歐比王不讓我知道她的事,但他徹底失敗了。你不願走入黑暗面,也許她會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