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市長真正該用的口號:安心的家鄉、創意的都市

台北市市長真正該用的口號:安心的家鄉、創意的都市
Photo Credit: Daniel Aguilera Sánchez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要有希望,不能墮落;都市則要有願景,變得更好。在政黨的初選階段,曾經被一位競選人諮詢,我建議用的標語是「安心的家鄉、創意的都市」。看看現在的食安風暴,還真的驗證了當初的想法,人民首要之務是活的安心。

離九合一選舉只剩一個月了,幾乎每天都有台北市連柯兩位競選人的新聞,但是他們有提出甚麼口號嗎?口號可說是一般企業常講的Slogan,但我對此兩位候選人的口號真的沒什麼印象。

趕快上網查一查,原來連勝文先生提出了「明日台北,散播希望的種子」,柯文哲先生的是「柯P新政 – 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各位觀眾,您覺得如何呢?我會沒有印象不是沒原因的,因為既不吸引人,望文也看不出來他們到底希望給予未來的台北甚麼樣的面貌。

讓我們先檢視柯文哲先生的 「柯P新政 – 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好了。

其實這句口號還真像柯P講話 – 嘴裡含著滷蛋,聽不清楚。要改變甚麼?為什麼從台北開始?從台北開始的話台北人有甚麼好處嗎?有錢、有房子的天龍國人想的恐怕是,賺錢從我們開始,房價越貴越好,稅繳越少越好吧?沒錢沒房的當然是要縮衣節食,夢想著哪天有房買,害怕著哪天變遊民吧?台灣最需要的財政紀律與公平正義,要從台北人多繳房地稅、減少中央補助款,放棄天龍國的福利開始嗎?

「明日台北,散播希望的種子」呢?

那之前十幾年在馬郝兩位主政下的台北呢?十幾年了,如果有種下希望,種子不但該發芽,甚至都結果了吧?丐幫雖不見得適用在台北,大明王朝的昏庸、無能、腐敗,跟獨裁,適用嗎?外商對台北越來越看衰,越來越多的人才跑到大陸去,市政府附近可以打死警察,警察抓不到人,媒體上還放話,叫黑幫交人出來。這樣的台北,希望在哪裡?建立大連王朝嗎?市議會裡穿藍背心的,大多數可都是叔叔伯伯阿姨呢,有禮貌的年輕人怎樣排除異議或利益,散播種子只能用來作秀吧?

但也不是真的就不用口號了。人要有希望,不能墮落;都市則要有願景,變得更好。在政黨的初選階段,曾經被一位競選人諮詢,我建議用的標語是「安心的家鄉、創意的都市」。看看現在的食安風暴,還真的驗證了當初的想法,人民首要之務是活的安心。

2012年4月自由時報報導

昨天下午四點,卅二歲的竹聯幫份子黃宏凱和十五分幫份子韋澤生,在台北市微風廣場二樓露台的星巴克露天咖啡座談事情時,一名槍手現身朝黃的左右大腿各擊中一槍…目擊者嚇呆並形容:「簡直像電影情節,嚇死人了!」

各位,在台北市熱鬧的百貨公司,還是在大白天公然開槍,您以前聽說過嗎?能想像嗎?要是我在現場,可能會先以為在拍電影。

2013年6月NOWnews報導

13日下午,位於立法院後門的鎮江街「廣隆大廈」傳出槍擊案,57歲的「中國公關顧問公司」董事長李世仁遭到不明男子連開3槍。

各位,案發地點距離立法院50公尺,又是大白天人來人往,搞不好還有立法委員,或重要政府官員就走在旁邊,還好這位可能來自中國的殺手槍法奇準,目標也不是甚麼重要人士。

2014年9月蘋果日報報導

知名的台北市松壽路ATT 4 FUN夜店外,竟發生駭人聽聞兇殺案,台北市信義分局刑警薛貞國(38歲),今凌晨前往轄區夜店處裡民眾滋事,竟被50人持棍棒及刀械圍毆至少3分鐘,薛警倒臥在地時滿身鮮血,送醫時嘴巴還插著一把兇刀…目擊者彭姓計程車運將表示,當時7、8輛車併排停在松壽路上,下來了大概50個黑衣人,過了20分鐘,這50個黑衣人就將這名刑警從大樓裡面拖出來。

每一年都發生駭人聽聞的治安事件,這是一個安心的都市嗎?還是我們太善忘了?這是一個可以不管在熱鬧市區;或者在中央機關林立,立法院旁都可以公然行兇;甚至在市政府旁,眾目睽睽之下把警察打死的都市。換了任何一個民主國家,下至分局局長,上至市警局局長,甚至警政署署長都極可能必須下台負責,但台北市長做了甚麼?就是震怒嘛!大舉掃蕩嘛!反正人民會遺忘嘛!黑幫就避避風頭嘛!沒了賞罰分明的責任政治,那未來有甚麼地方是安全的?

市民需要食衣住行都安心,而且面對很可能入侵的伊波拉,未來的市長更要有處理危機的能力,要果斷、勇敢,有智慧。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要「照顧不能照顧自己的人」,這是慈悲心。各位在深夜時分到過台北市火車站嗎?遊民挨著牆角睡覺、空氣中瀰漫著尿騷味,再加上那些無助無望的眼光。龍山寺旁也是,這不只是有礙觀瞻,影響當地居民,更是政府的無能與無感。

你說遊民問題世界各國都有,但是政府真的努力做過甚麼嗎?還有路上越來越常看到的精神病患,作為精神科醫師,不禁要問,未來的市長願意盡力照顧這些不能照顧自己的人嗎?而隨著低收入、中年失業危機,社會家庭支持系統瓦解,未來這些遊民、病患只會更多。

2014年1月9日,對的,就是今年,充滿了各種駭人聽聞國內新聞的一年,台北市永康商圈發生一起搶案

剛從銀行領完錢的前北市聯合醫院前總院長夫人,在永康街遭尾隨的歹徒行搶,兩人在街頭拉扯,歹徒持剪刀朝婦人頭部攻擊,差點割斷婦人耳朵。

依精神科醫師的經驗跟直覺,這位搶犯的思考邏輯跟行為似乎有很大的異常,極有可能是精神病患。假如沒有一位重視責任政治,而且真正關心弱勢的市民,偶發的暴力兇殺雖不至於變常態,但發生的機率卻可能會不斷上升。

為什麼是「創意的都市」?可能很多人會覺得該用創「新」的都市,但是依靠政府的創新往演變成一場災難,尤其在現行僵化的,難以大幅改變的公務體系之下。

想想阿扁的建構式數學、馬英九的建成圓環、郝龍斌花了一百多億的花博、五十億的路平、士林的地下街夜市、路過式的群眾集結、跟現在的十二年國教。試著Google一下「監察院糾正台北市政府」,赫然發現族繁不及備載,有關創新的請看以下兩則:

中國時報報導

台北市長郝龍斌2007年推動「自行車生活化」交通政策,將敦化南北路自行車專用道納入2008年短期計畫幹道型方案,但台北市政府僅從交通工程面向考量,便草率在2009年9月1日啟用。

然啟用後問題不斷,不僅使用率過低,在上下班尖峰時間,造成塞車、車禍。市府交通局於2010年3月23日宣布調整該專用道為「假日單車道」,更決定再耗資千萬,8月起動工刨除自行車專用道的綠色鋪面,改劃設為慢車道。

此事遭監察院糾正,批台北市政府虛擲公帑。

今年的4月ETtoday報導

監察院今天(3日)指出,已經併入衛生福利部的前內政部兒童局,由內政部補助拍攝的《青春水漾-Shall We Swim》,內容教導探索性敏感帶、性高潮及進行性行為,可能觸犯禁止引誘兒童及少年性交或猥褻規定;台北市政府將影片訊息轉發市府所轄學校,致影片在國中小等各級學校播放,引起家長恐慌及輿論撻伐,違失情節嚴重。監察院內政及少數民族委員會今天通過監察委員高鳳仙提案,糾正衛生福利部、台北市政府。

再看看連先生提出的新生北路高架橋地下化

針對提出新生高架地下化慘遭批評,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今(31)日表示,批評的對手應該先充實自己,了解他在講什麼之後,「再來罵都來得及」…現在日本東京規劃將高架橋地下化,把隱藏在橋下的河川顯露出來,並在河川下方繼續挖隧道 。

以及風傳媒報導,假如他當選

不管是「頂新」還是「頂舊」,所有生產黑心商品的廠商一律下架,未來10年內不准再上架,以確保北市美食之都形象。

這些都很創新吧?

柯P也說過局長要遴選,但局長本來不就是一個遴選的過程嗎?只是看誰來推薦,誰來選吧?公開與否從來不是一個重點。至於說取消某一路公車,那真的是突發奇想。其實柯P是一個醫師,醫師本來就不擅長創新,因為不可能拿病人來亂試驗。創新是虛,創意才是實,任何發明過東西的人都知道,唯有經歷過市場考驗成功的才叫創意,不然就是虛幻的想像,請不要再亂創新,拿市民當白老鼠了!

重要的是,有沒有辦法在教育過程中培養或鼓勵創意,最少做到不要抹煞。2014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的父親在2014TED大會演講說:「人們常問我,是什麼讓馬拉拉如此勇敢?我告訴他們,不要問我做了什麼,我所做的,只是沒折斷她的翅膀。」 而我們目前的教育在做的是,折斷小孩子的翅膀,讓他們缺乏想像力、競爭力,長大後失去創意,也跟著沒了希望。

(推薦閱讀:為何她如此勇敢?馬拉拉的父親:「我所做的,只是沒折斷她的翅膀」

埋頭苦幹也好,逢迎拍馬也罷!循規蹈矩,或者挑剔批判,這些都是不會讓一個城市進步的,只有創意才能創造一個城市的偉大。創意要從自己做起,那我的創意是公車電動化,而且是MIT的公車。製造空氣汙染的一個很大來源應該是公車吧?公車起步時不舒服,也讓老人家很危險吧?公車的空間大,行駛距離又固定,假如充電電池可以更換,公車電動化不是超棒的嗎?

還有呢?假如可以像油電混合車一樣,把剎車的動力轉化成充電,是不是更節省能源?那假如可以跟電力公司喬好,看看什麼樣的時間充電可以最節費,那是不是最經濟外,最減碳,最環保?在台灣一個最常聽到的是「那這麼簡單?」第二個是「台灣市場這麼小」,第三個是「那要多久?」最後是「不可能,別亂想了!」

台灣有沒有電動公車?有啊!第一部由台灣人自己研發製造的電動公車2009年在台北亮相:外觀雖與一般公車無異,坐起來非常平穩且沒噪音,站在車子的後面,也沒有難聞的氣味…寶捷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蔡篤雄表示,電動巴士以鋰電池為動力來源,具有低污染、低噪音及低二氧化碳排放特性,續航能力約300公里,300A充電器需充電1.5至2小時,維修成本與耗油成本加起來只有一般公車的1/10。新竹客運也從2013年起開始用電動公車。

台北市呢?2012年10月:環保署補助台北市辦理的電動巴士示範運行計畫正式上路,自今﹝15)日起,將有兩輛電動巴士加入公車246路營運,並且提供為期8個月的免費試乘。之後呢?沒下文。

倒是苗栗客運今年3 月,從中國進口了三輛比亞迪汽車的K9全電動巴士。所以我的創意早就實現很大一部份了嘛!馬郝兩位不是最講究環保的嗎?優秀台北市民選出來的台北市議會睡著了嗎?每次看到公車尾巴噴發的廢氣,坐公車看到老人家在啟動時的險態,問朋友說為什麼不發明製造電動公車時的冷漠反應,不禁要問台灣怎麼了?台北市在等甚麼?

那是不是可以發明像泰國曼谷常見的噗噗車,但是電動化跟安全化來連繫社區和捷運啊?利用便利商店做點,網路可以叫車共乘呢?應該都可以吧?這些想法在已經吸收了歐美日文化,很多優秀人才的台北市可以做得到吧?改變台灣是不是就從首都開始,希望的種子會不會很快就發芽、開花,結果了呢?

Photo Credit: Daniel Aguilera Sánchez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