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戰大分流:談《最後的絕地武士》引起的粉絲內戰

《最後的絕地武士》華特迪士尼影業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篇想要強調,雙方對星際大戰的愛都是真的,恨也是真的,沒有人比星戰迷更愛或更恨這個系列。無論你是喜歡還是討厭《最後的絕地武士》,你都可以是星際大戰的粉絲。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洪仕翰

沉澱了幾天,也許是時候該來談談這次的星戰大分流了,AKA星際大戰:內戰。當然,本篇一定有《最後的絕地武士》的劇情雷,還沒看過的朋友請光速迴避。

在進入正題前,或許該先自我申報一下:我今年28歲,星戰迷資歷大約18年。鄭重聲明,我相信比我資深兩倍的星戰迷大有人在,提出這個數字不是要擺老,只是有助於說明,自己已經喜愛這個系列好一段時間,大概就是所謂的粉絲吧。

我們將會發現,資不資深,或者夠不夠格稱為星戰迷,很可能都不是重點。稍後我們會再談到這個部分,讓我們首先進入正題,談談這場分隔你我他的星戰大分流。

如果你還不知道什麼是星戰大分流,讓我這邊先用一張圖來簡單說明:

25507908_1519586874755433_65643108509144
爛番茄評論網截圖

注意到了嗎?在這個今天被電影產業界普遍具有代表性、能夠影響一部電影票房與輿論生死的爛番茄評論網上,甫剛上映的《最後的絕地武士》在代表影評人的爛番茄指標(TOMATOMETER)上獲得了93%的好評,卻在線上觀眾投票中得到了難堪的57%這樣的數字,而且這個數字還有持續探底的趨勢。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誰的大分流:影評 vs. 粉絲?

讀者的第一個直覺反應或許會是,這是否表示影評和粉絲之間的意見出現了極大的分歧?

是,但也不是。

為什麼不是呢?

因為,儘管種種跡象都顯示,西方媒體的影評人對於《最後的絕地武士》的確呈現接近一面倒的正面評價,但是影評人也有可能是粉絲,粉絲也有可能是影評人。而參與線上投票的觀眾,更未必都是星際大戰的粉絲。

換言之,與其說影評人和粉絲之間出現歧異,不如說是星際大戰的粉絲之間發生了大分裂。這點只要稍微研究一下爛番茄的觀眾留言就能一窺一二。

事實上,豈止是爛番茄,你只要隨便上個PTT電影版或星戰板、臉書星戰社群、推特、Reddit、Youtube,或任何能讓你討論星際大戰的地方,都有粉絲在為了《最後的絕地武士》而開戰。捍衛者與攻訐者之間壁壘分明,就像是電影中的黑暗與光明兩派一樣,捉對廝殺。

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粉絲大內戰。不只在星際大戰長達四十年的歷史上前所未見,在好萊塢其他受歡迎的英雄系列作品,例如MarvelDCEU中,這樣的分歧規模恐怕也是史無前例。

photos_10080_1457687453_cd46d09eba8bdc5d
《原力覺醒》華特迪士尼影業發行

嚴格說起來,這場大分流始於2015年的《原力覺醒》,但讓這次大分流成為一個讓所有人都無法忽視的現象的,卻是日前上映的《最後的絕地武士》。從爛番茄開始,戰火在網路這個偉大的河道上四處延燒,成千上萬的粉絲正在彼此傷害。一部分的人抱怨「這不是星際大戰」,另一部分的人卻激賞「這才是星際大戰」,兩派水火不容。

這邊姑且不討論「到底怎樣才是星際大戰」,或者是套句時下很流行的一句話,「什麼才是星戰精神」。這是個很好的問題,就留給下一個更好的時間再談。

本文所要談的,還是為什麼會出現星戰大分流這樣的現象。

愛的變奏曲:星戰大分流的起源

大分流起始於憤怒,但這股憤怒從何而來?

來自粉絲對星戰的愛。

四十年來,星際大戰早已是個備受全球無數粉絲所喜愛的系列。儘管在2005年《西斯大帝的復仇》之後,這個系列一度有暫告一段落的跡象,然而隨著星戰教父喬治・盧卡斯(George Walton Lucas Jr.)在2013年將盧卡斯影業賣給影視巨擘迪士尼後,粉絲對新星戰系列的期待,也來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因為愛,所以期待。

2015年12月,萬眾矚目的《原力覺醒》終於上映,時隔多年的等待終於結束。作為新星戰系列的第一部作品,同時也是星戰宇宙的第七部作品,《原力覺醒》選擇延續《絕地大反攻》的劇情,描述反抗軍擊敗帝國之後的故事。

打從《絕地大反攻》在1983年上映後,廣大星戰粉絲早已透過小說、漫畫、廣播劇等種種不同的方式,創作出了無數的延伸作品,替星戰後續的故事做出各式各樣的補完。

photos_15079_1453189493
《絕地大反攻》二十世紀福斯影業發行

這一回,他們將有機會透過電影院的大銀幕親眼見證,官方如何用《原力覺醒》交代《絕地大反攻》之後的劇情。

然而,不是所有粉絲,都盼到了自己所期待的東西。

對多數影評人來說,他們在乎的始終不外乎電影的藝術性,以及電影能怎麼回應自身所處的社會。這包括如何用新的手法拍電影、用新的觀點來說故事、來呈現場景或建構角色,也包括電影如何反應與回應社會當前的課題,並讓觀眾能夠對這些課題有更多的理解與思考。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原力覺醒》和《最後的絕地武士》在上映後會大獲影評人盛讚的原因:儘管《原力覺醒》的劇本架構基本上借鑑了四十年前的《曙光乍現》,但是它成功的喚回了當年的感動與氛圍,並成功融入了屬於這個時代的新元素。

學歷史的人都知道,我們豈止無法重現過去,就連精準的「再現」都不容易。延續這個比喻,《原力覺醒》可謂完美的再現了四十年前《曙光乍現》所代表的一切:充滿神祕主義的英雄之旅、對星際與新奇世界觀的嚮往、反抗威權與暴政、捍衛共和與自由,更棒的是,它還加入了二十一世紀的新元素:風暴兵從屠殺平民中獲得的全新認同,以及種族與性別平等等種種時代課題。而它在技術層面上的成就,更是罕有人會去質疑。

複製電影很容易,複製成功則否。

在這一點上,沒有電影能夠在這一點上做得更好了。《原力覺醒》的成功絕對不能只用「情懷」兩字來解釋。就算能,你也必須要接受一個事實:沒有一部電影在賣情懷上能比它成功。

photos_15088_1453351364
《曙光乍現》二十世紀福斯影業發行

同樣的邏輯,《最後的絕地武士》在各方面都比《原力覺醒》更加創新大膽,除了更電影本身的美術與音樂等技術層面比《原力覺醒》時更加成熟外,它還在更大程度上拋開了舊系列的敘事架構,試圖替系列的核心元素,諸如原力、絕地武士等概念引入全新(如果不是復古)的詮釋,並用大膽的劇情展開,讓電影故事走向了一個事先沒人預期到的發展:一個逐漸去英雄化、難以預測的世界。不只如此,這部電影對舊系列該有的彩蛋與致敬一概不缺,尤達的「再現」感動人心,第一軍團對抵抗勢力的追擊驚心動魄,身分揭露與陣營轉換時的同樣讓人下巴脫落。

斯巴拉希。

如果《原力覺醒》是這個時代的《曙光乍現》,那《最後的絕地武士》毫無疑問就是這個時代的《帝國大反擊》。

如果你是影評人,或是比較休閒取向的星戰粉絲(這包括了一日粉絲,或者是只在乎電影本身而沒有狂熱投入整個世界觀的粉絲),甚或是從來沒看過《星際大戰》、對系列一知半解的新來者,那麼迪士尼這個全新的系列大概不會讓你失望。

但是,如果你不幸的是所謂的硬派粉絲(hardcore fans),迪士尼的星戰宇宙不讓你失望的比率恐怕是九千四百八十七萬比一。

這邊所指的硬派粉絲,指的是那種會格外在乎劇中設定(哪怕這些設定多麼荒謬或難以自圓其說)、腦中隨時都會有無數個可能宇宙從電影結束後開始延伸的粉絲、隨時都能背出某種載具的背景設定,甚至知道特定角色在無數延伸作品中的發展,大概是指這樣的人。

photos_15087_1453349255
《帝國大反擊》二十世紀福斯影業發行

這與死不死忠無關,也與年資無關,純粹是在乎的點不同。

對這些人來說,他們根本不在乎──或者在比較低的程度上在乎──星際大戰這個系列是否能與時俱進、是否反映了性別或種族平等、是不是劇情峰迴路轉高潮迭起、是不是在敘事或拍攝技巧上產生新意,甚或是否能夠繼續延續下去。他們不是不認為這些問題重要,而是這些對他們來說都是次要問題。

真正重要的是,他們鍾愛宇宙的下一步發展。

在《絕地大反攻》之後,帝國怎麼了?新共和建立了嗎?索羅夫妻或路克又去了哪裡?

於是乎,他們幾乎必然的要對JJ亞伯拉罕的《原力覺醒》失望。亞伯拉罕(J.J. Abrams)大手一揮,三十年的光陰就過去了(雖然現實中也的確是過了這麼久)。這些硬派粉絲們忽然發現,他們所珍愛的角色不再舉足輕重,而僅僅成了推動下一代角色成長的工具。

不只如此,他們所珍愛的角色還變得平凡化,甚至某種程度上倒退嚕,回到他們英雄時代之前。搞了半天,帝國只不過被換成了第一軍團,應該新建的共和政權卻回到了比人少的抵抗勢力,韓索羅還是在當走私客,莉亞還是在沒日沒夜的工作,丘巴卡還是千年鷹號的大副,然後,路克的內心還是一位天真的農場屁孩。

而他們也必然會對萊恩強森(Rian Johnson)的《最後的絕地武士》感到憤怒。儘管強森大破大立的劇情展開,替新星戰譜下了全新的史詩,但他去英雄化的主題,以及讓芮與凱羅忍成為故事核心的敘事方法,卻讓這些影迷覺得有被背叛或不夠慎重對待之感。

韓索羅死了,但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弔念他,因為我們忙著認識芮與凱羅忍。路克明明成為絕地大師,卻只用簡單的文字就交代了他過去選擇隱居的轉折,儘管可能合情合理,卻遠遠不夠。史諾克這麼強大,卻一點也沒交代他怎麼崛起?當年《帝國大反擊》的皇帝雖然也是橫空出世,雖然也同樣在《絕地大反攻》老馬被幹掉,但皇帝至少可以說是前無古人,不像史諾克出現在一個「原力應該已經恢復平衡」的世界線上。

photos_15164_1500962938
《最後的絕地武士》華特迪士尼影業發行

時間在往前走,但時間卻靜止不前。英雄誕生了,然後英雄對新世界無能為力。

新星戰的處理當然都有可能發生。歷史雖然不會重演,但總是處處充滿驚人的相似。站在這個角度來說,帝國倒台後的確有可能因為新共和的裁軍給了第一軍團崛起的機會,路克非常有可能在成名後一時忍不住內心的誘惑,催生了凱羅忍,也非常有可能繼續維持他的屁孩性格。

但那不是這些粉絲等了幾十年後想看的故事,也不是他們準備好要接受的展開。

他們想像了無數可能的情節,但最終他們的期待與懸念仍停留在《絕地大反攻》的結尾。

他們需要有人好好的交代韓索羅、路克、莉亞公主這些人這些年來到底怎麼了,如果有新角色出現,希望編劇能交代這些新人物又是怎麼冒出頭、搶了他們所鍾愛的角色的位置。如果真要發舊角色便當,最好要花一整集的時間來沐浴更衣焚膏繼晷,再用一整集的時間來好好呈現他們的離開。

他們不要屬於二十一世紀的《曙光乍現》或《帝國大反擊》,他們要的是屬於他們的後續故事。

某種程度上來說,前述對新系列不滿的硬派粉絲,心中所想要的其實是延伸宇宙(Expanded Universe)的電影化,而且還要這些延伸宇宙獲得「正史」的地位,而不僅是什麼「外傳」(Expanded Universe)或傳奇(Legends)這樣的附屬地位。

有些比較豁達的硬派影迷能夠接受新星戰的安排,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這麼放得下。這些懷抱著無限執著與熱情的粉絲,將他們的不滿與失望,全部怪罪到了米老鼠頭上。姑且不論米老鼠是否真的罪有應得,或者真的是什麼邪惡的大魔王(再次的,這是個很值得深入討論的問題,同樣留待下一個更好的時間)。

photos_15164_1507862540_eadbe85d349a2c61
《最後的絕地武士》華特迪士尼影業發行

部分覺得被新系列背叛、傷害的粉絲,必須要有個方式來抒發對新系列的不滿,而米老鼠就成了他們最大的標靶。只不過,部分人士在嚴厲攻擊米老鼠的同時,也傷害到了其他那些喜歡與包容新星戰的粉絲。喜歡新星戰的粉絲無法理解這些硬派粉絲的憤怒與不滿,很多人選擇忽視他們的感受,甚至宣稱他們不是星戰迷,進而造成了二度傷害。

到頭來,雙方都在宣稱自己才是星戰迷,而對方不是,形成了互相傷害的連鎖循環,也讓越來越多的人從對系列的愛中產生了憤怒。矛盾對立一旦激化,行動也就更極端,網路同溫層與社群討論的性質更是推波助瀾,星戰大分流之勢遂成。

當然,這並不是在說,只要你是沒看過星戰的新朋友、只要你是影評、只要你是休閒粉絲,你就會喜歡《最後的絕地武士》;只要你是硬派粉絲,你就會討厭這部電影。又或者喜歡這部電影的人都是休閒粉,而不喜歡的都是硬派粉。不,這不是本篇的邏輯。只有西斯才會如此極端,才會如此截然二分。

本文的意思也不是說,喜歡或不喜歡這部電影的粉絲或非粉絲,都不能對這部電影雞蛋裡挑骨頭、挑它敘事或邏輯上的毛病,不是這樣的。相信只要對星際大戰這個系列稍微有認識的人都會明白,最愛吐槽星際大戰的就是星際大戰的粉絲,只要你想,系列每一集都能讓人吐好吐滿,都能找到讓人難以直視的漏洞,《最後的絕地武士》也不例外。

本篇毋寧只想要試著分析,為什麼同樣是粉絲,有些人可以比較容易享受《最後的絕地武士》的觀影過程,有些粉絲卻覺得觀影過程如坐針氈、恍如夢想破滅。因為雙方在意的點不同,有些粉絲得以滿足,而另一部分則否。

photos_15164_1507862527_256d7aeb28632ae7
《最後的絕地武士》華特迪士尼影業發行

本篇也想要強調,雙方對星際大戰的愛都是真的,恨也是真的,沒有人比星戰迷更愛或更恨這個系列。無論你是喜歡還是討厭《最後的絕地武士》,你都可以是星際大戰的粉絲。

至於說這股大分流會延燒到什麼程度,又會如何影響這個古老的系列,恐怕也只能再次引用尤達大師所說的:

很難說,未來總是在變。(Difficult to see, always in motion is the future.)

本文由洪仕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