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大校長嗎?從美國頂尖名校的經驗回答

人文學者適合擔任台大校長嗎?從美國頂尖名校的經驗回答
Photo Credit: peellden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正值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遴選期間,在候選人名單中出現了三位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與一位女性,此乃前所未見。不過,馬上看到有些朋友的議論:「人文學者擔任校長行嗎?會不會有太理想化的問題?」本文整理美國頂尖大學名校校長背景與性別,並進一步比較之。

文:黃銘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頂尖、卓越掛嘴邊

多年以前在中興大學合聘時,每次上課進入校園都會看到巨大的標語「興大九十新氣象,邁進國際成頂尖」兩條巨大直幅紅布條,這真是一個空泛的、無意義也難以達成的口號。在行政大樓掛這樣的標語,看起來更像中學,絕非一個頂尖大學的行為(其實對於這個以農起家的中興大學,個人以為以下這組目標:公眾接軌〔public engagement〕、多元性〔diversity〕、與永續性〔sustainability〕。特別是永續性,非常適合學校的既有性質,也是可以進一步強化的極佳的目標)。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正好上台灣大學的網站找資料,看到台大有七位教授,獲得很高的研究獎項(好像是科技部的傑出研究獎),台大校方把這則新聞放在首頁,在這則新聞上,這七位應該是神通廣大的研究者,拿著獎狀排排站照相,看起來像七個小矮人;使得所有「頂尖」、「傑出」與「卓越」的氣勢,一掃而空。

真是佩服這群負責台灣大學門面的人,化神奇為腐朽的驚人能力。這還是在台灣自稱是「dragon head(李嗣涔前校長在對外賓時的發言)」的大學。所以,有一個學期的第一堂課,認不住收集了一些真正全世界而言的頂尖大學的資料(主要是美國),包括學校的網頁,校園的不同面貌,還有校長等資訊,讓學生略窺頂尖大學的面貌。

最近正值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遴選期間,由於前任校長楊泮池因為捲入論文作假的風暴下台,很意外地,在候選人名單中出現了三位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以及一位女性,此乃前所未見。難道這是一個轉機?不過,馬上看到有些朋友的議論:「人文學者擔任校長行嗎?會不會有太理想化的問題?」此類議論,在工程與醫學掛帥的台灣乃屬常見。使我忍不住再翻出以前的帳本,進一步地整理,下表包括美國一些頂尖大學,主要是八所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加上麻省理工學院(MIT)、史丹佛大學、芝加哥大學、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都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名校。包含學校與創立年代、從西元2000年左右迄今的兩任或三任校長,學術領域與性別。

校長的專長與性別

6a01a3fce68f54970b01b8d2c95c80970c-800wi
6a01a3fce68f54970b01b7c93f0719970b-800wi

這是一面很好的鏡子,可以讓我們看到美國頂尖大學的狀況並與台灣現況對比。這十二所大學現任校長中有六位屬於人文與社會科學(包括法學),有四位是科學(包括心理學),有兩位工程(均為電機)。如果放大範圍包括最近兩任或三任校長,總共二十六位,有十三位是人文與社會科學,有十位是科學(包括醫學與心理學),有三位工程(均為電機)。

可見在這些正牌的頂尖大學中有一半是人文社會科學學者擔任校長,並不會有過度理想化,或是有某些領域的人無法勝任的問題。 事實上,在西元2000年以前,人文與社會科學學者擔任校長的比例更高,但是美國的科學研究,卻是從這些人文與社會科學學者掌控之下的大學成長出來的。可見人文學者主掌校政,不會影響科學研究,反而因為沒有先入為主之見,使各方平衡地發展。

上述二十六位校長當中,Don Michael Randel 是一位音樂學教授,專長是中世紀與文藝復興時代西班牙與法國的音樂,應該沒有比這個更「人文」的專長了,但他在擔任芝加哥大學的校長時,讓校務基金大幅成長,穩定芝加哥大學的財務狀況,且成功地提升了芝加哥大學在人文、藝術、物理與生物科學方面的教學與研究高度。2006年離開芝加哥大學,就任美國著名的學術研究基金Mellon Foundation的執行長,也是倚重他經營基金與平衡學術發展的能力(其重點支持領域:高等教育、博物館與藝術品保存、表演藝術、環保)。美國的大學,以歷史最悠久的哈佛大學為例,從開校迄今381年,歷28位校長,平均每任校長任期長達約14年。在任時間相當長,每一任校長都有足夠時間成就自己堅持的學術事業。這些學者不論專業為何,都本持教育者的智慧,讓學校蒸蒸日上。

前面的這個名單,也讓我們覺得美國的高等教育圈,性別平等不僅僅是口號。常春藤盟校目前的校長,四男四女,以上十二個學校,七男五女。二十六位近任校長,十七男九女。可以看出女性擔任名校校長的比例在增加當中。這比起我在美國唸書時期(1982-1996),在美國著名大學中僅有芝加哥大學的Hanna Holborn Gray為女性(1978-1993)擔任主要大學校長職位的唯一一人,情況已經大有改善。

Hanna Holborn Gray是研究文藝復興時代思想的歷史學家,從1980年代起交叉擔任著名大學的校董會董事,以及重要學術獎助基金會的董事會董事,對於美國的高等教育有很重大的影響(我個人對於她印象深刻是因為她以MIT校董會主席的身份主持麻省理工學院校長的遴選,並且在交接典禮演講),從來沒有人會擔心她的學術專長或性別會影響她領導大學的能力。

回首看台灣,主要大學的校長大多是由理工、醫學的男性擔任,大學教育由「學以致用」的工具思維所主導,還沒有進入大學就急於讓學生在沒有足夠資訊與理解的狀態下選擇專業,並且迅速接受狹窄的專業訓練。讓整個社會進入以「用」為唯一目標的思維,大學也不例外。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