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體驗包裝軍事訓練?實彈射擊不是國民基本教育,而是戰爭隱喻

趣味體驗包裝軍事訓練?實彈射擊不是國民基本教育,而是戰爭隱喻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安排射擊課程之所以不合理,第一是與「學生不得接受軍事訓練」的國際公約不符;第二是拿槍體驗背後的軍國思維,值得我們再三反省;第三是與現在的轉型正義工程背道而馳;最後則是我們連怎麼防、要防什麼、為什麼而防都搞不清楚。

文:鄭韶昀(政治大學一年級學生)

近日課審大會正在審議「全民國防教育」課綱草案,該草案規範全民國防教育科必須實施八小時射擊課程(在校內由教官教授),並提供高中職學生「實彈射擊」體驗(將學生帶至軍營靶場進行)的教學資源。然而,筆者認為,是否將射擊課程放入國民基本教育,是個有待商榷的議題。

全民國防教育科的法源《全民國防教育法》,其目的在於「推動全民國防教育,以增進全民之國防知識及全民防衛國家意識,健全國防發展,確保國家安全」,將射擊課程放入此脈絡檢視,乍看之下,可能會認為該課程能增進國防知識,卻容易忽略「實彈射擊」課程的本質並不適合放入國民教育規劃。

首先,「打靶」不是表面上的「體驗」,而是戰爭、暴力的隱喻。國家以教育的目的、教育的高度,要求青年學子從事與槍枝有關的軍事訓練,已經超出「體驗」的範疇,是「學生兵」的前導。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中華民國已於2014年通過《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並認定此公約具有國內法律之效力),在校園內使未滿18歲之兒童進行軍事訓練,違反公約中有關「避免兒童捲入武裝衝突」以及「一般性教育目標」等規範與要求。

RTRGUS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第64屆會議的結論性意見指出:「委員會建議締約國取消普通教育課程中軍訓內容,並採取措施禁止主流教育課程和學校組織,使未滿18歲的兒童接受有關槍械使用的軍事訓練。」由此可見,國防科課綱裡的射擊課程,完全牴觸了《兒童人權公約》的要求,和人權教育的精神背道而馳。

就算先不考慮《兒童人權公約》的規範與精神,退一萬步來檢視實彈射擊課程的細節,還是會看見諸多問題。首先,八個小時的射擊課程,是學校的教官們花三到四節國防課與一次全體集會,對大家耳提面命種種課程細節。從排隊到呼口號再三交代,雖是立意良善地不希望學生在打靶過程中受傷,但不能忽視的是,在整體課程設計上,學生雖然不是軍人,卻被要求拿著模型槍,反覆操作著同樣的動作、呼同樣的口號、不停地被告知「動作最整齊、聲音最宏亮的學校可以加分」以培養「群體榮譽感」。這如果不是軍事訓練,那什麼才是軍事訓練?

軍事化的訓練和管理,在軍營或許合理,但學生不是軍人,真的有接受射擊課程的必要嗎?尤其,訓練方式還是牴觸國際公約的軍事化訓練。高中職校園中的「公訓」活動已普遍取消,就是因為對高中職學生施以類軍事化的教育方式並不合理,那麼,射擊課程的存在,是否也受到同樣理由的質疑?

RTS7YM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第二,筆者與高中同學對打靶經驗的普遍感受是:即便安排了實彈射擊體驗,學生也不會理解全民國防的重要。因為對大多數的同學而言,實彈射擊課程其實只是個愉快寫意的旅遊:坐遊覽車出遊半天不用上課、去軍營的合作社買「紀念商品」、嫌棄鋼盔很臭、最後再哀號著說五顆子彈全部沒打中。

至於如何持槍、如何瞄準,儘管先前在學校上了八小時的射擊課程,到現場操作時,幾乎還是全由教官們幫忙處理。一趟實彈射擊課程之後,同學對槍枝還是依樣陌生,仍舊對「國防」毫無概念。更有同學說出「當兵好開心每天都可以玩打靶耶,那我也來當兵好了」這類言論。看著這樣的景象,我們還敢天真篤定的以為,實彈射擊課程具有「增進全民國防」的功用嗎?

另外,以轉型正義的角度看射擊課程的存廢,該課程牽扯的面向極多。由「教官」教授全民國防教育、國防課練習排路隊、教導學生舉起右手行軍禮,以及學生在朝會與射擊課程中一定會聽到的軍隊操練口號:「以中央伍為準」、「向左向右看」、「插手擺頭」。這一切的一切,不只是表面上所看到「射擊課程」與「打靶體驗」被安排在國民教育的課綱之中,而是顯露出過去威權時期「軍訓學生」的概念,至今還遺留在校園。

當今政府口口聲聲要推行轉型正義、清除過去的威權遺緒,若近期課審大會仍決議使射擊課程留在國防課綱之中,那政府的轉型正義到底是轉到哪裡去了呢?教育是一切的根本,一個正在進行轉型正義工程的政府,難道不該正視黨國教育在校園中留下的這些軍國思維嗎?

Arrested_Students_Going_to_Jail
Photo Credit: Sidney David Gamble @ public domain

國防的概念不是只有射擊,國際情勢、戰略思略以及「價值觀」的國防才應該是重點。我們該問的問題是,國防國防,我們防哪一國?要怎麼防?為哪一國而防?這類根本的問題,目前的國防課並無法給我們答案。怎麼防?上課時教官介紹了幾艘中華民國的軍艦,其餘不得而知;為什麼國而防?是為了保衛中華民國嗎?保衛中華民國,又是基於哪一種價值觀呢?國防訴諸的是一種「命運共同體」的感覺,關係到世世代代的生存安危,然而上述這些問題,卻幾乎都還是待解的疑惑。

總的而言,在全民國防科課綱中安排射擊課程之所以不合理,第一是與「學生不得接受軍事訓練」的國際公約不符;第二是拿槍體驗背後的軍國思維,值得我們再三反省;第三是與現在的轉型正義工程背道而馳;最後則是我們連怎麼防、要防什麼、為什麼而防都搞不清楚。

國防教育的本質,是價值觀的國防,但價值觀一但是透過國民教育體制教導、或說是灌輸給學生,那就是由上而下、盲目的愛國教育。教育者不能主動插手個體價值觀的形成,價值觀的確立,是每個人一輩子的課題。但唯有在決定自己的認同該往何處去,才有些微的可能凝聚民氣,組織所謂的「全民國防」。

將射擊課程帶回討論中檢視,不難發現,在課堂上花幾乎半個學期的時間準備實彈射擊,暨不治標也不治本,更是放錯重點,且參雜許多不合理之處,以筆者的觀點來看,射擊課程並沒有放入課綱當「必修教材」的必要。因此,筆者由衷地希望這次的課綱修訂,能審慎考量這些原因、與時俱進,讓教育內容更接近教育的本質。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