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二):「日本沒有賠償中國」是錯誤的宣傳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二):「日本沒有賠償中國」是錯誤的宣傳
1945年9月2日,東京灣,日本投降於1945年9月2日,日本的外務大臣重光葵在美軍戰艦密蘇里號上代表日本政府簽署了日本投降書。 中將Richard K. Sutherland,美國軍方,從桌子的另一邊觀看。外務省代表 Toshikazu Kase 正在輔助重光葵先生。Photo Credit: Naval Historical Center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說在日本和台灣談判時賠償還是雙方拉鋸的項目,那麼在日本和北京的談判賠償問題時,北京就完全是主動提出不必賠償的一方。日本政客無不感激中國的大度,但是如果此後,中國以當時的大度作為指責對方的理由,這未免太過小家。

今年是中日全面戰爭爆發80周年,上星期(12月13日)更是南京大屠殺80周年紀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從2014年才開始設立的「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雖然外界有認爲,他沒有像2014年那樣講話是試圖低調處理,但出席儀式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信號。

在戰爭結束差不多70年才設立「公祭日」,不得不令人覺得疑惑。不是説不應該進行這類紀念儀式,相反,我認爲中國早就應該有這類儀式。但以前不做,到了中日因釣魚島問題鬧得最僵的時候才做,這個舉動帶有極爲濃重的政治含義當是無可置疑的。

中日戰後多年,雖然也曾「一衣帶水」,但沒有好像德法一樣能「一笑泯恩仇」,箇中原因非常值得探討。但在探討原因之前,必須先一一審視中日雙方的所謂「歷史問題」。中日之間的歷史問題,主要指中日雙方對中日戰爭歷史的不同認識的問題。大致上,可以有以下幾個:道歉問題、戰爭賠償問題、慰安婦問題、南京大屠殺問題、靖國神社問題等。筆者此前已經討論過慰安婦問題。正好趁這個時機,以系列文章的方式,逐次把其他問題也一一討論,最後再從中日二千年歷史的背景之下,探討中日矛盾的根本原因。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一):慰安婦不幸成爲國際政治鬥爭的工具

這篇先討論中日賠償問題。

中國常說日本沒有對中國進行賠償,但其實並不完全如此。

從戰爭結束一開始,盟軍就討論日本的賠償問題。盟軍把日本的賠償形式分為三類:

  1. 中間賠償,即把日本國內的工廠設備拆卸抵當賠償金
  2. 海外資產賠償,即把日本的海外資產當作賠償金
  3. 以現金和勞務形式的直接賠償

中間賠償,中國獲得的不多。因為波茨坦公告聲明,「民用工業可以保留」。惟經過長期轟炸,日本工業已經所剩無幾。在戰後沒多久,盟軍之間就達成協議,不以摧毀日本的工業為目的。中國所獲大約2,250萬美元的物資,佔所有中間賠償的54%。這個數額雖然不大,但中國已經是最大受益國了。

海外資產賠償一項,中國受益最大。據1945年統計,日本在東北、中國本部和台灣留下約2,800億日元的資產,相當於187億美元(1945年時日元兌美元是15比1,按照1950年日元貶值後的匯率則為7.8億,但以物質計算當以1945年匯率為準)。

這些日本留在中國本部的日本資產歸中國所有,經營多年的台灣盡歸中國。日本苦心經營東北多年,東北的資產高達1,465億日元。盟軍本來考慮把它們在各盟國之間分配。但是最後,除了被蘇聯搶掠的部分之外,剩下的也盡歸中國。東北之所以在中共建國時成為中國的工業基地,就是日本人在東北建設的後果。如果以這些資產而論,中國所得到的賠償額在日本戰後賠償中是最高的。按照日本在戰後的賠償能力和盟軍的政策,日本也無可能作出與之相提並論的賠償。

比如,日本在東南亞諸國與南庫頁島(歸蘇聯)等地的資產總額僅有280億日元,不足東北資產的零頭。而日本對外金錢與勞務賠償額最高的菲律賓,也僅拿到5.5億美元。這個數字儘管已經是德國賠償希臘的數字的20倍,但和中國所得到的日資相比,也是小巫見大巫。菲律賓在戰爭中死亡50-100萬人,中國死亡人數据報是3,000萬(1950年代的估算是1,000萬),大約是中國的三十分之一。即便按照死亡人口的比例來計算,中國也比菲律賓獲得的賠償要多。

把海外資產作為賠償的一部分,這是二戰後通用的規則。在德國和波蘭的賠償協議中,德國割讓給波蘭的領土上的德國資產,就被折算為賠償額的主要部分。德國和波蘭之間於是免除了除此之外的賠償。(當然值得指出,波蘭也沒有得到什麼利益,她戰前國土的一部分被蘇聯佔去,其上的波蘭資產也無償歸於蘇聯。對波蘭來說不過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因此,準確地說,所謂「日本沒有賠償中國」是一個錯誤的宣傳。日本通過中間賠償和海外資產轉移的方式賠償給中國,中國實際上是得到日本最高賠償額度的國家,大概僅僅蘇聯能夠與之一比。

中國所謂日本沒有賠償,其實僅僅是指第三項,即沒有以現金或勞務對中國進行進一步的賠償。

但必須指出,日本並非完全主動提出不賠償。所以沒有這項的賠償,既是大勢所趨,也是中國所主動提出的。

Ando_Rikichi_surrender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台北公會堂的受降典禮,第10方面軍司令官安藤利吉將軍在陳儀將軍(右)發布的署部第一號命令受領證上簽名蓋章後,轉由諫山春樹將軍(左)向陳儀遞交。

日本在戰後首先與敗退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談判賠償問題。平心而論,如果中華民國想再向日本索取幾百億日元的賠償,也是不可能的:日本沒錢,美國也不答應。但是如果索取類似菲律賓一個量級的賠償,這並非不可能。

可是,首先,美國已經率先提出不要日本的賠償,為大國作出榜樣(美國不但沒有拿賠償,還補貼了日本幾十億美元)。作為和美國等量的大國,蘇聯、英國和中國都很難做出要日本進一步賠償的要求,她們最後也都放棄了這個要求。其次,蔣介石在二戰之時就提出把發動戰爭的軍閥和日本人民分開的思想,戰後就提出以德報怨,本來也不期望過分壓榨日本。最後,國民黨遷台之後,賠償問題已經不是一個首要的問題,得到國際承認和安全保障等更為優先。

1951年1月22日,顧維鈞向杜勒斯提交的舊金山和約草案意見時指出:台灣準備放棄對日戰爭賠償的要求,但必須以其他國家也同樣放棄賠償為條件。這是中國最早提出願意放棄日本賠償的表態。此表態雖然是有條件的,但也說明堅持賠償並非中國的目標。

有了中國這個表態,日本就在隨後的中日談判中取得很大的主動權。雖然在談判中,中國曾以其他國家不願放棄賠償(東南亞國家)為由繼續向日本提出賠償,但日本爭辯中國已經從前兩項的賠款中得到甚多,進一步的賠償就應該免去。此外,中華民國急需日本的國際承認以及經濟上的合作,也需要趕在舊金山和約生效之前達成協議。於是民國免除日本的進一步賠款就順理成章了。

這樣,在《中日和平條約》中就連賠償問題都沒有提,僅在條約之外的議定書第一條乙項聲明: 「為對日本人民表示寬大與友好之意起見,中華民國自動放棄根據舊金山和約第十四條甲項第一款日本國所應供應之服務之利益。」 在和約正文附錄的記錄中有:日本國全權代表:「本人瞭解:中華民國既已如本約議定書第一項乙款所述自動放棄服務補償,……是否如此?」 中華民國全權代表:「然,即系如此。」。這意味著雙方的賠償問題按照舊金山和約第14條處置,中國放棄了要求進一步賠償的權力。

如果說在日本和台灣談判時賠償還是雙方拉鋸的項目,那麼在日本和北京的談判賠償問題時,北京就完全是主動提出不必賠償的一方。在北京和日本建交時,日本已經是有數的經濟大國,也具備了賠款的能力。首相田中角榮當時已經準備對北京進一步賠款。但是毛澤東也和蔣介石一樣,提出把軍國主義和人民嚴格區分,主動地放棄了對日本賠償的要求。

在周恩來和到訪的公明黨竹入義勝的會談中,周恩來說:「毛主席說放棄賠償要求。四億美元左右,現在不是什麼大數額,但讓人民負擔不好。聯合聲明裡也可以寫上放棄要求賠償權。」 於是,在《中日聯合聲明》中有「(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宣佈:為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好,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

日本政客無不感激中國的大度,但是如果此後,中國以當時的大度作為指責對方的理由,這未免太過小家。

最後,從1978年開始,日本用巨額日元貸款的方式,從另一種方式對中國進行賠償。其數額之巨,和日本戰後的賠償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國改革開放之初,急需建設資金,但國際上無人肯給予大規模的貸款,這時日本伸出援手,成為中國最大的援助國。

據統計,1979年至2010年間,中國共獲得日本33,164.86億日元(約2,638億元人民幣)的開發優惠貸款、1,557.86億日元(約124億元人民幣)的無償援助,以及1,739.16億日元(約138億元人民幣)的技術合作資金,援助總金額達33,164.86億日元(約2900億人民幣)。即便按照無償援助的部分來計算,也高於任何一個接受日本賠償的國家。這些日元貸款對中國的改革開放發展的第一步的推力意義極為重大。但在政府宣傳中,這有意無意地被忽略了。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三):慰安婦可以個人向日本政府索償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