唆使明智光秀背叛信長的幕後黑手,是日後得天下的秀吉跟家康嗎?

唆使明智光秀背叛信長的幕後黑手,是日後得天下的秀吉跟家康嗎?
Photo Credit: 楊斎延一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般說到本能寺之變,很多人都會懷疑日後成為關白的豐臣秀吉,或是最後建立江戶幕府的德川家康可能是唆使明智光秀背叛織田信長的幕後黑手。本書作者透過第一手史料,考證上述兩種陰謀論的可能性。

文:胡煒權

秀吉陰謀論說——智慧猿奪取天下之陰謀?

一般說到本能寺之變便必然地提及,甚至懷疑秀吉才是整件事件的幕後黑手,原因是秀吉在事後乃第一個奇蹟地趕回近畿,並於山崎打敗了明智光秀的英雄,是整場事件的最終、最大得益者。人們的神經永遠都是敏感的,這樣的「奇蹟」、「得益」 自然也會引起後人的猜疑。

人們多數提出一個質問:為什麼只有秀吉能夠及時趕回來?這個問題恐怕也是 「秀吉陰謀論說」的構成基礎之一,另外也有人認為是毛利輝元、秀吉、光秀三人合謀說,當然也因為秀吉順利的與毛利講和,後來又打敗明智、柴田、瀧川及織田信孝後便自立為王,冷遇織田家,人們便認為這是秀吉一早的陰謀,也就是透過光秀殺害信長,以便自己稱王的一個極端方法。

而且的確,秀吉是本能寺之變的最大受益者,而能夠令他得以成為為君上報仇的大英雄的,便是因為「中國大撤退」這一個神速的軍事行動。這部分本書已經在前部中加以交代,從備中高松至攝津尼崎,大約一百八十五公里的路程,秀吉軍只用了大約五日餘的時間便完成,以現代的角度當然不能算快,甚至是可以「龜速」來形容。

中国大返还示意
Photo Credit: Verrinne @ CC BY-SA 3.0
秀吉的中國大撤退

可是,一般人總認為古代比現代落後,在沒有汽車、火車等代步運輸工具的戰國時代,秀吉單以人力及馬力來完成這樣不可能的行動,於是引起小說家等坊間人們的懷疑。加上秀吉與毛利家的講和工作進展得異常順利,更使人懷疑秀吉事前已經計算好事變的發生,並按時間所需而進行講和,以得到「不在場證據」。不過,「神速行軍」一事已經交待了,至於停戰議和方面,只要小心查考,便知道以上的揣測是不恰當的。

首先有關與毛利家的議和一事,經過鳥取城高松城的慘敗後,毛利家在中國的勢力已經開始轉向劣勢,另外也要應付南條宇喜多及羽柴三家的夾攻,與此同時, 秀吉又在天正十年邀請織田信長親征毛利氏,以便一舉討滅或降服毛利氏的計劃。因此,對於毛利氏來說,要是待到信長來到才議和,已經為時已經晚。故此便早早在高松城之戰時,向秀吉提出和解。

而在這個討論條款細節的時候,不知道本能寺之變發生的毛利一族,聽到秀吉願意讓步和解,這根本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即使是秀吉撤兵回畿內的期間,毛利家得知本能寺之變的消息後也沒有追擊,這並不是毛利家與秀吉有默契,而是秀吉亦準備了防範計策,例如把南條、宇喜多及親織田的國人眾留下來,防範毛利家的反擊,同時也向村上水軍乃美宗勝進行調略(《萩藩閥閱錄》)。除了這一連串的措施之外,毛利家也基於不知道上方的情況,故不能斷然追擊。因此,並不是兩方存在默契,而是秀吉在撤退時已經做好一切的準備防範毛利家反擊而已。

Takamatsumizuseme2
Photo Credit: 一勇斎国芳 @ public domain
秀吉水攻高松城,最後結局守將清水宗治自殺交出城池為條件,秀吉與毛利家和談

這樣看來,不管是大撤退,還是與毛利軍議和停戰,要是秀吉真的事前有準備,那應該一早考慮撤軍的問題,或許應早在事變前便有準備的跡象,例如早早接受毛利軍的要求,不需強硬要求清水宗治切腹,但以上一系列的史料已經證明了,秀吉在事前並沒有準備充足。只有秀吉等親隊趕得到回去,有謀略又有何用?

家康陰謀論說——神君報復之詭計?

至於家康陰謀論說,一般的說法都指是家康與光秀及其家臣齋藤利三合謀殺害信長,並在事後,待家康從堺回到三河後,再舉兵呼應光秀,又或者說家康指示服部正成(半藏)暗殺信長。這一個說法與秀吉陰謀論說大抵是異曲同工,但與秀吉方面不同的是,秀吉陰謀論說的動機只能歸納於野心說,但家康陰謀論說卻除了野心之外, 也有怨恨的成份。

所謂的怨恨有二,第一是家康不滿二月的武田討滅戰中,只得到駿河一國,因此不滿封賞不公,又怕信長會在武田家滅亡後,把德川家視為棄卒。另外一個便是在天正七年(1579),信長迫令家康殺死自己的愛子信康及正室築山,懷恨在心的家康,連同封賞一事在天正十年上京時便與同樣對信長不滿的光秀商議計畫。

最近,這個說法也得到了聲稱是明智光秀子孫的明智憲三郎所支持及引申,明智還補充指出,家康會與光秀聯手是因為光秀告知自己,信長有在武田家滅亡後順手剷除的計劃,於是為了保身,於是便決定先下手為強。

Matsudaira_Nobuyasu
Photo Credit: 《新編 安城市史1 通史編 原始・古代・中世》勝蓮寺所蔵 @ public domain
被德川家康殺害的長子松平信康

然而,這些類似的怨恨說法事實上是存在一連串的漏洞的。好像第一點,家康在討伐武田家一役中,的確只從駿河口進攻有功,其他的甲斐及信濃,的確是由織田軍攻打下得來的,家康要求拿下甲斐,才是不合理的要求。

而且德川家能夠長年抵抗武田信玄勝賴兩代的侵攻,織田信長的助力不少,絕非家康一人之功。另一方面,對於織田家來說,東面的北條及奧羽地區仍未成為織田家的領地,在那方面,信長期待是重臣瀧川一益及家康來應對,尤其是北條家方面的對應更需要家康來支援。因此,信長沒有可能,也沒有必要在滅亡武田後便順便滅亡德川家,而且亦沒有這個跡象。故此,這個說法,只能說是提出陰謀說的人的想像而已。

至於提到傳說中的信康事件,這在江戶時代為了強調家康的無垢,一直都視之為信長的陰謀,家康只是被迫的。但問題是,在德川幕府的控制下,這個說法顯然存在政治操作,不能斷然相信,而且在近年的新研究中便已經確實地否定這個說法。

根據《安土日記》這份史料中提到「三州岡崎三郎殿(信康)意想不到的行為亂暴」,以及《松平記》中提及的「讓其(信康)自殺之事,在天正七年八月朔日向信長報告了。若信長也因此而震怒的話,則任由他的意思來決定吧」,另外還有在 《信光明寺文書》收錄的家康寫與信長寵臣堀秀政的書信中也提及「此次派酒井忠次向信長報告之事,已經得到信長懇切的回應,實不勝感謝,有關三郎不自重之事,已經在去(八月)四日把他趕出岡崎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