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20年,「白老鼠」們仍難以翻身

教改20年,「白老鼠」們仍難以翻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改推動至今已達20年,但那些所謂的「白老鼠」們不但無法藉教育順利翻身,反而成為「失落的一代」。

文:黃映溓(自由作家)

台灣實施教改二十年,大學個人申請入學多頭馬車,甄選流程繁文縟節,頻頻困擾考生和家長,前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教授大聲疾呼:「不要再折磨年輕人,改回聯招吧!」李家同的呼籲,發人深省。

已故歌手張雨生〈我的未來不是夢〉這首成名曲,唱出了無數台灣人的心聲,因為:只要肯付出努力,就一定會有相對的收穫,邁向成功之路。遺憾的是,隨著張雨生的殞落,台灣年輕世代已從「我的未來不是夢」的憧憬,變成「夢醒時分」的惆悵!眼下台灣,年輕人的未來,誰還敢有夢?

這些年來相繼走訪許多國中、高中(職)校長,校長們私下透露,「看不到台灣下一代的未來!」

從經濟奇蹟到失落世代,教育如何抹煞了台灣人才

走過上個世紀50年代農村社會,轉型到70年代中小型企業,台灣締造了舉世驚嘆的經濟奇蹟,曾幾何時?竟成過眼雲煙,風光不再。

台灣廢除聯考制度,時至今日,大學升學率百分百,碩、博士生滿街跑,面對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處境,高學歷等同於高失業率,工資不到22K的社會新鮮人月薪,和鄰近南韓、日本、香港、新加坡大學生平均起薪六、七萬元相較,台灣青年學子競爭力何在?

校長們私下紛紛表示:「面對學生,真的不敢向他們據實以報,因為,時代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告訴他們努力一定會成功,連我自己都不禁要懷疑」;也有校長感嘆:「台灣從事的是品牌代工,扼殺了新鮮人的創意和生機,根本看不到這一代的未來在那裡」;尤其甚者,還有校長認為:「漠視技職教育,不盱衡自已的能力和興趣,家長和學生只是一窩蜂選擇普通高中,硬是要搶著上一般大學,四年下來,孩子究竟學到了什麼﹖是否能擁有一技之長,具備在社會上和同儕一較高下的競爭力﹖」誠哉斯言,一針見血。

時下的大學畢業生,學識能力和抗壓度根本無法與三十年前的高職生相提並論,當年的高職畢業生,苦幹實幹,一步一腳印,總能獨當一面,最後甚至幹到主管或廠長,這年頭,大學生也好、碩博士生也罷,連最基本安身立命的舞台都找不到,遑論前瞻未來。

台灣,這個美麗的島國,下一代何去何從﹖年輕世代到底還有沒有未來﹖令人迷惘, 長年關注教育問題的博幼基金會董事長李家同語重心長:「我們的政府一再地說施政要便民,所以我們有各種便民措施。現在我們繳稅都可以用自然人憑證來繳稅,要繳水電費都非常容易,沒有想到的是,進大學要受到如此的折磨。」

教改兩旬,「白老鼠」們仍難以翻身

台灣實施教改20年,已然面臨到必須進行全面總體檢的關鍵時刻,一直以來,上位主事者拒聽基層心聲,不尊重教師專業。國立大學行政法人化,干預學術自由。多元入學多錢多考,忽略技職教育,無法保障窮人最後一道正義防線。廣設高中大學, 儘管升學管道大為暢通,學生語文程度卻愈趨低落,數學程度更是直線下滑,高等教育異質化,大學生程度雙峰化。終身學習法雖然通過,但環境未建置完成,回流制度難以建立。

時至今日,上大學早已不再是早期農業社會窮人子弟晉身翻轉的捷徑,也不是謀生求職的護身符,更不再是鯉躍龍門的萬靈丹。

過去20年來,台灣社會民粹當道,教育改革雖然滿足家長和孩子百分之百上大學的心願,普設大學的結果,人人都有大學可唸,無形中,卻降低了大學生的素質水平,有18分就能上大學的考生,還有唸不完26個英文字母的大學生,漠視技職教育,齊頭式平等的結果,造就出時下大學生甚至碩、博士滿街跑,很多年輕人空有學歷卻毫而能力,更遑論職場競爭力?

台灣蕞爾小島,區區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兩千三百萬人口,每年新生兒低於20萬,竟有多達170多所的大學,比例之高,傲視全球,堪稱另類的「世界奇蹟」。由於重量不重質,囫圇吞棗、齊頭並進式的大學教育,素質可想而知。

此期間,許多陪伴孩子共同成長,經歷教改制度的家長們,心中無限傷痛。層層節制的教育改革制度,繁文縟節,台灣的升學壓力不減反增,多元智慧無法彰顯。近幾年來,由於少子化,學生來源嚴重不足,學校辦學困難,教育品質沈淪,畢業即是失業,終身學習法配套不周,學位迷思充斥,知識平民化觀念難以落實,在在都是教改的弊病與盲點。

1200px-12_23_「國立臺中高級工業職業學校」學生認真聽總統的講解_(3
Photo credit:總統府@ Wikipedia CC BY 2.0

重建技職體系、整併大學院校,讓不合適的大學退場

台灣推行教改的這20年,造就出台灣這一群「失落的世代」,從量的暴增到質的弱化,面對國際情勢錯綜複雜,瞬息萬變,台灣年輕族群競爭力與日消逝,喪失殆盡,遠的不提,光是面臨對岸青年虎視眈眈,枕戈待旦,台灣這一代年輕人的未來究竟在那裡?

教育原本被視為社會發展經濟活力與提振競爭力的手段,歷經20年教改,「多元入學」方案缺乏公平性,備受詬病,幾近解體。教育本是窮人翻身的捷徑,早期偏遠鄉村弱勢農工子女,可享有廉價的高品質教育,輕易的改變社會與經濟地位,為日後投入社會的競爭力紮根,時至今日,遊戲規則已被全然打破,大學入學無限制放寬,卻侷限就業市場的窄門,莘莘學子手足無措,前途茫然。

少子化與人口老化,讓台灣逐步邁入高齡化社會,台灣這一代年輕人已經明顯輸在起跑點上,盱衡時局,如何改善教改戕害台灣的現況?著手補救措施,刻不容緩。

首先,心須扭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錯誤認知,建立新世代族群正確的價值觀,重新找回技職教育的榮景,讓年輕人畢業後找得到工作,確立人生目標、自我定位和社會價值,這才是王道;

其次,整併大學院校當務之急,不出幾年,台灣即將掀起大學院校倒閉潮,政府必須未雨綢繆,及早因應,施展公權力,整併大學,去蕪存菁,此其時也!莫讓劣幣驅逐良幣,才能力挽狂瀾,避免台灣向下沈淪,萬劫不復。

何不摒棄保護主義,讓學校自由競爭,適者生存,自動退場,莘莘學子們快樂學習,適性發展,至於後續衍生學生和老師出路,必須擬定妥善的配套措施,這又是另一個不能漠視的嚴肅議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