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推動的低利率,如何影響投資理財與企業決策?

央行推動的低利率,如何影響投資理財與企業決策?
Photo Credit: 書傳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事金融業近二十年的資產管理人恩瓊.荷達(Anjum Hoda)在《泡沫沈思錄》書中解讀了在這一場又一場的金融危機困局裡,央行扮演著「救市主」的角色,但央行真的是救市主嗎?央行為何要一再說服我們:印製鈔票跟低利率,會是通往繁榮的道路。(雖然這些央行都做了,但我們卻沒看到繁榮到來的那天)

文:mee(書傳媒編輯)

過去二十年來,全球金融危機為何反覆發生?台灣及各國央行維持低利率是正確的決策嗎?低利率造成的資金氾濫,對我們一般人到底會有什麼影響?

從事金融業近二十年的資產管理人恩瓊.荷達(Anjum Hoda)在《泡沫沈思錄》書中解讀了在這一場又一場的金融危機困局裡,央行扮演著「救市主」的角色,但央行真的是救市主嗎?央行為何要一再說服我們:印製鈔票跟低利率,會是通往繁榮的道路。(雖然這些央行都做了,但我們卻沒看到繁榮到來的那天)

儘管我們一般人沒見到經濟繁榮重返的那天,但是,大家對於「以低利率去創造通貨再膨脹」的準則,仍然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

低利率,如何影響個人的理財投資?

為了讓大家更清楚低利率、便宜錢對大眾生活的影響,恩瓊.荷達舉例說明:

有三個人,經濟狀況如下:

  • A先生:有份穩定工作,賺得錢不多也不少,擁有一間房子,也存有一點錢。
  • B先生:有一份刺激的工作,可能風險很大,薪水相對較高,也存一大筆錢,對負債有一點反感,因此他現在寧可租房子住。
  • C小姐:在最近的不景氣中丟了工作,存款也很少。

假如央行現在把短期利率降至零,物價以每年2%上漲,且長期借貸成本降低了。這三個人分別會做什麼?

C小姐看來會被迫用剩餘存款度日,主要支出是消耗品與房租等必需費用,而且希望能快點找到工作。

A先生與B先生的經濟狀況比較好,他們的消費支出並不會受實質負利率所影響,假如他們一周慢跑好幾次,每十二個月就會購買一雙新運動鞋。他們會考慮到2%的物價增長,而多買幾雙鞋備用嗎?通常不會。但是,當球鞋的價格漲幅高於薪資漲幅,他們很可能先不買,考慮舊鞋是否要多穿幾個月。

但就長期來看,以平均通膨率3%來算,十年之後,十萬美元的購買力只會剩下七萬四千美元。若維持一樣的通膨速率,不到二十四年價格就會翻倍,因此大家會開始憂慮金錢根本無法保值。

於是,A先生跟B先生觀察到:雖然存款帳戶的利息報酬已掉到零,但價格依然在上漲中;而且薪資上漲的幅度也跟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要對抗通膨,A先生與B先生必須開始購買可以保值的資產。

在此同時,跟銀行借款的成本很低,A先生與B先生決定趁機好好利用目前的低利率。像是他們可能會去借一大筆錢投資一間房子;倘若通膨在無預期之下發生了,經濟開始進入短期起飛期,他們就會賺到錢。A先生甚至可能會用他的第一間房子去抵押貸款,來養第二間房子。

雖然,B先生討厭負債,他也會被這些誘因吸引,去投資一項他認為具流動性且在面對通膨時可以保值的資產。

除了房子之外,投資股票看起來也很不錯,因為通膨增加了企業的營收。至於黃金、藝術品或奢侈品投資,有蓬勃的二手市場可以抗通膨保值,也是另一項吸引人的選擇。

經濟狀況好的人,通常會保護自己的資產不受購買力降低的侵蝕。但像是C小姐這樣失業的人就沒本錢自我保護,即使她們同樣發現到錢變薄了的情況,但是,當有賺錢的機會,她肯定也會購買這些資本資產。

當他們的投資價值都增加了,像A先生與B先生這樣的人,就可能會花費部分的資本利得在某些額外奢侈品或度假上。但這些誘因只會愈累積愈多,以利於人們投資、且不斷投資於某些資本資產上。

根據研究,即使失業率到了10%,剩餘九成有工作者仍在尋找好的投資標的,來彌補存款以及遲滯薪資的購買力減損。

低利率,如何影響企業的決策?

在低利率的刺激下,想緊緊抓住且追趕大幅翻升、漲幅遠超過薪資與通膨的資產,這是非常合理的事。結果,這只會造成雙層經濟的情況:一是直接或間接的投資資本資產,另一個則是參與所有其他類產品與勞務的生產。

請想想在多數企業,這會發生什麼事:

企業若沒有看到他們的產品與勞務需求增加,就不會積極增加支出及人員的招募;最多是在各界的壓力下,維持在最低水準的聘僱人數。

如果是公開上市公司,它們可能趁著低利率時借款,去股市買回企業的庫藏股,趁機改變股東結構並強化每股盈餘。然而,降低貸款成本雖好,企業卻不可能借錢來作為提高員工薪資使用,就算他們增聘了一些員工來因應產品需求的微幅增加。

當經濟已陷入泥沼中,為了促進整體經濟,央行會更倚賴提升資產價格這個方法。它會更努力的支撐資本資產的價格。

即使當更多人找到了工作,所有勞工賺得的收入也增加了,但自我牽引式的價格往上移動現象,人們也只覺得這只會發生在資本資產價格上。當價格穩定上揚一段時間,市場參與者不僅會以已獲得的價格,以及未來的上漲價格來作為經濟行為的依據。這對供給與需求的影響,與相對應的寬鬆信貸一樣,且資產價格的推升會自行完成,即使當央行已經停止進一步的信貸寬鬆。

低利率,推升的是資產價格,而非薪資與產品勞務價格

結果,我們看到的是,資產價格開始往上通膨;可是,我們原本希望的通膨目標,是「人們的薪資,以及人們購買的消費者產品與勞務的價格」。到最後,資產價格已不是帶動經濟成長的角色,它自己反而代表一種貨幣現象,與價值創造是背道而馳的。

央行的唬人遊戲──提升資產價格以維持信用的創造,並鼓勵人們在經濟體裡多多消費──造成經濟體中一種不穩定的狀態,由於資產價格已脫離了實體經濟的常軌,在此情況下,唯有低利率以及想投資風險資產以獲得超額報酬的投資人,才能繼續支撐資產價格,維持高檔不墜。

相關書摘

本文經書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